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

|共6篇|

人在委國,避孕套成為手信

出於享受,而非生育理由進行性行為,不僅是稀鬆常事,更為天賦人權。然而對委內瑞拉國民來說,追求床笫之歡已成頭等難事。由於委國處於經濟衰退,國內進口商品缺乏;其中避孕藥、安全套等看似尋常的避孕用品,亦變得短缺。面對如斯境地,國民眼下只有兩項選擇:一不做;不過「食色性也」,誰能長期忍受禁慾?或二不休,在有限資源下,試盡一切避孕措施;但此舉可能弄巧反拙,婦女隨時意外懷孕,甚至增加性病傳染風險。

製作安全套:改革尺寸之路

安全套發明至今起碼 450 年,製作原料從動物膀胱、腸子進化到現代的乳膠,抵觸使用的男性仍然大有人在,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最新調查反映,樂用安全套者不過 3 成。「安全套太小勒得不舒服」是這些人的慣用理由,不過,波士頓一家定製安全套公司就發現真正原因恰好相反:安全套對他們的尺寸來說,太大了。

避孕藥註定是女性專用藥?

要避孕,撇除子宮環等叫人望而生畏的入侵性方法,最常採用的便是避孕藥,然而副作用磨人,避孕無異等價交換。以往找數的都是女方,最近有美國臨床研究證明竟有男性避孕針藥同樣能有效避孕,當人們以為翹首以待的男性避孕藥時代終於來臨,卻發現研究原來已因新藥副作用「嚴重」被叫停。

續寫六十年代的性革命

今天人類繁衍後代的最主流方法是:找到真愛、結婚、行房,然後生子;就像在 1960 年代的性革命之前,「避孕」還未成為女性自我保護的基本措施的時候,利用(或被利用)自然賦予的繁殖能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美國 startup 「Prelude Fertility」卻狂言要將人類繁殖後代的任務與性行為脫鉤,這會是性革命的延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