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

|共22篇|

【揹住分數做人】社會信用體系,到底從何而來?

近日,中國政府發佈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綱要」,欲加快建設該區的「社會信用系統」,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制度。這套對全民一言一行「打分數」、鼓勵勞動養家愛國愛黨的系統,其實並非一朝生成。雜誌「經濟學人」的最新一期就刊登文章,簡述了信用評分的源由與未來。

網絡鐵幕:俄羅斯會否成為下個北韓?

1946 年,邱吉爾訪問美國期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說,以「鐵幕」一詞形容蘇聯控制的地區與西方隔絕。近日俄國政府在國家杜馬計劃推動一項法案,賦予政府加強控制國內網絡的權力,即有外國媒體形容為「網絡鐵幕」。「莫斯科時報」亦指,是次草案,旨在建立一個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的互聯網,不禁令人擔心,俄國會否成為下一個北韓。

日本 AI 閉路電視:預測竊案,繼而預知自殺

人工智能(AI)大行其道,如今已普遍應用於智能裝置或汽車的自動駕駛功能,配合無處不在的探測儀器以及龐大的數據庫,陸續有人擔心它最終會成為政府監控國民、鉗制人身自由的工具。不過,日本科研公司心態較為樂觀,相信 AI 仍有無數有益於人的延伸用途,譬如說,預防盜竊案、打擊罪行,甚至預防自殺。

遊戲化職場:以「獎勵」包裝的監控

現代人愛以「遊戲術語」形容日常大小事情,諸如過關、升級、完成任務、成就解鎖…… 流行用語以外,形形式式的遊戲化(Gamification)設計,更隨處可見,表面上能讓員工互相提升競爭力和生產效率,但同時是一套借用遊戲設計的無形監控工具。遊戲元素充斥現實生活,甚至用來評核員工價值和社會地位,最終,人們會否完全依賴和利用遊戲手法,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

如何防止人工智能淪為極權工具?

英國作家 George Orwell 逾半個世紀前名著「1984」,描述極權政府如何利用科技監控人民,此書近年出乎意料重登暢銷書榜,想必與故事中極權惡夢臨近有關。近年屢傳有國家以大數據監控人民,尤其令人疑慮人工智能會否助紂為虐,究竟這樣的未來是否不可逆轉?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危機抽絲剝繭,提出人類反抗極權的可能。

監控中的國民:隨新車附送追蹤晶片

繼嚴密的網絡言論審查到有如「天網」的人臉辨識系統,中國政府正準備將全國監控系統升級,由 7 月起,將實施新的「機動車電子標識安全技術要求」,於汽車擋風玻璃上安裝無線射頻辨識晶片(RFID),或成為另一張強大的車輛追蹤「天網」。中國政府數月前才推出「社會信用制度」,可以想像,當 RFID 系統於全國普及後,「低端人口」可能會連公路的使用權也被奪去。

被禁的人工智能玩具

假如你的子女有日透露,他新相識的朋友,原來是一個能夠互動對話的人工智能玩具,你該如何反應?這種事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一款名為「My Friend Cayla」的人工智能洋娃娃,與兒童「混熟」後會把雙方對話傳送到分析中心儲存,由於有非法監控兒童的爭議,去年被德國政府勒令銷毀。有專家卻認為,這類玩具可用於實現教育理想,如何做好監管工作乃當務之急。

北韓運動員的五指山 —— 無遠弗屆的監視

今屆平昌冬季奧運焦點,除了各項比賽金牌花落誰家外,要數北韓派遣代表團隊訪韓,並隨之而來的冬奧外交。然而,由於一般北韓平民難以出國,而對有機會出國的團體、運動員來說,出國表演、參賽之餘,或許亦是叛逃的大好時機。故平壤政府為防範到韓的各單位中,有成員成為脫北者,將效法以往的措施 —— 重重監視。

Chester Ho:微信肯表態,肯定有古怪?

Factwire 去年測試了 5 款香港最熱門的中資網購或電子支付程式,指出這幾款程式會將用戶的敏感資料存檔,可用作追蹤、監聽,並轉移到香港以外的地區使用。測試的程式當中包括微信,騰訊當時沒有作出回應;最近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公開批評微信監視用戶,擔心因此洩漏商業機密,這次微信表態回應了,不過當中會否「有古怪」?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誤導智能鏡頭的簡單方法

政府或者大財團大機構在我們周圍佈下天羅地網,既可以是保安,當然也可以用來監控。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有臉部辨識技術,就一定有反臉部辨識的辦法。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最近研究的特殊眼鏡,宣稱可以令臉部辨識技術失效,誤導智能監控鏡頭。原理是根據肉眼辨識和電腦臉部辨識的差異,無須改變臉部影像的基本特徵,只改變影像的像素,就能誤導軟件,將有關信息錯誤歸類。

發展「智能城市」有甚麼好處?

香港政府最新一份施政報告再一次提及要發展「智慧城市」,聲稱將投放資源在創科行業,包括以九龍東作為試點,分享數據、加強人流和交通管理云云。九龍東的計劃第一階段諮詢才於 1 月結束,提及的以手機應用程式協助泊車、巴士到站時間預報等措施,只屬於低層次的基本措施。發展「智慧城市」,美國聖地牙哥便先行一步,大手筆安裝智能街燈。

Chester Ho:不用翻牆了,因為再也翻不了

去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就「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的新修訂公開收集意見,到今年宣布將會強制所有外國網站必須向官方登記,並把伺服器設於中國,否則中國網民便不能瀏覽。過往外資公司要開設中國版網站,只需要新增一個語言版本,伺服器以至客戶資料不用儲存在內地;新政策實施後,中國版網站的伺服器必須設於中國,代表官方可以隨時查閱儲存的信息,甚至關閉網站。很多行家都預期,中國政府持續收緊網絡自由,在不久將來便會把翻牆軟件完全封鎖,然後建立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實際上就是中國內聯網,屆時防火長城也可以完成歷史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