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

|共37篇|

陶傑:北愛大恨,細說重頭(下篇)

愛爾蘭島在 1800 年歸屬聯合王國。這一年,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若不計海外殖民地,本土領土面積達到高峰。但二十多年後,愛爾蘭本土的激進羅馬天主教徒奧干納(Daniel O’Connell)進入倫敦下議院,推動愛爾蘭脫離聯合王國獨立。從此愛爾蘭分裂的呼聲訴求開始滋生。

陶傑:北愛大恨,細說重頭 (上篇)

北愛爾蘭的武裝共和軍,推動北愛脫離英國管治,凡三十年。1998 年,雙方達成和平協議,條件之一,正是北愛與愛爾蘭之間不可設立陸地邊界。當年的首相貝理雅,接受這一條,因為英國連同北愛,是歐盟的一員,邊界可有可無。但英國一旦退出,就不一樣了。

拒絕受制於人 —— 新加坡供水四大「水喉」

自新加坡獨立以來,供水一直是兩國爭論不已的問題。近日,馬來西亞打算再次向新加坡提出修訂原水價格。對城邦國家新加坡而言,立國初期獲得馬來西亞供水至為重要,因而甚至將供水協議寫入 1965 年兩國的獨立協議中。但依賴單一供水來源終非長久之策,半個世紀以來,新加坡便以「四大國家水龍頭」為戰略,努力擺脫水資源上受制於人的狀況。

政治問題經濟解決?印尼對西巴布亞管治失效的教訓

來自印尼西巴布亞地區的大學生,上週涉嫌侮辱國旗被捕,遭警方侮辱為「猴子」,激發西巴布亞人上街爭取獨立。省議會大樓付之一炬,大批印尼軍警前赴鎮壓。有澳洲學者批評,非人化的「猴子」稱呼,暴露印尼統治的種族主義本質,而政府試圖以經濟解決政治問題,更無從化解政治危機,把西巴布亞推向管治失效的深淵。

【和平紀念日】波羅的海三國獨立之路(下)

波海三國的獨立之路,根植於民族文化的認同,堅定的民族意識成為獨立運動的厚實基礎。再加上善用內外環境的情勢變化,審時度勢,掌握契機,藉由公投的行動展現獨立決心,積極尋求國際支持,最終實現獨立的目標。適逢波海三國建國一百週年,三國紛紛舉辦各式各樣的慶祝活動,歡慶國家重獲獨立,並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與繁榮。

【和平紀念日】波羅的海三國獨立之路(上)

從愛沙尼亞詩人列皮克的詩作,可感受愛沙尼亞人對於母語的疼惜,而拉脫維亞以及立陶宛人民對於母語的守護之情,同樣令人敬佩。30 年前,立陶宛不顧莫斯科的恫嚇,毅然於 1995 年再次確立陶宛語為官方語言。正是此份對保存與傳承母語及自身文化的重視,為獨立運動奠定深厚的文化底蘊。

泰國南部武裝衝突再起

在泰國,信奉佛教的人口佔絕大多數。但在南部與馬來西亞接壤的惹拉、北大年、陶公 3 府,主要人口為信奉伊斯蘭教的馬來族人口。當地近 20 年來,一直有主張脫離泰國的武裝力量與泰國軍隊爆發衝突。儘管衝突在前泰王普密蓬於 2016 年逝世,及全國一年的悼念期間出現平息,但「德國之聲」記者近日到南部採訪,發現衝擊再度加劇。

脫俄獨立 —— 烏克蘭教會的鬥爭

自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以來,烏克蘭與俄國關係一直惡劣。近日,烏克蘭似乎有所反擊。不過,並非針對領土,而是爭取國內的東正教會脫離俄羅斯,達自獨立自主。烏克蘭教會的獨立,實際上超越了宗教事務糾紛。假如烏克蘭的要求,在夏季末的君士坦丁堡神聖大公會議上得到支持,勢將削弱莫斯科教會的勢力。

28 年前,克羅地亞獨立第一仗 —— 足球

同為前南斯拉夫加盟國,這個巴爾幹半島上的國家,知名度本來不及鄰近的科索沃、塞爾維亞,卻屢以運動上的佳績活躍於世界,世界盃正是其一大舞台。然而,足球運動並非第一次成就克羅地亞的名聲,早在 1990 年 5 月,當時仍屬南斯拉夫一部分的克羅地亞,正以一件足球事件為導火線,最終走上獨立之路。

維繫一個國家的條件

為何有些國家經常會鬧分裂,以致政府總是神經過敏,扭盡六壬誓要消滅地方差異,貶抑甚至禁制地方語言不可;但有些國家縱使文化多元,譬如瑞士就沒有統一語言,但卻未曾聽過當地鬧分裂?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兼政治哲學教授 Andreas Wimmer 解釋,這關乎人民是否有成熟的國族意識,超越種族及地域差異。國族的建立,靠的絕不是狂播國歌。

九成半人說俄語的地方,人民就會支持普京嗎?

