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

|共33篇|

出逃的委內瑞拉人,在疫症大流行時回國

2014 年至今,多達 500 萬名委內瑞拉人遠走他方,以求擺脫祖國的飢荒、罪惡、失業及極權。他們在哥倫比亞及秘魯等鄰國,掙扎求存來重建生活。可惜,一場武漢肺炎大流行,令一切努力都淪為泡影。自從 3 月拉丁美洲各地封國抗疫,超過 10 萬名委國人選擇重拾行裝,踏上回國的漫長旅途。但在路的盡頭,是家鄉還是地獄?

重溫委內瑞拉 2018 年大選的 DQ 風暴

2019 年,委內瑞拉陷入嚴重內亂。總統馬杜羅在 2018 年勝選後再次就任總統,惹來國會議長瓜伊多不滿,自封為臨時總統,帶領民眾起義。內亂持續一年多,至今尚未平息,有人歸咎於失敗的經濟政策以及外國勢力干預,但其實事件近因,是 2018 年大選的 DQ 風波,反對黨被禁絕參選。

短暫的被失蹤,讓恐懼蔓延

近年委內瑞拉民眾反對馬杜羅統治的抗爭持續;瓜伊多與馬杜羅爭奪國家管治權至今,後者仍然掌握國政。「紐約時報」引述兩個人權組織上週五發表的報告,當中記錄 2018 至 19 年間,馬杜羅政府管治下有多達 700 多宗強迫失蹤事件,為其政權遏制、懲罰異見者與反對人士的重要手段。

委國醫護零裝備,救人等同送死?

疫症肆虐全球,從巴黎到紐約,超市貨架幾乎全被掃光。但在委內瑞拉,連搶物資的機會也沒有 —— 當地經濟早就崩潰,缺糧缺藥已好幾年。近日武漢肺炎開始殺入委國,口罩、手套、防護衣卻統統欠奉。抗疫資源嚴重不足,令前線醫護危在旦夕。長此下去,救人恐會等同送命。

【Soul Monday】紛亂的城市,以音樂穩定人心

委內瑞拉近年的鐵腕政策,令國家經濟陷入苦況,社會動盪不安,通脹率最高達到 344,509%,直到去年才跌破 1 萬水平。貨幣淪為廢紙、水電供應時有時無、街頭暴力隨時發生,數以百萬人因而離鄉別井,逃至他國另覓生計。但面對困境,當地有音樂人依然對國家不離不棄,憑歌勉勵他人。

不斷加強制裁,真的能推翻馬杜羅?

抗爭需長期作戰,但曠日持久,難免令人疲倦,招來質疑。今年 1 月起,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地位終於受到動搖,但反對陣營至今仍在抗爭,即使西方國家加入制裁,馬杜羅政府目前尚未倒台。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Charles Larratt-Smith 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認為經濟制裁無法推翻馬杜羅;即使馬杜羅倒台,由前總統查韋斯建立的腐敗制度依舊不倒。

委內瑞拉 —— 支持查韋斯就要支持馬杜羅?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於 2013 年逝世至今 6 年,國家雖然換了總統,但這位領袖仍無處不在,不論人們走到哪裡,查韋斯的畫像總在大街小巷高掛。適逢國家出現政治危機,英國廣播公司南美記者就走訪位於首都卡拉卡斯的 23 de Enero(1 月 23 日)貧民窟,訪問當區居民,何以對他們來說,支持馬杜羅,就等於忠於查韋斯?

委內瑞拉經濟崩潰,催生新「加勒比海盜」

委內瑞拉經濟危機至今仍未解決,釀成近日的政治危機。不過,受苦的可不止委國人民。因為經濟崩潰,不少委國漁民改當海盜,對鄰近的加勒比海島國千里達和多巴哥漁民構成威脅。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走訪加勒比海,報道來自委內瑞拉的新加勒比海盜,如何以走私槍枝及毒品,換取生活用品。

【委國變天】35 歲的他,如何統率反對派力抗威權?

