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貨幣

|共12篇|

在拉美實行單一貨幣,可行嗎?

同一片大陸,同一種貨幣 ——「歐元區」這種概念,拉丁美洲也想擁有。只是構思討論多年,至今仍然毫無進展。社會及經濟學家指出,由於政治及歷史因素,此事說易行難。不過,最近從巴西、阿根廷到委內瑞拉都有政客、總統及媒體重提此事,令建立拉美單一貨幣的呼聲再度高漲。

狂熱漸退,重新思考 NFT 的價值

有人會用 17 世紀荷蘭的鬱金香狂熱(Tulpenmanie)類比現時的 NFT 熱潮,認為遲早爆破。當然,前者是物理形式、無法永久保存的鮮花,後者是虛擬、非同質的產品,兩者未必可以直接比較。可以確定的是,在大起大落瞬息萬變的 NFT 市場,花錢買了產品也不能確保日後可以獲利。「華盛頓郵報」指,近幾個月不少 NFT 收藏家已因數碼資產價值成疑,蒙受損失。

拉撒路集團:替北韓盜取加密貨幣的黑客部隊

北韓可算是東亞最封閉的國度,1948 年立國以來,金氏家族一直壟斷軍政大權。該國長期面對國際社會的外交孤立和經濟制裁,除了依賴唯一盟友中國的支援,還要透過一連串非法活動,例如販毒和偽鈔,來為政權續命。近年,北韓就把犯罪行為網絡化,透過黑客部隊「拉撒路集團」,盜取加密貨幣。

跳過求職過程,把你化為一張「技能圖表」

現今大數據當道,科技與網絡瞬息萬變。加上區塊鏈技術的研發,去中心化的數據共享時代來到。科技公司看見其可能性,研發改變生活的產品。其中美國非營利組織 Learning Economy 主張,將人們的學習與工作經驗量化,經大數據分析,製成「技能圖表」,推算合適的工作及領域,代替繁複的應聘過程。

技術媲美 IBM 的台灣區塊鏈新貴

過去幾年被瘋狂吹捧上天的區塊鏈浪潮,隨著比特幣崩盤與幣圈泡沫化危機而迅速退燒,一家台灣人創辦的區塊鏈公司 Flowchain 卻在此時進場,被矽谷知名技術期刊 APAC CIO Outlook 評為 2019 全球前十大 IoT(物聯網)解決方案前十名。其所發行的數碼貨幣,僅在私募階段就登上 IDAX、DigiFinex、BitMart 三家世界級交易所。

「Q 幣」突然冒起,是否下一個 Bitcoin?

別誤會,「Q 幣」聽來雖有幾分國產味道,但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中國科網公司背景。近月突然冒起,受到全球財經媒體關注的 Initiative Q,簡稱「Q 幣」,迅速成為網絡虛擬代幣的新興熱話。大家心中的疑問都很明確,「Q 幣」會否取代江河日下,氣勢將盡的比特幣(Bitcoin),引發下一波淘金潮?

英國能否向「神沙」說不?

英國有一句關於儲蓄的諺語「Look after the pennies and the pounds will look after themselves」,勸勉人們積少成多,儘管只是一個幾毫,只要努力儲蓄,一樣可以成為鉅額財富。但現時,1、2 便士(penny)作為輔幣的地位,正受到考驗。皆因英國財相夏文達(Philip Hammond)於月中的財政預算案中表示,硬幣中的 1、2 便士,由於面值實在太低,無法有效於市場流通。故政府就兩枚「神沙」的存留,展開公眾諮詢。

大學生礦工潮:靠數碼貨幣創業

沒有人真正了解大學校方對這種盈利活動有甚麼政策,礦工則普遍認為學校應該為他們負擔這項成本,因為他們交的學費已經包括了電費和上網費。現在擔心的是有人自以為交了學費就可以揮霍用電,大家的「財路」因為個別不必要的浪費而打斷。唯一的代價是住宿環境受到影響,一台不停運作的電腦有如一台 2,000 瓦的暖爐,導致夏天酷熱,而且產生噪音,為了控制電腦溫度,即使冬天也不得不打開窗,而室外只有攝氏 2 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