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

|共30篇|

人臉識別爭議,下一站……法國?

法國政府擬在明年春季前推出手機應用程式 Alicem,讓市民透過人臉識別系統登入使用接近 500 個政府網絡資源,倘若成事,法國將是首個在政府服務上運用相關技術的歐盟成員國。然而,有公民權益組織擔心,當局是打著「方便大眾」的旗號,侵犯個人私隱,藉以監控國民。

暴政受害者:最大傷痛是難再信任他人

柏林圍牆倒下已有 30 年,但東德獨裁政權下的受害者仍舊接受 2 星期一次的小組治療,他們是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GDR)數百萬公民之一。該政權一直全力監視及控制人民,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會竊聽及跟縱公民,秘密警察用蒸氣開信件、在牆壁上鑽孔,還有近 20 萬個非官方告密者,以及數十萬個別消息來源,篤朋友、鄰居、親戚和同事灰,令當時人民的社交圈分崩離析,對人的不信任持續到今天。

生產過剩與警察國家的誕生:當警隊成為一門大生意

由香港政府針對反送中運動,到西班牙政府對加泰隆尼亞獨派示威武力鎮壓,再到之前美國牽頭全球反恐戰爭,種種跡象都顯示世界各國有走向警察國家的趨勢,例如警察在裝備、訓練、思維都變得軍事化;在生活各方面,尤其網絡平台上,監控變得愈來愈嚴密;警察濫權問題亦在惡化,成為法律制度以外的特權階級。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社會學大師 William I. Robinson,去年於社會學學術期刊 Critical Sociology 撰文,以左翼政治經濟,分析為甚麼警察國家現象直捲全球。

倫敦:智能城市變監控城市之路

如果你覺得世界上只有像中國這樣的專制集權政府,才會用臉部辨識技術監控人民,那恐怕是這世紀最大的誤解。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一份報告顯示,英國首都倫敦設有 42 萬部攝影機,僅次於北京 47 萬部,全球第二多。

有人臉辨識,也有反人臉辨識?

在公共和商用層面,人臉辨識技術磨刀霍霍,在明在暗準備大規模應用。小如手機的人臉解鎖,大如中國使用針對維吾爾族的人臉辨識系統,掌握他們的行蹤。美國兩座城市率先提出,禁止警察等公共機構使用人臉辨識技術。但來自政府層面的限制畢竟少數,假若不想被識別,一小部分反抗者和學者正在尋找直接顛覆技術基礎的方法。

【離開教育營後】我們最幸福:新疆版

7 月 30 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副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在記者會上聲稱,大多數原本身在「再教育營」的穆斯林「學員」已「結業」,並且成功就業,現「過著幸福生活」。不過,當局未有在會上就此提出任何實質證據,中國的說法,不僅國際社會、媒體懷疑,身處外國的維吾爾人更不相信。

新疆旅遊北韓化

要到北韓旅遊,遊客必須參與指定旅行團,並跟隨官方「精心策劃」的路線遊覽、在官方「指導」下,與北韓人民作親切交流。中國大力推動的新疆旅遊,正與之「相映成趣」。慕名而至的遊客,立於無處不在的監視環境,可以欣賞同樣「精心策劃」的維吾爾民族歌舞表演。不過新疆另一面例如「再教育營」,則無緣遊覽。

【揹住分數做人】社會信用體系,到底從何而來?

近日,中國政府發佈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綱要」,欲加快建設該區的「社會信用系統」,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制度。這套對全民一言一行「打分數」、鼓勵勞動養家愛國愛黨的系統,其實並非一朝生成。雜誌「經濟學人」的最新一期就刊登文章,簡述了信用評分的源由與未來。

網絡鐵幕:俄羅斯會否成為下個北韓?

1946 年,邱吉爾訪問美國期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說,以「鐵幕」一詞形容蘇聯控制的地區與西方隔絕。近日俄國政府在國家杜馬計劃推動一項法案,賦予政府加強控制國內網絡的權力,即有外國媒體形容為「網絡鐵幕」。「莫斯科時報」亦指,是次草案,旨在建立一個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的互聯網,不禁令人擔心,俄國會否成為下一個北韓。

日本 AI 閉路電視:預測竊案,繼而預知自殺

人工智能(AI)大行其道,如今已普遍應用於智能裝置或汽車的自動駕駛功能,配合無處不在的探測儀器以及龐大的數據庫,陸續有人擔心它最終會成為政府監控國民、鉗制人身自由的工具。不過,日本科研公司心態較為樂觀,相信 AI 仍有無數有益於人的延伸用途,譬如說,預防盜竊案、打擊罪行,甚至預防自殺。

遊戲化職場:以「獎勵」包裝的監控

現代人愛以「遊戲術語」形容日常大小事情,諸如過關、升級、完成任務、成就解鎖…… 流行用語以外,形形式式的遊戲化(Gamification)設計,更隨處可見,表面上能讓員工互相提升競爭力和生產效率,但同時是一套借用遊戲設計的無形監控工具。遊戲元素充斥現實生活,甚至用來評核員工價值和社會地位,最終,人們會否完全依賴和利用遊戲手法,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

如何防止人工智能淪為極權工具?

英國作家 George Orwell 逾半個世紀前名著「1984」,描述極權政府如何利用科技監控人民,此書近年出乎意料重登暢銷書榜,想必與故事中極權惡夢臨近有關。近年屢傳有國家以大數據監控人民,尤其令人疑慮人工智能會否助紂為虐,究竟這樣的未來是否不可逆轉?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危機抽絲剝繭,提出人類反抗極權的可能。

監控中的國民:隨新車附送追蹤晶片

繼嚴密的網絡言論審查到有如「天網」的人臉辨識系統,中國政府正準備將全國監控系統升級,由 7 月起,將實施新的「機動車電子標識安全技術要求」,於汽車擋風玻璃上安裝無線射頻辨識晶片(RFID),或成為另一張強大的車輛追蹤「天網」。中國政府數月前才推出「社會信用制度」,可以想像,當 RFID 系統於全國普及後,「低端人口」可能會連公路的使用權也被奪去。

被禁的人工智能玩具

假如你的子女有日透露,他新相識的朋友,原來是一個能夠互動對話的人工智能玩具,你該如何反應?這種事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一款名為「My Friend Cayla」的人工智能洋娃娃,與兒童「混熟」後會把雙方對話傳送到分析中心儲存,由於有非法監控兒童的爭議,去年被德國政府勒令銷毀。有專家卻認為,這類玩具可用於實現教育理想,如何做好監管工作乃當務之急。

北韓運動員的五指山 —— 無遠弗屆的監視

今屆平昌冬季奧運焦點,除了各項比賽金牌花落誰家外,要數北韓派遣代表團隊訪韓,並隨之而來的冬奧外交。然而,由於一般北韓平民難以出國,而對有機會出國的團體、運動員來說,出國表演、參賽之餘,或許亦是叛逃的大好時機。故平壤政府為防範到韓的各單位中,有成員成為脫北者,將效法以往的措施 —— 重重監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