適逢今年是愛沙尼亞獨立 100 週年記念,1918 年宣佈脫離沙俄,1940 年重新被蘇聯佔領,1989 年再次獨立。愛沙尼亞與蘇聯的關係千絲萬縷。位於愛沙尼亞東方、第三大城市納爾瓦(Narva),有近九成半人的第一語言是俄語,而非愛沙尼亞語。納爾瓦是邊境城市,一河之隔就是俄羅斯。

鄭立:人形蜈蚣 —— 加泰隆尼亞是西班牙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形蜈蚣(Castell)」這個遊戲發生在加泰隆尼亞,對,就是最近獨立公投要脫離西班牙的那個地方,一個追求獨立的地方,成為桌遊題材是很合理的事情。近年獨立建國運動成為全球年輕人流行的一種風尚,自然地,桌遊這種好用萬能的工具,也可以用來推廣獨立運動。當你以自己未來想推廣要獨立的地區作為題材,又讓全世界的玩家都玩過,自然可以增加曝光率,從而使你更接近目標。雖然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就像孫中山的革命一樣,沒有一次得標,至少如果沒有這遊戲,或者如果這遊戲沒流行到加泰隆尼亞外,就沒有這文章了,所以這篇文章就是證明。可見,不論是遊戲、漫畫還是小說,創作者對於一個獨立運動是非常有價值的。

巴斯克分離主義組織解體了,然後呢?

正當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因西班牙政府打壓而前途未卜,同樣尋求獨立的巴斯克地區,最近亦走到時代的關口:分離主義武裝組織「埃塔(ETA)」宣佈解散,向多宗恐襲的受害人道歉。但道歉似乎沒有換來寬恕,無數受難者家屬仍在要求埃塔為血債負責,另一邊廂有埃塔的激進派系高呼「大台不代表我」而自立門戶,巴斯克獨立運動亦沒有因此告終。持續超過半世紀的恩怨,仍舊是剪不斷,理還亂。

【虛擬建國】愛沙尼亞因何令加泰效法?

愛沙尼亞在國際舞台上名不經傳,但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的獨立運動中,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原來早已參了一腳。西班牙「國家報」日前披露,加泰自治區自兩年前起,定期派員到訪愛沙尼亞,學習架構數碼政府的技術,以便日後若遭中央政府阻撓,流亡政府仍能在網絡世界運作。愛沙尼亞作為取經對象,在電子行政方面到底領先多少?其他有意獨立的地區,又能否參考借鏡?

暫緩獨立步伐:加泰打的是甚麼算盤?

加泰隆尼亞的獨立之路再現波瀾,自治政府主席 Carles Puigdemont 周三公佈,暫緩單方面宣佈獨立,尋求與中央政府談判的可能。此話一出,隨即引起各種揣測,到底這是故作扭擰,抑或準備縮沙放棄?美國 CNBC 及英國「金融時報」訪問多名政客、學者及獨統兩派人士,探討加泰下一步會如何走,與西班牙的對立局面,又該如何收場。

陶傑:錢穆希望中國人得真解放

錢穆認為英國的民主政治,不是最理想最完美的生活形態,只是今日還沒有一個比民主政治更好的辦法,那麼只能遵守民主政治。這番話邱吉爾說出來,錢穆認同,因為他目睹過希特拉、列寧、史太林等同期實現其他一度認定比民主政治更好的模式,卻一一失敗。錢穆沒有明言反對港獨,也沒有贊成,但他在「從中國歷史來看中國民族性和中國文化」一書中指出:這個世界是一個由合而分的世界,不再是由一個兩個強大的國家在領導和宰制的世界。美國、蘇聯都沒有這個資格:「今天這個世界,照我個人的意見,是一個解放的世界。我們中華民國,中國的民族也是被解放的一個。」

如果加泰成功獨立,下一個到誰?

臨近雙十節,台獨議題又再吵熱,明明台灣已有完整主權,可是仍為是不是「中國」,還是「台灣」爭論不休。另一邊廂,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明目張膽提倡獨立,不惜違憲舉行公投,無論最終能否獨立,結果除了關係到加泰人與西班牙人的福祉,對於歐洲的分離主義運動亦有影響。歐洲分離主義運動小至城鎮,大至整個地區,尋求獨立的動機同樣多樣,包括語言與文化差異,以及經濟和歷史緣由。雖然有些分離主義運動的目標其實只為擴大自主權,但亦有像加泰隆尼亞般的地方,寄望能夠完全獨立成國。如果加泰成功獨立,下一個又可能到誰?

獨立合法不合法重要嗎?

最近有兩宗獨立公投吵得沸沸騰騰,一是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另一是伊拉克北部庫爾德自治區公投。兩宗公投均獲得逾九成投票人士贊成獨立。美國、大部分歐洲國家、土耳其與伊朗強烈反對庫爾德獨立公投,認為事件不利地區穩定。另一方面,歐盟委員會指加泰羅尼亞公投並不合法,不予承認。要獨立成國,真的這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