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

|共8篇|

以歌聲倡議人權:越南 Lady Gaga 杜阮玫瑰

音樂可以感染人心,甚至改變世界。由約翰連儂、大衛寶兒,再到坂本龍一,世界各地都有音樂人深明歌曲的威力,試圖藉此推動社會革新。在極權國度,音樂人要表態則更需要勇氣。越南亦有一位被西方媒體稱為越版 Lady Gaga 的歌手,無懼打壓,堅持為人民發聲,一度淪為政治犯,最終逃奔美國,踏上流亡之路。她名為杜阮玫瑰。

夕立:フワちゃん 為何成為了 2020 年日本娛樂圈文化的象徵?

2020 年度日本的「新語.流行語大賞」中,除了過半數與肺炎有關的詞語上榜外,還有兩個詞語與娛樂圈文化有關,分別是韓劇「愛的迫降」,以及 YouTuber 兼搞笑藝人「フワちゃん」。就數字而言,フワちゃん 本身在頻道的更新頻率並不高,在電視出演增多後更顯著減少;也不如其他從 YouTube 轉戰電視的美男美女般靠樣生存,到底她是怎樣生存到現在?

Neo:演員、歌手和明星

當許光漢是名「演員」,唱歌就是表現的輔助,像在「罪夢者」裡以一段邊走邊哼唱,表現對佈局手到拿來的輕鬆感。此時,唱功好純屬 Bonus,可以為演繹加分,也可以成為宣傳噱頭,受眾亦不會要求太高。但當許光漢成為「歌手」,唱歌就是專業的工作,以歌聲打動聽眾是其本分,MV 裡演得再好,亦只該用來錦上添花,而非為渲染力不足的歌曲本身作「補充加強」。

人民幣和玻璃心,韓流如何取得平衡?

隨著韓國娛樂事業向外擴張,它亦成為亞洲國家的「火藥庫」,一張照片、一件 T 裇甚至一句說話,都足以引爆國仇家恨。 加上近代史中,經歷過外強侵略、殖民統治的歲月,宗教的影響力較在歐美社會為大。為免惹禍上身,大型藝能事務所均有一套行事「指南」,有關係者形容,當中「歸納了不同國家的工作團隊,在政治、宗教、歷史等敏感話題的對應方式」。

K-pop 明星共通點:抑鬱?

韓國歌手雪莉近日於家中去世。有指雪莉因不堪網上人身攻擊及抑鬱,最終選擇自殺。前韓國「國民日報」記者權準協於美國 Vice 媒體撰文談及雪莉一事,憶述自己過去任職報道 K-pop 新聞的文化記者時,曾採訪不同 K-pop 明星。在訪談中,權氏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抑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