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

|共56篇|

【*CUPodcast】ESG 簡單講:為甚麼 ESG 投資值得重視?

「海水退去,就知道誰沒穿褲子。」股神巴菲特於 2008 年金融海嘯時曾對股東這樣說,比喻股市衰退,才分辨出一間企業有否槓桿過高。疫後通脹升溫,各國央行準備收水加息,導致經濟形勢嚴峻。市場資金正流向抗壓能力高、低風險的公司,使 ESG 投資(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成為近年財金界熱話。這次「ESG 簡單講」將介紹 ESG 所涉及的範圍,企業又能如何實踐 ESG,使公司穩中求進,吸引投資者青睞?

7 年過去,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執政成績如何?

印尼人口達 2.7 億,且有數百個不同民族及語言,要治理如此複雜和多元的背景並不容易。許多人仍認為印尼是落後和混亂的發展中國家,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Kishore Mahbubani 日前就在國際媒體 Project Syndicate 撰文,力陳印尼近年在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7 年執政下,推行多項法例改革及經濟措施,印尼的經濟和營商環境已耳目一新。

「夢幻」法國公屋:全歐最貴地段,眺望巴黎鐵塔

樓價問題困擾香港多年,假如沒有能力承擔高昂租金,就只好住劏房、寄望抽到公屋。今年香港公屋累計積壓 15 萬宗申請,輪候時間創 22 年新高,平均長達 5.8 年。同為重要金融中心的巴黎,在面對樓價問題時,當地政府則展現出更強的決心 —— 上月一個小型公屋項目正式入伙,所在之處卻是歐洲其中一個最貴地段,甚至可眺望巴黎鐵塔。

程總裁:「共同富裕」雷厲風行,只是全球公平議題下一幀風景?

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過去主張「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大原則是共同富裕」。上半部分大致上完成,但在中國政府眼中,「社會道德」明顯未有主導財產再分配達致共同富裕,所以下一步是雷厲風行地讓富人、大企業付鈔。

不平安的聖誕:以色列的貧窮浪潮

武肺引發的全球經濟危機,勢把全球數以千萬計的人推進貧窮線。以色列雖然只有 2.5% 人口信奉基督宗教,但身為聖城耶路撒冷和耶穌出身地伯利恆所在的國家,每年聖誕均能吸引很多人到訪。然而,該國今年將要渡過一個十分困難的聖誕:他們正面對近代最嚴重的貧窮問題。

取消整個學年,誰最得益?

武肺疫症之下,應屆中學文憑試考生,渡過了學校停課、遙距學習、公開考試延期,隨著大學聯招放榜,動盪的學年也就此完結,這亦是世界各地教育面對疫情的寫照。然而,肯雅卻有另類做法,當地政府在 7 月直接取消整個學年,要學生下年重讀。做法的原意是要避免貧富懸殊下,有些學生難於接受遙距教學,但此舉卻可能只會加劇教育不平等。

如何改革法國退休改革?

法國總統馬克龍硬推削減退休金改革,激發連串示威,在領取退休金年齡限制上稍作讓步後,風波至今未平息。政權譴責公務團體退休待遇優於私人機構,上街示威只為死抱「特權」;法國經濟學家皮凱堤(Thomas Piketty)則反對「大家少兩粒魚蛋」的做法,認為改革並非只有一途。

向下的社會流動恐成年輕人現狀?

社會上很多人叫年輕人做「廢青」,嫌棄他們無車無樓,就算大學畢業也未必找到相應工作。但這真的只是因為年輕人無擔當無上進心嗎?其實不只香港,就連英國也面對相同問題。英國雖為發達國家之一,其社會流動性(social mobility)卻相對更差。這意味著人們幾乎無法擺脫與背景相關的經濟劣勢。是年輕人真的變差了,抑或現行政策已失效?

如何光復工會?

近期民間多次發動三罷而成效有限,原因之一在於工會弱勢,號召力不足;而香港大部分工會隸屬於建制派組織如工聯會和勞聯,支持廢除工人集體談判權,甚至譴責工人罷工,作用似在維穩多於維護勞工權益。港人可以如何光復工會?英國獨立智庫 Autonomy 最近發表報告「新經濟入門包(New Economy Starter Pack)」,就各項社會議題彙集各界專業人士的意見,申述新自由主義以外的政經模式,其中談及工會及民間集體產權等章節,香港或能借鑑一二。

有錢也要偷:富人高買的扭曲心理

偷呃拐騙之人,皆是低下階層?其實一個人會否觸犯法例,與其財富多寡並無關係。英國「衛報」翻查紀錄,發現一個「驚人」事實 —— 做賊者無分身家多少,即使已為百萬富翁有權有勢,同樣會在店舖盜竊。現時更有證據顯示,他們比窮人偷得更多,而高買只是扭曲心理的表徵。

強國夢的軟肋:印度人富裕了還想要甚麼?

對於印度人來說,其他國家以數十年時間才得到的資訊科技革命,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發生,也令他們更加渴求知識,了解外界,嚮往個人成就和自由。這般心理狀態,可以解釋為何印度人的生活水準得以提高之後,他們的幸福感並沒有相應提升。

撤回加價,總統道歉,為何智利人仍堅持示威?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antiago)近日爆發反對地鐵加價 4%(30 比索,約 0.3 港元)的示威。儘管加價方案被撤回,但示威已成浪潮,人們擴大訴求至各項社會改革。對智利人來說,擴大訴求並非貪得無厭,而是對國家長年以來的不平等發出怒吼。票價上調,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紐約唐人街士紳化,華人何苦為難華人?

保護唐人街和下東區聯盟自 2015 年成立後,三不五時發起集會。最近有約 20 人聚集在曼哈頓大橋附近的東河街區示威,手握「反對歧視、反對迫遷、反對高租金」等的中英文海報,大喊口號抗議,反對一項於該地建造近 3,000 單位的高級公寓計劃。示威揭示了美國亞裔基層人民作為「典型的少數群體」,被忽視的苦難和擔憂。Vox 於是專訪當地居民,了解事件來龍去脈。

上流寄生族實況:南韓人為何要住「半地下樓」?

「上流寄生族(기생충)」這部在康城影展勇奪金棕櫚獎的作品,不只是以一種黑色幽默,描述住在「半地下樓」的窮人家庭,如何侵蝕安居豪宅的富裕家族,更是以這種非比尋常的居住環境,具體揭露嚴重的階級差距。但這種畸形的居住空間,是怎樣誕生並延留至今?

當窮人機不離手,富人卻在遠離屏幕

曾幾何時,iPhone 和平板電腦等電子產品,好比精英階層的標誌。但現在大嬸老伯都成「低頭族」,終日發微信追劇集玩遊戲,外型再潮的 IT 產品也開始降格。「紐約時報」科技及網絡文化版記者 Nellie Bowles 更加形容,真人互動反成奢侈品,逃離屏幕才是身份象徵。這是純粹的物極必反,抑或反映了甚麼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