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戰

|共108篇|

二戰的日本氣球炸彈空襲事件

二次世界大戰是現代史最慘烈的戰爭,歐洲、亞洲、非洲,甚至遠至大洋洲都陷入戰火之中,唯獨美洲大陸沒有被戰火直接波及,令到美國戰後一躍成為世界霸主。當時日本帝國曾多次進攻北美,並一度攻陷部分北太平洋小島,但未能染指美國本土。日軍就想出很多奇招襲擊美國,例如以氣球炸彈(風船爆弾),造成 6 名美國平民死亡,是二戰期間美國本土唯一死傷。

方俊傑:間諜之妻 —— 婚姻、國家與忠誠

日本在二戰犯下的罪行,至今在某程度上仍是不能提及的禁忌,「間諜之妻」明刀明槍引起議題,值得大家反思一下。愛國真的絕對正確?沒有另一種概念位於國家之上?假設你的國家主動出擊,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帶來災害,你還應該一往無前地愛護下去擁戴下去?這其實跟男女私情沒有甚麼分別,愛唔係大晒㗎!

不朽的反納粹義士:蘇菲索爾誕生 100 年

在納粹黨統治期間,德國人的反抗運動不多,100 年前誕生的蘇菲索爾(Sophie Scholl)正是代表人物。她就讀大學期間,因散播反納粹文宣被判叛國,淪為被國家放棄的年輕人,但堅韌不屈的政治意志卻成為傳奇,其名已被德國人奉為反極權的代名詞。

二戰時歐陸精英流亡之地:英國

在今天,有不少人為了自身安全,並要與極權長期作戰,而被迫離鄉別井,流亡他方,英、美、加等西方民主大國是他們的主要目的地。這套流亡機制可遠溯至二戰,當時納粹德國橫掃歐陸,在各地扶植附庸政府,很多歐陸精英就遠走英國,建立多個流亡政府甚至組織軍隊,以謀復國大業。

Colette —— 毋忘,拍紀錄片的價值

今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由美國導演 Anthony Giacchino 執導的 Colette 奪得。Colette 講述第二次世界期間,參與「法國抵抗運動」的 Colette Marin-Catherine,多年後以 90 歲高齡,首次到訪其兄 Jean-Pierre 當年死亡地方:德國米特堡—朵拉(Mittelbau-Dora)集中營。直面悲痛回憶,對 Colette 來說是一場「艱難的朝聖」。身為觀眾,能從觀影得到甚麼?Colette 的製作人員,便向英國「衛報」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

反軍國主義的先鋒:日本戰前的傾向電影

文化藝術能夠感動人心,可以喚起極大的政治能量。於是,專制政權會千方百計審查作品,同時威迫利誘演藝界和文化界人士表忠。有藝術家會選擇憑良心而行,擇善固執,但有更多文化從業員會選擇委曲求全。在軍國主義的陰霾之下,二戰前的日本就曾有良心導演拍攝「傾向電影」(傾向映画),力陳社會不公。有導演捱過二戰,成為影史中的傳奇。

歷史自有公論?綏靖主義的歷史評價之轉變

近年獨裁之風席捲全球,香港、緬甸、泰國都陷入一片動盪不安之中。有媒體和網民將現時的國際局勢,比喻成上世紀 30 年代二戰爆發前的狀態,形容拜登政府採行綏靖政策。綏靖政策即是透過政治讓步,滿足侵略國的野心來避免衝突。英國對德國的綏靖政策普遍被視為二戰爆發其中一個原因,可是究竟這個歷史觀點從何而來?

支援緬甸手足的香港援兵:香港志願連

緬甸政變成國際焦點,令不少人察覺香港與緬甸暗地裡命運相連,但其實兩地淵源不止於此。80 年前香港淪陷,不少華籍英兵流亡後重新集結,向英軍請纓再度參戰,1944 年組成「香港志願連」(Hong Kong Volunteer Company)遠赴緬甸前線,加入英軍特種部隊「殲敵」,擊退日軍的戰績備受肯定。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有賴歷史學者鄺智文近年努力,才得以重見天日。

生化戰:岡字 9420 部隊

活摘器官、人體實驗、實驗室製造病毒等等駭人聽聞的罪行,過去都曾經發生。剛過去的 8 月 30 日,是香港重光紀念 75 週年。上世紀 30、40 年代,日本侵略亞洲各地,犯下不少反人類罪行,最惡名昭彰莫過於 731 部隊的人體實驗,另外還有針對香港難民的「南石頭細菌實驗」,以及這次介紹的新加坡「岡字 9420 部隊」。

二戰時期,奈良神鹿也成果腹之物?

糧食不足有多可怕?奈良鹿或比誰都清楚。牠們作為奈良公園的象徵、日本國家天然記念物,自古被視為神的使者而受到崇敬。不過,原來在二戰期間及戰後一段時期,奈良人缺乏食物充飢,盜獵及過度捕捉奈良鹿的行為因而橫行,令這些理應神聖不可侵犯的「神鹿」,一度面臨滅絕危機。

【*CUPodcast】二次大戰初,英國曾發生一場「寵物大屠殺」?

面對即將爆發的戰爭,人或會做好儲糧、執拾細軟等準備,但寵物在戰火之下何去何從?1939 年的英國政府為了保護動物,成立專責委員會並向民眾發出建議:若無法將家畜送到鄉郊請託他人照護,則最好結束牠們的生命。如此的建議加上戰爭帶來的衝擊,英國在同年向德國宣戰僅一星期,已經有 75 萬隻動物被送往人道毀滅。

電影「桂河橋」—— 故事純屬虛構?

電影「桂河橋」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軍上校 Nicholson 與部隊成為日軍齋藤大佐的戰俘。Nicholson 以奉命但不卑屈的態度,修建連接緬甸及泰國的桂河橋。「桂河橋」囊括最佳電影、導演、男主角、改編劇本等七項奧斯卡獎項,英國電影協會亦將之列為百大英國電影。但據英國國家檔案館本月分享的文件顯示,當年的陸軍部對這部電影充滿疑慮。

【*CUPodcast】只溶於手,不溶於口:M&M 在二戰時曾是美軍軍糧?

戰爭似乎百害而無一利,但二次大戰的確曾為世界帶來突破性的產品與發明。例如航空母艦、核武,以及 —— M&M 朱古力。二次大戰結束前,M&M 曾是美軍專屬的軍糧。軍人與我們之所以能享用這種色彩繽紛的零食,便要從堪稱「希特拉的秘密武器」,難吃無比的「D 口糧」談起。

花果飄零的猶太學者如何改變哲學世界

自公元前 8 世紀,以色列王國滅亡後,猶太人就如花果飄零般,流散到世界各地,多個世紀以來一直顛沛流離。到了 20 世紀,他們屢屢受到殘暴的迫害,德國納粹黨就在二戰期間屠殺約 600 萬猶太人。即使成功存活下來,仍需面對流離失所之苦,猶幸不少倖存者奮發圖強,一段段流亡經歷更成就了許多偉大哲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