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共12篇|

燒毀畫作並製成 NFT,可能是個騙局?

今年 7 月,一名墨西哥商人 Martin Mobarak 在美國邁亞密舉行了一場活動,期間於 200 位來賓面前,焚燒著名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一幅名為 Sinister Ghosts 的作品,並將原畫圖像轉化成 1 萬個 NFT 出售。墨西哥政府表示,此舉可能觸犯故意損壞藝術文物的相關法例;藝術史學家和專家更警告,這可能是個騙局。

NFT 的 Play To Earn,是打機賺錢還是龐氏騙局?

「打機」賺錢已不是新鮮事,近年有電競行業,更早則有代客「練功」、買賣虛擬金錢和道具等。不過對業餘玩家而言,近年出現結合區塊鏈技術、讓人們賺取 NFT 的 Play To Earn(P2E)遊戲,可能才是真正的賺錢門路。不過,部分玩家及研究人士對這些遊戲是否龐氏騙局存有疑慮。

【消失的香港建築】德國會所:殖民時代的上流娛樂場

若曾經歷 50、60 年代的香港,便有機會見過一棟充滿殖民地特色的新古典主義建築 —— 德國會所。經歷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也經歷過日佔時期,從德國上流社群的聚腳點,變成聖若瑟書院的校舍,隨著 1962 年拆卸,它背後的故事也漸漸被忘記。今集「消失的香港建築」,建築師黎雋維就帶大家回到過去,看看這棟風光一時的德國會所。

【短片】NFT藝術 再現消失的香港建築

面臨清拆的古蹟,固然是保育行動的焦點所在,但那些已經拆卸的歷史建築,是否除了「懷舊」和「哀悼」之外,便再沒有討論意義?研究香港建築歷史 10 年的黎雋維,就決定展開一個不一樣的保育行動 —— 用 NFT 藝術品的形式重構舊建築,在數碼世界將之永久保存,再將得益重投研究。

Moyahsi:物罕不一定會貴

目前為止,許多 NFT 價值論都是基於「物以罕為貴」的原則,尤其結合了加密貨幣的區塊鏈技術,使每一個 NFT 都有獨特的編號,可以視為獨一無二的藝術品。然而「物罕」只是「貴」的其中一個條件,還不是必要條件,更不要以為是充分條件。這個世界有許多東西都很罕有,但不代表一定擁有高價值。

狂熱漸退,重新思考 NFT 的價值

有人會用 17 世紀荷蘭的鬱金香狂熱(Tulpenmanie)類比現時的 NFT 熱潮,認為遲早爆破。當然,前者是物理形式、無法永久保存的鮮花,後者是虛擬、非同質的產品,兩者未必可以直接比較。可以確定的是,在大起大落瞬息萬變的 NFT 市場,花錢買了產品也不能確保日後可以獲利。「華盛頓郵報」指,近幾個月不少 NFT 收藏家已因數碼資產價值成疑,蒙受損失。

加密貨幣:解決問題或是問題本身?

最近加密貨幣市場慘淡,比特幣由去年最高價位跌超過一半,數小時內市場損失數十億美元;穩定幣似乎不太穩定;一個主要交易平台警告用戶其加密貨幣資產未必安全。以往被視為通脹對沖工具或電子黃金的加密貨幣,在不穩的經濟環境下,投資價值和用途開始受質疑。

鴻若遠:從 NFT 造假疑雲 一窺 NFT 市場日趨盂蘭盛會化

這些項目愈出愈多,感覺上好像每個地區街口,都有新 NFT 在發行,活像盂蘭節的神功戲一樣燈火鼎盛。神功戲還好,反正是做給遊魂野鬼看的,若因湊熱鬧而隨便投入 NFT 的話,恐怕就像坐在神功戲戲棚內,以為全院滿座,冷風從背後吹來,回頭才發現,就只坐著你一個活人。

鴻若遠:NFT 恒大化 —— 個個都 NFT!唔通真係個個都 NFT 咩?

當構思是否入手一款 NFT,最主要得考慮之問題,是這 NFT 本身是否有可轉賣的價值。你可以不考慮其藝術成分,但最起碼它的知名度,能讓它可以賣給超越你個人文化或種族的人。這個 NFT 的認受性和知名度,一旦只局限於某一特定階層、媒體、語言的同溫層,就意味著轉手可能存在一定難度。另外就是它推出的數量,要是量太多,無法全部售出,就很可能進入了死亡狀態。

NFT 熱潮焫著地球,加密藝術如何走低碳路?

你願意支付多少錢在一塊石頭上?有人出手就十分闊綽,以天價 400 枚以太幣買入一張虛擬的石頭 Jpeg 圖檔,創下非同質化代幣(NFT)藝術品系列 EtherRock 的最高價格紀錄。這塊不可捉摸的石頭貴得令人咋舌,同時也讓地球沸騰起來。有研究指,每件 NFT 藝術品平均帶來逾 200 公斤碳排放,已引發環保爭議。

NFT 熱潮,藝術市場出現鬥快標記遊戲?

在 Copy and Paste 的網絡世界,人們能輕易獲取一幅網上發佈的數碼作品或照片,複製或下載,便可以生成無數一式一樣的畫像。通過區塊鏈技術,則能賦予 NFT(Non Fungible Tokens,不可代替代幣)加密數碼藝術作品獨一無二的標記,確保其稀缺的特質。不過迎接 NFT 熱潮的同時,藝術家們也許要開始擔心有沒有人會搶先取用自己的心血,轉化為 NFT 作品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