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共61篇|

匯通天下:中國人何以跑到尼日利亞開銀行了?

中國近年矢志拓展在非洲地區的影響力,例如透過貸款和基建項目,獲取珍貴天然資源,進佔當地龐大的市場,並解決國內勞動力和生產過剩的問題。直到 2019 年,中非貿易額高達 2,000 億美元,非洲中資企業超過 1 萬間。即使中國近年受債務問題困擾,亦無改對外國策,雜誌「外交家」近日就刊登評論文章,分析中國的下一個目標:非洲的金融體系。

追求財務自由,先從小學習金融知識

「財務自由,提早退休」(Financial Independence and Retire Early,FIRE)近年成為亞洲年青人的目標。加上疫下工作不穩定、生活成本高昂等問題,促使人們轉以投資工具賺取更多收入,希望終可掙脫金錢束縛,隨心所活。但不少人為求更高回報,在缺乏基礎知識下胡亂投資,反離財務自由愈來愈遠。有學者就希望向年輕一輩教授金融技能,讓人從小學會管理資金,以應付日後所需。

無休止的全球化:擁有寬廣的未來?

在香港,我們很容易見到美國快餐店、英國銀行、日韓家電,甚至足不出戶就欣賞到世界各地的影視娛樂,全球化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關鍵詞。在學校裡,我們會概括理解到,全球化就是科技進步,人類活動不再受地域限制的現象。美國經濟史學家 Marc Levinson 就撰文解說,全球化演進其實來得複雜,而第四波全球化亦已展開。

疫情造成樓市失控,老弱殘將流離失所?

根據「華爾街日報」,美國於 2020 年 4 月正式走出衰退,結束始於去年 2 月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緊縮,創下兩個月擺脫衰退的紀錄,為有記錄以來最快。這本該是值得慶賀的現象,但實際狀況卻令人憂心。因為就像病毒奪走的多半是「老、弱、殘」等人性命,這波因為疫情而造成的經濟變化,也正在剝奪全球最底層人民的基本生存權。

疫情加劇全球貧富差距,樓價成各國央行穩定金融關鍵

當 2020 年新冠疫情首次爆發時,許多人認為這將會像 2008 年的金融海嘯一樣,帶來十年一度的經濟大洗牌與財富重新分配。極少有人會預料到 18 個月後的今天,全球貧富差距竟然是加速走向極端,其中的關鍵就是急遽上漲的樓價。

數碼人民幣跟實體人民幣之別

去年 10 月,深圳 5 萬居民加入中國數碼人民幣首次公眾測試。截至現時,中國六大國有銀行,加上民營的網商銀行,都已加入相關測試。「經濟學人」報道指,數碼人民幣發展至今,有人提出其三大作用:加強政府監控、加強控制貨幣政策,以及挑戰美元地位。不過,嶄新的數碼版人民幣,事實上跟傳統人民幣分別可能不大。

歐盟可持續金融分類法,有助綠色投資?

歐盟上週三發佈「可持續金融分類法」中的氣候變化部分,對何謂真正的「綠色」投資作分類。法案將於明年落實,決定哪些經濟活動可以被標記為可持續投資。這個綠色標籤系統將覆蓋歐盟 4 成的上市公司,佔歐洲的碳排放量約 8 成。然而,燃氣發電、核能或農業等仍有爭議的活動,歐盟則懸而未決。

Ryan Fung:ESG 強制披露,代表世界更環保嗎?

不過香港仍有一班專業人士去補漏拾遺,在「考第一特首」喊口號前,港交所和證監會早已行動,前者要求上市公司做 ESG 報告,並收緊要求,讓公司進一步披露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後者則建議要求基金經理在投資及風險管理流程中,考慮氣候相關風險及作出披露,並為此進行諮詢。

華文華武:李嘉誠也重視 ESG,這次不一樣?

環球金融也要配合地方智慧,方可以在資本市場逢兇化吉。國際評級機構穆迪(Moody’s)就決定在大中華的 ESG(環境、社會及管治)市場押注,罕有入股香港金融科技初創公司妙盈科技(MioTech),運用其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監察大中華企業風險,從風險管理角度應對萬變的大中華政經環境。

香港沒落?首爾能成金融中心嗎?

「國安法」實施,影響香港投資環境,有評論指香港不再是外資天堂,部分外國企業亦開始把業務遷出,例如香港美國商會有四成會員表示希望離開。一些亞太區大都會正磨拳擦掌,矢志挑戰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其中常常被提及的,是南韓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