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共8篇|

Moyashi:數碼龐克與後數碼龐克

終極而言,「數碼龐克」抑或「後數碼龐克」都是概念工具,重要的是如何捕捉時代的變遷,又如何轉化成文字和影像。從美國到日本再回到美國,由先鋒文學到大眾文化,由逆輸入美國的日本九龍城,再到文化懷舊式的重製,數碼龐克一直在不同人手中變化著。

Moyashi:日本、歧視、還有那被炎上的 Nike

日本的「歧視」是戰後社會的系統性呈現,無論你在運動場上拿多少個獎盃,都不代表你能被「主流社會」接納。外國人還是混血兒都只是標籤的一種,即使你父母是純正的日本人,若你是個 50 歲的獨身女性派遣員工,對於「日本主流社會」來說,你仍是個渣滓。

如何克服「體育堂的陰影」?

多項研究證實,久坐有損身體健康。然而,有些人始終抗拒運動,只因過去上體育堂時留下陰影,讓他們從此對體育「敬而遠之」。這種恐懼其實絕非無藥可治,早前英國「衛報」訪問多名私人教練及心理學家,教讀者正視問題並提供解決良方。

Moyashi:尋找御宅族的犯罪理由

一味歸咎於個人精神的異常性,結果是令人忽略社會與外部環境的關係性,也無助疏理事件的因由。「京都動畫」縱火的犯人是不是御宅族,或者是不是某個角色的愛好者,不是重點 —— 起碼沒有證據證明存在直接關連。在御宅族之前,他是一個縱火犯,消費喜好不能視為犯案的唯一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