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自由

|共7篇|

「不冒犯任何人」的年代,喜劇創作將被扼殺?

公認世界上最成功的電視喜劇之一、90 年代的「宋飛正傳」曾經有一句格言:「No hugging,no learning(不和解,不學乖)」。無論發生甚麼事,經歷甚麼考驗,這齣劇播出多年來,劇中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自戀、小器、短視,但是很受觀眾歡迎。今天的觀眾是不是覺醒過頭,無法被逗笑了?

侵權世代:但「知識產權」只是辯證術語

侵權世代之下,一部電影,一件衣服以至一杯一碟,事事都講究知識產權。儘管大部分人都說不出哪些東西屬於知識產權的哪個部分,細節如何分類,權利怎樣辯證,但無以名狀的風險已成陰霾。怕越界,惹官司,凡事一不小心就會受到法律訴訟,甚至被劣質商人反咬。知識產權無處不在,有人認為是維護創作者利益的後盾,有人質疑是奸商的法律利劍,紐約城市大學哲學系教授 Samir Chopra 則形容:「知識產權這個詞語,有時只顯得荒謬和有害。」

為創作自由可以去到幾盡?

最近有一齣作品掀發巨大爭議,有說令人倒胃,惡劣之至,玩笑開得太殘忍;但也有人說,這讓人回味起 Monty Python 的時光,英國幽默的本色終於又回來了。有關作品是 BBC 製作的一條僅 2 分鐘的短片:「真正的 ISIS 師奶」(The Real Housewives of ISIS),諷刺那些投奔 ISIS 的英國女性,屬於 BBC 2 台的諷刺小品 Revolting 的系列之一。創作人 Jolyon Rubinstein 和 Heydon Prowse 聲言,他們的目標是諷刺當今社會的虛偽、腐朽、荒唐的一面,身為喜劇作家,挑釁是他們的天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