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共33篇|

曾坐穩全球銀行龍頭寶座,德銀壯士斷臂

2019 年剛過一半,德國金融業龍頭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就拋出震撼彈:3 年內裁員 18,000 人,剝離高達 740 億歐元的風險資產。關閉虧損的股票交易業務,並縮減債券及利率產品交易業務;將在內部設立壞帳銀行部門,專處理前述不良資產。光是整頓費用就將砸下 74 億歐元。

石 Sir:英國虛擬銀行

這些新式銀行的部分創辦人,正正是因為受不了傳統銀行的不濟,而推出自家銀行,以靈活機制提供切合日常需要的服務,衝擊落伍的傳統銀行,固有 Challenger Bank 之名。提供的服務因切合日常需要,不少都辦得有聲有色,在較年輕的人口中,頗受歡迎。

留日之後,轉賣戶口予不法者

「西日本新聞」報道,部分在日留學生及技能實習生在回國前夕,把銀行戶口賣予他人,被用作電話詐騙等不法行為。光是九州的地方銀行,涉及犯罪而被凍結的外國人戶口,在 2017 年度就有約 70 宗。金融機構怕被誤會,把此事視為歧視,僅作呼籲而不敢直擊核心。但日本從 4 月開始擴大輸入外勞,令人憂慮情況將會惡化。

失守全球十大,年內貶值 4 成,騰訊跌破科網股紀錄

從去年增長 1 倍有多的「股王」,到今日市值回落近 4 成的科網大輸家,如此戲劇性的逆轉,令騰訊陷入未知的滑落恐慌,有分析指由於投資者的恐慌情緒,騰訊或會持續被拋售。中國科網巨頭的頹危之勢,綜合內憂外患,也正好對照了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人民幣轉弱的負面氣氛,再度響起明確的警號。

殘酷現實:儲得了錢,儲不了購買力

清朝典籍「嶺南叢述」記載了一個白蟻食銀的故事:康熙年間負責鹽務課稅的官員發現,部分庫存的白銀突然消失,其後發現白銀為白蟻所食。儘管一些地方風俗誌,記載的事件未能確定真偽,但若放在現代人的儲蓄狀況上,卻是另類的「事實證明」:假如只把賺到的錢鎖進夾萬、低息儲蓄戶口,日子過後,存下的錢卻會一點一點地「消失」── 貨幣的購買力,往往隨著通脹而下降。

死守傳統又要維持豪奢門風,高盛面臨衰退困境

武俠小說中常提到,一個人武功招式最強之處,往往也是他弱點所在之處。例如「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吸星大法令人聞之色變,最後自己卻遭其反弒。有趣的是,這個道理套在當代企業管理上竟也無比適用。作為華爾街的指標之一,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近來的表現正印證了此理。其三大營收主力:固定收益、貨幣與商品部門,2017 年第 4 季的收入跌幅不僅超過其他同業,還出現 6 年來首次單季虧損。高盛甚至在財報上坦承「未來充滿挑戰」。

石 Sir:慘兮兮的英國經濟

英國政府不得不承認,過往幾年預計的生產力增長並無發生,儘管就業增加了,對經濟增長幫助亦不大。早前我自己才想了一下,到底英國的未來經濟動力主要是甚麼?我們知道美國有資訊科技,德國有工程機械,法國有名牌消費,中國有泡沫山寨,英國有甚麼呢?

新人事新作風,通用電氣也學會「斷捨離」

作為美國其中一家規模最大的綜合企業,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近年業績一直陷於泥沼,但剛在 8 月上任的新行政總裁 John Flannery 卻高調地對投資者保證:「GE 將會變得不一樣。」明白到一己之力難以扭轉頹勢,因此,翻身之道在於「斷捨離」,他的計劃是令 GE 變成一家更小、更簡單而且更有效率的公司。John Flannery 不但將 GE 的全年盈利目標大幅下調 3 分之 1,更明言公司將會退出高達 200 億美元的非核心業務。「斷捨離」是勵精圖治的開端,抑或只是「出口術」好讓投資者消化壞消息?

白銀:國際貨幣的起源

史上第一種國際貨幣不是美元,而是白銀;不在 20 世紀發明,而是早於 16 世紀通行。史家對全球貨幣起源有多種看法,其中一種為西方視角,以 1565 年西班牙商船隊首度往返亞洲與美洲為起點,又有一種是中國觀點,以 1540 年代明朝帝國大量需求白銀為契機,促成洲際貿易,並誕生第一批世界貨幣。

朱浩霆:投資界女權興起

Emma Watson曾說:「只有 7% 的導演是女人,為甚麼我們不說女人的故事,或讓女人說她們的故事?」。投資界也是一樣,根據基金評級機構晨星(Morningstar)於去年底發表的報告「Fund Managers by Gender: The Global Landscape」,全球基金經理人的男女比例為 5:1。就讓我們說說投資界的女權故事。

兩會召開,金融監管將成今年中國主旋律

一年一度的中國兩會即將於 3 月 3 日和 3 月 5 日在北京召開,繼 2014 年的「區塊鏈」、2015 年的「互聯網+」、2016 年的「新能源汽車」之後,今年的主題會是甚麼?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胡一帆指出:「維穩,將是今年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他表示,由於結構性改革以及房地產市場下行,2017年中國GDP增速將從去年的6.7%進一步放緩至6.4%。但股市將受惠於互聯網產業的持續發展,以及部分價值類股落後回補等效益,整體發展將跑贏其他亞洲國家。

美國加息後,亞洲債市將成亮眼新星

聯合國 1 月發佈「2017 年世界經濟情勢與展望」報告指出,儘管世界經濟緩慢成長,全球貿易投資龜速,但亞洲經濟今年有望保持強勁增長,繼續成為全球亮點。IMF 官員預計,亞洲今、明年的平均增速將保持 5% 左右,高於全球增速的 3.5%。這意味著,亞洲債市今年將有亮眼表現。

陶傑:狂人總統的管治方式

狂人杜林普上台,展開為美國的戒毒癮療法,不足一星期,當然抗議四起,因為 20 年的泡沫化,為了刺激經濟,印鈔放款,量化寬鬆,加上低利率,只造成更大的借貸泡沫,垃圾債券甚至捲土重來。20 年來這種以毒攻毒的方法,令美國的經濟變成一個酒鬼和癮君子。正如 2013 年前英國金融官員端納(Adair Turner)的結論:「我們開了一個狂歡的派對,結果出現嚴重的宿醉(Hangover),我們竟認為治理宿醉的最好方法就是再喝烈酒。結果一切重頭再來。」

杜林普召喚國家主義陰魂再起

從杜林普當選以來,美國資本市場的表現一再跌破眾人眼鏡。從選前的疑慮到選後的激情。正式就任前幾乎所有的投資機構都預測利空出盡,沒想到上任後持續的狂人作風竟讓股市再展雄風。這意味著,冷戰以來影響民主世界長達半世紀的主流,也就是擁抱自由主義的政治菁英們,已無法再統領美國,國家主義的陰魂正藉由杜林普的軀體悄悄復甦。不只是 2017 年,接下來金融市場可能要花上好幾年、甚至是一整個世代才能消化如此巨變所帶來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