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

|共94篇|

北韓導遊新問題:中國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即使在北韓亦如是。總部設於美國的朝鮮新聞(NK News)報道,自 2018 年中朝領導人舉行一系列峰會後,兩國處於當代所未有的良好關係。年半至今,到北韓旅遊的中國人數量激增。保守估計,單是今年已有 35 萬中國遊客到訪北韓。儘管北韓當局可能藉此賺取大筆意外之財,但有限的基礎設施,因人滿為患而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

脫北少女「中國夢」破滅 —— 禁錮、販賣、網絡性愛

脫北者的夢想,可能是抵達南方的自由、民主國度。最起碼,亦要在異國求得溫飽,擺脫昔日在北韓的艱苦生活。但對取道中國的脫北少女而言,等待他們的卻可能是人口販賣者。化名金藝娜(音譯,Kim Ye-na)、李真姬(音譯,Lee Jin-hui)的 22、20 少女,分別在去年 11 月及兩年前,在中國東北遭人口販賣者禁錮,強迫從事網絡性愛。

少年金正恩從大革命學到的一堂課

早前傳出北韓因美朝峰會破局,處決多名負責官員。事件仍未被證實,但繼承金氏政權的金正恩,無疑一併繼承父祖的極權統治。近日,「華盛頓郵報記者」Anna Fifield 出版新書 The Secret Rise and Rule of Kim Jong Un,揭露金正恩童年時期的成長細節、如何從小培養成暴君。

糧食援助北韓 —— 金正恩真正關心的事?

北韓近日傳出嚴重乾旱,導致糧食供應危機。為此,南韓宣佈提供價值 800 萬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時值北韓核問題膠著,南韓及其他國家的人道援助,會否成為改善契機?假如有此「幻想」,或許過於天真。長期報導北韓消息的記者 Bradley K Martin,於「亞洲時報」撰文分析 —— 對金正恩而言,沒有任何事情比鞏固金氏統治更重要。

項明生:回到北韓

從來沒有這麼多人這麼緊張我去這地方。「千萬小心,一定要平安回來呀!成村人等你開鏡啊!」電視台高層比我母親更緊張我的安危。「你可不可以取消這趟旅遊?其實你不去更好!」出發的早晨,家人還在不停勸說我。但是,我對異域,從來沒有任何免疫力。何況是久別重逢。平壤,我回來了!

北韓人的「宗教」:每週一次的自我批評小組

覺得自己行事有誤,我們可以自省,或向身邊人尋求指點、意見。假如有人定期舉辦聚會,讓你三省吾身,對個人應該大有裨益。世上確有這樣的聚會,假如想參加,請到北韓。然而,參加「自我批評」大會的北韓人,必須徹底否定自己,以達到組織要求。

制裁之下,北韓全球餐飲帝國何去何從

在處處都是制裁的北韓,為了賺取外匯,還在亞洲、俄羅斯及其他地區遍佈幾 130 家,與本國有關連的餐館。然而,澳洲廣播公司報道,本年開始,北韓在各地經營的餐館,即將受制裁所衝擊。聯合國於 2017年 禁止各國向北韓國民簽發工作簽證,今現時不少人的簽證開始到期,即將無法在外工作。

要領袖「千秋萬代」,靠俄國科技

美朝第二次峰會無協議告終,金正恩隨後留越南繼續訪問,並到訪越南國父胡志明陵墓。即使金正恩出國外訪經驗甚少,向一具經防腐處理的共產領袖遺體致意卻絕不陌生。因為其父親金正日、祖父金日成「永垂不朽」的遺體,亦安放於錦繡山太陽宮。無獨有偶,兩國三名領導人的屍體防腐工作,最初均由為保存列寧屍體而成立的莫斯科「列寧實驗室」專家負責。

越南改革模式,北韓能仿效嗎?

