中東

|共39篇|

伊斯蘭版「權力遊戲」:土耳其憑電視劇征服中東?

當「韓流」橫掃東亞之時,一股「土流」正席捲中東,造就土耳其電視節目外銷量穩佔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高成本製作的長篇歷史劇「帝國崛起:埃爾圖魯爾」,更被譽為伊斯蘭版「權力遊戲」,近年在伊斯蘭世界掀起熱潮,內容卻被指承載土耳其重建霸業的野心,遭遇部分阿拉伯國家禁播抵制。

一場爆炸,造就新冷戰中東篇

以色列與阿聯酋在美國支持下建交,打破在中東的孤立狀態,或逐步組成圍堵伊朗的包圍網。同時,孤立無援的伊朗又進一步向中國靠攏,兩國最近被揭發秘密草擬 25 年戰略夥伴協議,藐視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之餘,有評論預料中國亦將會得失其他中東國家。在美中新冷戰下,連串事件可能正模塑出中東地緣政治新格局。

中東外來勞工的悲歌:失業、挨餓、武漢肺炎

中東的波斯灣國家,長期依賴由亞洲和非洲輸入的廉價外來勞工來發展經濟,但一場武漢肺炎,令潛藏的問題無所遁形:一方面,2022 世界盃主辦國卡塔爾繼續冒險趕工、建設球場;另一方面,經濟不景導致大量人失業,對缺乏政府幫助的外來勞工來說,病毒的恐懼只是其次,解決飢餓才是燃眉之急。

拒關清真寺的理由:誇大疫情、散播恐懼……

宗教儀式及聚會近日成為病毒傳播的「最佳」場所,或是信眾相信有所庇蔭,所以疏於自我衛生防護。南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暴增,多例與「新天地耶穌教會」相關;香港與佛堂「福慧精舍」相關案例亦已增至 14 宗。現更出現另一隱憂,在確診個案累積到 141 人、死亡人數 19 人,連副總統埃布特卡也證實確診的伊朗,神職人員仍堅持開放清真寺。

【奧斯卡紀錄片】戰場上的地下醫院

今屆奧斯卡賽果揭曉,全球目光聚焦於大贏家「上流寄生族」之上。劇情片固然為人津津樂道,角逐最佳紀錄片的多套作品,亦同樣發人深省。以敍利亞女醫生 Amani Ballour 為主角的 The Cave,雖然未能奪獎而歸,但這部記述她在戰火中於地底搭建臨時醫院的影片,在此時此刻,格外深刻動人。

沙特女孩:從出生到死亡,一生都「被監護」

來自沙特阿拉伯的 18 歲少女 Rahaf Mohammed al-Qunun,日前稱受到家庭虐待,在泰國轉機時尋求澳洲的難民庇護。聯合國難民署已認可 Qunun 的難民身份,但 Qunun 的父親否認虐待女兒,雙方各執一詞。是次在社交網絡廣為流傳的事件,已引起人們對沙特阿拉伯實施嚴格監護制度的關注。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埃及裔美國記者 Mona Eltahawy,解釋沙特的監護制度如何運作,以及對沙特婦女的影響。

異見記者失蹤:伊斯坦堡還是中東流亡者天堂嗎?

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日前於伊斯坦堡人間蒸發,懷疑已遭殺害,視他為眼中釘的沙特王儲,則被指為幕後黑手。雖然 Khashoggi「自我流放」的定居地為美國,但像他這樣來自中東的異見人士和流亡分子,多年來湧至這座土耳其最大城市。如今 Khashoggi 失蹤,對於這些「有國歸不得」的人,此事構成多大威脅?

中東高鐵的「國家任務」

廣深港高鐵通車數日,不但「一地兩檢」制度引發爭議,其售票系統和行李問題,亦陸續惹來乘客不滿,加上載客量未達標,所謂高鐵新時代,成效無從評估,讓市民難以放下憂慮。而相隔不到兩週,同樣盛載著「國家任務」的沙特阿拉伯高鐵也即將通車。當一列高鐵為中港兩岸消除屏障,打開祖國之門,遙遠的沙特阿拉伯高鐵,所連結的卻是宗教和經濟的朝聖之門。

難行就無謂再拖:ISIS 妻子要離婚

ISIS 節節敗退,確實可喜可賀。但正如多數殘暴統治結束後,往往不會馬上掀起美好篇章,ISIS 所經之處,亦遺下一堆待修復的爛攤子。其中,一群「聖戰士」的妻子,正尋求與其丈夫離婚,展開新生活。但囿於社會風俗、宗教意識,對她們來說,即使軍隊已掃除恐怖分子的威脅,這條步向新生的離婚之路亦不好走。

以色列 70 歲生日,有人歡喜有人怒

以色列人在「悲喜交集」中渡過一星期。上星期三,全國默哀悼念陣亡將士和恐襲死難者,很難想像,一天後,耶路撒冷會在一片歡天喜地中慶祝以色列 70 周年國慶。而正當以色列人慶祝他們的「獨立日」之時,巴勒斯坦那邊廂卻在悼念他們眼中的「災難日」(Nakba Day)。

杜林普沒打擊恐怖份子,先擊毀中東三大航空公司

美國總統杜林普上任以來頒發的移民禁令與反恐政策尚未收到具體效果,但有三個中東巨頭已遭受嚴重打擊,他們分別是阿聯酋、阿提哈德與卡塔爾航空。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統計,所有中東航空公司今年獲利將腰斬不只一半。阿聯酋宣布 5 年來第一次虧損,與去年同期相比跌幅高達 82%;第二名的阿提哈德,除了面臨同樣的衝擊之外,還深陷投資失利的窘境。卡塔爾原是航空新星,但在今年 6 月卡塔爾元首傳出支持恐怖主義的風聲,短短幾天內就連續招致 9 國斷交,肯定需承受鉅額損失。情況繼續惡化下去,三雄可能會落入不得不互相吞併的窘境。

一帶一路,讓伊朗在中國的心中

在「一帶一路」的計劃下,伊朗作為貿易樞紐的角色註定在未來無限膨脹。中國承諾在歐洲、亞洲、非洲等 60 多個地方注資超過 1 萬億,建設鐵路、港口、能源設備及大橋。而這些斥資浩大的工程,伊朗正正處於中心,具有極大的策略價值。而這場聲勢浩大的投資並非一廂情願的「單戀」。伊朗對與中國合作亦展現出濃烈興趣,無懼過分依賴中國的危機。

處於中東外交風暴中心的半島電視台

沙地聯盟與卡塔爾之間的中東外交風暴再有新發展,卡塔爾堅拒沙地的 13 點要求,沙地隨之發出 48 小時的「最後通牒」。卡塔爾會屈服順從以息事寧人,抑或百折不撓,抵受更多制裁?還是未知之數。但可以肯定,其決定關乎新聞自由能否繼續存在於中東這塊土地——被捲入這場風暴的半島電視台(al-Jazeera)究竟何去何從?退一步問,為何它會被牽連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