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隱

|共57篇|

威尼斯減遊客之法:變為完全監控城市

疫情下,備受遊客喜愛的威尼斯不再人滿為患,當地人不用與他人共享城市,得以重新感受久違的安靜。為保護城市免於再次受遊客過多問題困擾,該市市長正加強人群管制,以科技「解決」問題,包括在遊客不知情的情況下收集其電話數據,又動用數百監控鏡頭,防止出現擠迫問題。當局更計劃明年夏天在關鍵入口安裝閘門,遊客必須提前預訂及付費,才能在當天入場,而且名額有限。

紐西蘭「反起底法」的平衡世界

據「華爾街日報」在 7 月 5 日報道,由 Google、Facebook、Twitter 等科技巨企組成的「亞洲互聯網聯盟」(AIC),於 6 月去信香港政府,警告當局若繼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修訂(民間又稱「反起底法」),該聯盟憂慮或會停止在香港提供服務,以免令員工墮入法網。誠言,有些西方民主國家都設有類似的「反起底法案」,關鍵是如何在資訊權與個人私隱間取得平衡。

蘋果捍衛消費者私隱,反扶植對手鞏固數據霸權?

蘋果在最新作業系統 iOS 14.5 中,禁止讓其他 App 開發者透過蒐集其十億用戶數據的方式來設計度身訂做的廣告,行政總裁 Tim Cook 聲稱這是為保障消費者的私隱權益,但實際的結果,更可能是迫使其競爭對手如 Facebook、Google、騰訊、抖音等,加速鞏固自己的數據霸權。

安心出行(新加坡版),如何為高科技監控開路?

港府近日又絞盡腦汁要市民安裝「安心出行」,但普羅市民就是不敢安心;相比之下,新加坡人普遍都輕易就範,就算警方被揭可查閱數據,最終仍沒有引起太大爭議。獨立記者韓俐穎(Kirsten Han)文章便分析,事件一再反映新加坡私隱意識薄弱,在疫情爆發前,高科技監控就已經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

法國 24 條:「安全法」是保護人命,還是箝制自由?

本週二,法國國民議會通過執政黨提出的「全球安全法案」,以加強打擊罪案及恐怖主義,但當中第 24 條訂明,禁止以任何方式及在任何媒介,發佈能夠識別「警員或憲兵」並「意圖對其造成身體或精神傷害」的圖像,違者可被判監禁 1 年及罰款 45,000 歐元。大批人士質疑,此法實際上擴大警權,阻止傳媒監察日益嚴重的警暴問題,妨礙新聞自由。

唐明:切掉多少雞屁股,也關自由事?

中國的魔幻日常,表現在這種不分官民,都樂於挖空心思,以求令其他人,或者其他生命(譬如麻雀等動物)受到最大限制的傾向,簡單而言,就是要和自由作對,要限制其他人的意志自由、行動自由,或者生命自由,包括吃得下多少飯菜,以及雞屁股可以切掉多少的自由。然而,愈是不自由,不但吃多少飯會受管制,也愈有吃不飽飯的危機。

抗疫戰下的監控經濟

武漢肺炎導致百業蕭條,但卻令少數人發大財,例如化驗商、生物科技商和監控工具商。近日有香港傳媒就報道,港府在沒有招標的情況下,向 3 間化驗所採購共 2 億元的檢測服務;政府還計劃推行全民檢測,引來不少民眾質疑 DNA 樣本會如何處理。有學者就指出,私隱和健康並非二元對立,人們亦應關注監控經濟(surveillance economies)的反民主特質。

DNA 資料庫:專家在擔心甚麼?

有醫學專家認為增加檢測量,可減低出現超級傳播者的機會,對抗疫工作有極大幫助。可是也有人擔心,政府會借機建立秘密 DNA 資料庫,配合生物監控系統,打壓公民社會。其實多年來,學界已有很多有關生物監控的討論,究竟 DNA 資料庫為甚麼值得人擔心?

夕立:討厭中國還是要學學中國 —— 「智能都市」的誘惑

正如香港拉倒的「智慧燈柱」,智能城市必須允許個人資料互通,以便更有效率地管理城市,並提高工作效率,若推進到極致就會像內地城市的監控系統。在私隱備受重視的日本,此法案當然會受到質疑。

為了抗疫,放棄私隱可以嗎?

英國日前宣佈,放棄由國民保健署(NHS)屬下數碼部門 NHSX 去建立中央「新冠病毒追蹤系統」,並將與科技公司合作,改用分散式應用程式追蹤接觸者,意味著流行病學專家在查找數據時,只能得到相對較少的數據。儘管有專家擔心,英國現時才改變計劃,假如冬季出現第二波疫情,未必能及時提供有效的追蹤應用程式;但中央追蹤應用程式可能犧牲私隱,亦值得人們深思。

全民監暴:美國的警察濫權資源庫

一些對警暴視而不見的人,會說美國警察更暴力,然後說民主社會都這樣。可是,世界其實很大,民主國家也有很多種警政模式,有些國家警員甚至不會佩槍;美國有警察會因為濫用暴力而接受紀律處分、上庭、定罪;而且,在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得到保障的情況下,民間能夠組織起來,全民監暴,其中一個新的做法就是「警察濫權資源庫」。

中國「例外狀態」:抗疫監控恆常化

意大利政治哲學家阿岡本上月撰文,警惕意大利政府可能藉武漢肺炎疫情的「例外狀態」,推出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並成為恆常管理模式。意大利的狀況會否如阿岡本所言,或需日後另行審視。回頭察看中國,英國「衛報」北京分社社長 Lily Kuo 認為,因疫情關係,已活在「例外狀態」一段時間的中國人,正適應政府更深入的監控。

抗疫人權:強制隔離如何做到合乎人權價值

要阻止武漢肺炎繼續肆虐,首要任務是堵截社區傳播鏈,其中一個法寶就是把高危群組作強制隔離檢疫。無疑,強制隔離會令一些受影響的人不滿,同時,別有用心的政府會以抗疫為名,進一步壓迫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加強社會監控。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法學院 Morgan Shimwell,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闡明強制隔離政策應如何遵守人權界線。

【武漢肺炎】公佈患者行蹤,更要公開樣貌和外遇嗎?

南韓總統文在寅本週宣佈國家進入「抗疫戰爭」。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在韓國持續蔓延,政府正向公眾推出疫情警報系統,好讓人們得知附近有沒有受感染者。然而,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政府警報所載的信息,有暴露病人私隱的可能,導致尷尬情況發生。

陶傑:最後只有一招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種種姿態,加上網絡混亂,武肺危機絕對不是病毒本身,而是 21 世紀網絡世代第一次大型的綜合危機。以中國而論:多年來聲稱以大數據、區塊鏈、人臉辨識等,監控人民行蹤,令中國提早進入 1984 的小說世界。但此次防疫,中國完全沒有提到所謂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和天眼等高科技工程有何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