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

|共8篇|

告別百年傳統,日本銀行業逐步棄用印章

日本銀行業終於放棄了它們其中一個最古老的傳統行規。過去,日本國民在銀行開設賬戶或提取資金,都規定要使用個人印章,即所謂的判子。從日本幕府時期開始,判子被沿用至今,但礙於技術層面沒太大演進,已跟不上今日的金融科技革命。日本有部分大型金融機構逐漸醒覺,如今正改革體制,試圖摒除文件工序,提高效率,跟這個久遠傳統分道揚鑣,迎合年輕一代。

內蒙古:淘「比特幣」的好地方

比特幣問世以來,由於難監管、易炒作,價格波幅極大,近日中國政府終於出手整治。但全球仍然有人相信比特幣這個淘金潮。當中不只投機的炒家,還有在比特幣「礦場」裡默默工作的「礦工」—— 挖金傳奇就發生在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場」,內蒙古鄂爾多斯。比特幣是一個建立於虛擬世界的採礦機制,不需要重型機器,它唯一的工具,就是電腦。採礦的成本包括修理損壞或過熱的電腦,以及難以想像的龐大電力開支。這就解釋了「礦場」何以都選擇在臨近水力發電站的四川以及煤電產能豐富的內蒙古了。鄂爾多斯本是中國著名的煤炭之城,但隨著數年前煤炭價格下跌,採礦場相繼倒閉成廢墟。現在的鄂爾多斯,又正因為擁有廉價的煤炭資源提供電力,又迅速轉型為比特幣之城。「礦工」不走,不代表他們對比特幣有多大的信心,可能只是心中的黃金夢未散。

比特幣還有沒有前景?

比特幣的價格一向大上大落。2013 年底,其價值從 100 美元急升到 1,000 美元;今年 5 月初,一個比特幣價值 1,500 美元,到 9 月初時一度升至 5,000 美元以上 ,但中國一聲嚴打比特幣,關閉中國國內多所比特幣交易所後,價格立即下跌近 5 成。正因其大上大落,令不少投資或投機者躍躍欲動,寄望單車變摩托。近年招致滿城風雨的比特幣,到底所謂何事?

藝評:試評「西邊碼頭」——回歸慶典下的冷酷異境

那夜,筆者與其他觀眾在門前靜待入場。當時烏雲密佈,在前身為牛隻中央屠宰場的牛棚藝術村內,在略為破落的紅磚瓦頂小屋之間,不知怎的,氣氛帶一點沉重。突然間,天空傳來轟轟巨響,工作人員解釋這是國慶煙花匯演的花火聲,大家才恍然大悟。然後,開始下雨了,愈下愈大,眾人魚貫入場。場內一片黑暗,在頭上的是黑壓壓的木造橫樑、斑駁的紅磚,演出還未開始,場外場內的氣圍已把觀眾帶進那一個冷落、殘酷、帶點原始性的西邊碼頭。

在劇作中,我們充分體會到世界以交易為規則,但亦充分感受到交易背後,人類將會失去愛與希望。人們的精神狀態也必如西邊碼頭一樣,冷酷而破落。

陶傑:王健林帶錢翻牆

中國大陸首富王健林積極走資,當初愛國的中國民間熱烈歡迎,以 26 億美元收購 AMC 院線、以 5 億投資英國遊艇公司「追日人」(Sunseeker),並通過 AMC,進一步收購英國奧迪恩院線(Odeon & UCI Cinemas)另耗 12 億,還收購了美國的一家獨立電影製作公司「傳奇娛樂」。

生物認證印式難題:有手指無指紋?

繼連夜廢大鈔後,印度再來激進改革,推行全新電子認證系統「Aadhaar」,由購物買票、銀行服務到分派配給,均可用虹膜及指紋辨識身份,最終讓全國 12 億人民都得到身份證明,並享受新時代的高效率。惟原意雖好,卻不切實際,皆因活在先進城區的官員,忘了網絡殘缺的鄉村,以及肢體殘缺的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