第二次美朝峰會即將在越南河內舉行。有評論認為,在美國角度,同為共產國家的越南,是北韓日後發展的學習對象。然而,北韓要仿倣越南經濟模式並非易事。「亞洲時報在線」的東南亞專欄作家 David Hutt 撰文指,北韓如要複製越南的市場改革,將會遇上各種阻礙。

由奴隸建設的兩韓關係

自兩韓領袖會面以來,南北韓不斷互相釋出善意,關係愈趨改善。繼早前韓朝互贈柑橘、松茸後,雙方日前宣佈建設連接兩國的鐵路和公路項目。基建項目意味需要投入勞動力,但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北韓的經濟建設,一直以來均依賴奴隸式的勞動制度。然而,在這件事上,專注與朝鮮建立良好關係的文在寅,似乎對朝鮮的人權狀況有所迴避。

假如兩韓和平統一,美軍應留守嗎?

南韓總統文在寅上月到訪平壤,並與金正恩簽署「平壤共同宣言」,呼籲結束敵對關係。兩韓領袖年內三度會面,和平似有降臨半島之勢。假如韓朝真能實現和平統一,那又是否代表此前一直駐韓,以防朝鮮南侵的美軍部隊,已完其成歷史任務,應揮師回國?

方俊傑:「北寒諜戰」—— 填充一本南韓近代史

當文在寅與金正恩稱兄道弟之際,真應該看一點韓國電影。看「與神同行」沒有用,應該看這齣冷門得多的「北寒諜戰」。沒有喪屍沒有地獄沒有炮火,只有一連串對白,但如果你對歷史或政治或國際關係有少少興趣,應該可以看得投入。

向南韓學習,「北韓製造」化妝品正在抬頭?

隨著兩韓首腦多次會面,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對外態度漸變親民,北韓政府似乎也一改過去的封閉作風,加快步伐邁向國際。平壤一家新改建的化妝品工廠聲稱,其自家品牌與國際奢侈品牌質素相若,並對「北韓製造」的前景相當樂觀。但事實上,海外媒體關注的,不是「北韓製造」的化妝品去到何等水平,而是他們一再提升的公關技倆。

美化他的政權,是非常錯誤的

美朝峰會、南北韓首腦 3 次會面的擁抱與握手;草帽汗衫巡視工廠的開朗笑容,殘暴不仁的獨裁者金正恩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形象是胖得有點可愛、親民、願意拋出橄欖枝,在不久將來更會到訪南韓的「好人」。然而,此種想法極度危險,一些南韓人已醒覺,認為文在寅政府正粉飾北韓領導人獨裁者形象。

「金主」階段崛起,北韓轉營關鍵?

自 6 月底以來,金正恩頻頻參觀國內工廠農場,而非過去的軍隊、武器實驗場。其舉動被解讀為,在制裁壓力下發出信息,以行動表示實現經濟繁榮的願望,說服美國放寬制裁,並向國民展示關注國家經濟復甦。不過,市場經濟的發展,早在這個打著社會主義旗號的國家萌芽。部分人更因而「先富起來」,成為現時北韓經濟復甦的關鍵之一。

分裂 70 年,兩韓語言都不同了

兩韓領導人剛決定下月第三度會談,希望達成終戰宣言,有言論更指最終希望達至統一,惟分裂已有 70 年,實際上就有如孿生兒分開教養一般,發展也有所不同:南韓愈來愈多地方使用國際用語,而北韓則保留固有用語,並極為注意某些政治敏感詞語。南北韓首腦峰會後,兩地之間經濟文化交流增加,隨之而來,兩韓之間語言障礙也更為明顯。

連接兩韓美好將來,鐵路重啟指日可待?

在南韓固城郡有個空無一人、已經廢棄了的鐵路站,最後一次有人到達這車站已經是 2007 年的時候 —— 這個車站是豬津站(Jejin station),位於南韓最北處。人們或許很難想像這被封鎖的車站,有一天能夠影響兩韓的政治和經濟,甚至解放北韓,但在此之前仍然面對著一些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