持續多年的委內瑞拉亂局出現轉機,國會議長瓜伊多前日在支持者簇擁下,宣佈就任臨時總統籌組過渡政府,得到美加等國承認。年僅 35 歲的瓜伊多,在政界堪稱相當年輕,在國際上寂寂無名,究竟他是如何脫穎而出成為反對派共主,又如何取得美國支持?

瞬息萬變

“Nothing so comforts the military mind as the maxim of a great but dead general.”
— Barbara W. Tuchman, World War I historian

沒甚麼可以比偉大但已死的將軍格言更能撫慰軍人的心。
—芭芭拉.W.塔克曼(一戰歷史學家)

委內瑞拉有望脫苦海?

苦了幾年的委內瑞拉人,最近似乎翻身有望。誠然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在委國近 3,200 萬人口,約 12% 營養不良,傳染病亦迅速蔓延。一項針對 40 間醫院進行的全國性調查更發現,3 分 1 病床未能運作,半數急症室欠缺重要藥物,95% 的電腦斷層掃描和 51% 的 X 光機失靈。幸而,近日終見一絲曙光。過去「誓不低頭」的總統馬杜羅終於軟化,承認委國深陷人道危機,願意接受一部分經濟援助。

叛國還是餓死?委內瑞拉士兵進退維谷

你問 Jackssel Mujica 為何當兵,他會說是為了三餐溫飽,以及保護祖國委內瑞拉。但當經濟崩潰,沒得吃沒得住,卻還要昧著良心,鎮壓反抗的人民,該當逃兵還是餓死?這位 28 歲青年以及多名同袍,選擇離開此地遠走他方。然而,他們在異鄉就業困難,回國又必受到重罰。留下還是再走,他們進退維谷。

航拍機恐襲時代降臨?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日前險遭行刺,但刺客並非持槍,而是遙控裝上炸藥的航拍機施襲,成為史上首宗航拍機行刺國家元首案件,再次引起國際憂慮航拍機的安全漏洞。有業界人士甚至形容,事件標誌著「航拍機恐襲時代的降臨」。究竟航拍機製造商要如何改良技術,才能杜絕此等襲擊發生?

貶值快樂

“They say it is better to be poor and happy than rich and miserable, but how about a compromise like moderately rich and just moody? ”
– Diana, Princess of Wales

他們說貧窮但快樂比有錢卻悽慘來得要好,但為甚麼不折衷一下,像是普通有錢但只有一點點鬱鬱寡歡呢?
– 英國戴安娜王妃

委內瑞拉的「蛇齋餅糭」

委內瑞拉周日將會舉行大選,在傳統反對派候選人皆被「禁賽」之下,現任總統馬杜羅可謂穩操勝券,但為表自己乃眾望所歸,連日積極落區拉票。周三,競選團隊來到東部的圭亞那城(Ciudad Guayana)舉行大型集會,馬杜羅聞歌起舞,大批支持者歡呼助威,現場還大派三文治和果汁,一片和樂融融。但很多參加者並未忘記,這是一個缺糧缺藥的國家。他們前來幫忙造勢,嘴上說是擁護,心裡卻另有所求。

委內瑞拉脫困之路:美元化

去年委內瑞拉陷入經濟危機,導致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嚴重貶值,鈔票形同廢紙。此際窮途末路,但要擺脫困境,也非全無辦法。前華街爾經濟學家 Francisco Rodriguez 就大膽建議推行「美元化」(dollarization),廢除玻利瓦爾,以美元取而代之。作為反對派總統候選人的首席經濟顧問,他揚言會將委國轉向美元,以根治通脹飆升這個大患。

人在委國,避孕套成為手信

出於享受,而非生育理由進行性行為,不僅是稀鬆常事,更為天賦人權。然而對委內瑞拉國民來說,追求床笫之歡已成頭等難事。由於委國處於經濟衰退,國內進口商品缺乏;其中避孕藥、安全套等看似尋常的避孕用品,亦變得短缺。面對如斯境地,國民眼下只有兩項選擇:一不做;不過「食色性也」,誰能長期忍受禁慾?或二不休,在有限資源下,試盡一切避孕措施;但此舉可能弄巧反拙,婦女隨時意外懷孕,甚至增加性病傳染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