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

|共5篇|

克什米爾愈高壓,青年愈難抵擋毒品誘惑?

搜尋「克什米爾」,所見盡是衝突新聞,自 2019 年印度政府撤銷克什米爾自治地位及戒嚴起,就不曾完全休止。早年已有媒體關注當地人在高壓環境中出現各種情緒問題,近日「德國之聲」報道更指,當地青年面對近年困境,加上疫情封鎖形成的高壓氣氛,吸食海洛英的毒品問題有所惡化。

巴黎:吸毒花都

2019 年 5 月開始,巴黎市政府耗資 900 萬歐元(約 8,300 萬港元),展開 3 年計劃以「解決霹靂可卡因問題」,但如今仍有逾萬名服用者,不少更在光天化日下於鬧市吸毒。當局為免癮君子在街遊蕩,近日安排他們聚集到一個花園,結果遊憩處淪為吸毒王國,注射器更掉在兒童玩的沙坑。原本想要「眼不見為淨」,如今反被媒體重點報道。

【*CUPodcast】邪惡的科學之三:我們與癮的距離

談起上癮,我們首先聯想到的多是酒精或藥物。然而,無論令人成癮的物質或活動為何物,其邪惡的程度都不及上癮本身。色情、劇集、社交媒體甚至是書本都能令人上癮;而我們上癮與否,不只是意志力的問題,還牽涉到遺傳基因、外在環境、甚至是寄生蟲等多種因素。

救世軍:不可就是不可,沒有或者

聖誕佳節開派對,固然令人興奮,但亦要當心不法份子趁機引誘年輕人接觸毒品。過來人阿城受毒品困擾多年,還差點賠上性命,幾經艱辛才重獲自由。他告誡其他年輕人:「要戰勝心魔,不要想著試一次。『不可』就是不可,沒有『或者』,要有底線!」

揭士兵忘我殺人之謎

戰場上槍林彈雨、血肉橫飛、刀光劍影,每個軍人都是冒死作戰。戰爭之駭人及隨時降臨的死亡難免使士兵膽顫心驚,但逃走會遭軍法處置,既然無路可走,惟有不顧一切的參戰。為了抑止內心的恐懼,自古以來,士兵都會在開戰前吸毒,壯膽之餘更增強殺敵能力。甚或說,史上大多數戰爭都是由吸了毒的士兵所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