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

|共19篇|

陶傑:險境

林鄭月娥一手將香港扯進中國高層的權力鬥爭,也將香港一手扯進美中冷戰,將香港強行綁架,將香港這條船駛入完全不可預知的險境。這個「好打得」的女特首,到底心中打的是甚麼算盤,懷有何種動機,是想中國好還是想送中國共產黨最後一程,真是一個非常非常有趣的問題。

北京以外的六四現場

六四事件 30 週年,每逢提及解放軍的血腥鎮壓,大家定必想到北京天安門。其實當年民主運動遠遠不限北京,北至長春、西至蘭州、南至廣州,示威蔓延各省市,無數學生和市民義憤填膺走上街頭,最終卻在軍警撲殺下犧牲。但受制於嚴密的新聞封鎖,加上大多數外國記者都留守北京,令地方的消息相當零散。

亢泰:可憐的賀建奎

「人民日報」說的是老實話,因為按中國的標準這的確是一個創舉。中國一向所要求的就是「人定勝天」。中國要控制「天」,掌握大權的人比如皇帝,他就是「天子」,他要怎麽就得照辦,如果不符合自然,就要按照他的意願去「改」。現在賀建奎搞成基因編輯人體實驗,更是令人興奮之極,竟然把韜光養晦的政策一時忘記了,洩露了天機。

鄭立:反攻勝利棋 —— 桌遊是正當高尚的娛樂,又可以激發反攻復國之精神

「反攻勝利棋」是台灣 20 世紀 60 年代的早期桌遊,比起「卡坦島」和「狼人」還要早。它被視為健康的娛樂,在棋盤上直接寫行銷語句,說桌遊是正當高尚之娛樂,又可以激發反攻復國之精神,並增進對國家疆土及地域之認識,可見在大部分讀者連細胞都未形成時,台灣人早就已經知道桌遊對社會的益處。

石 Sir:黃秋生的英國緣

上星期一,到英國一個旅遊網站,搜索「香港」的數字,竟然升了 125%!原來當日,英國其中一個電視台,剛推出全新劇集 Strangers。Strangers 故事主要關於一單英國女子在香港被殺,其丈夫來港卻竟發現事不簡單的奇案。故事據說一半場景都在香港,而故事第一集更幾乎全部取景香港。但更讓石 Sir 嚷著要追看此劇,卻是因為黃秋生有份演出。

石 Sir:行使居英權(一)

這個居英權我拿在手中近 20 年,以往既沒特別覺得有甚麼好處,亦一直沒想過要行使。主權移交初期幾年,我在國籍那一欄也是似懂非懂地填寫「中國」的 —— 在英殖時代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愛(中)國教育」:整整一科必修的中史,卻只在世界歷史科中稍提英國,社會科目總是談中國改革開放有多好。那時對中國印象良好,認為自命「中國籍」也很合理。有沒有居英權,那時我也沒有很在意,老婆也是在跟我結婚好幾年後,才知道自己嫁了個拿英國護照的「鬼佬」。

中國盜賊帝皇史

「自秦以來,凡為帝王者皆賊也」一句出自清唐甄,專指「無故殺人之天子」;而日本史家高島俊男在「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中国の大盗賊)一書所說的盜賊,則是名副其實的盜賊集團,以暴力劫掠為營生。縱觀中國歷史,其中不少壯大以後統一中原,得以建立「盜統」,並粉飾以知識分子的「道統」,由秦時劉邦、元朝朱元璋到近代毛澤東均是「盜賊皇帝」,分別僅在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毛鄧之後,習思想也快要上線啦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將於今秋在北京召開,大會中選出新一屆的中央委員會,隨後中央委員會將舉行會議,選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習近平現為中共「核心」,總書記一職毫無懸念。不過,習近平讓人世界關注的,是其集權作風,勢重回毛澤東與鄧小平的集權軌跡。還有一點有趣的現象,政府的宣傳機器,正把習近平塑造成新的社會主義思想家。

中國有幾多人?

「你讓 13 億人民不高興!」這句話不止有求證難題,可能還有資料錯誤。據旅美人口學家易富賢分析,中國近 20 多年來大幅高估出生率,按其估算,中國截止去年底共有 12.9 億人口,印度以 13.3 億國民取而代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而受一孩政策所累,中國社會邁入高齡化的速度冠絕近代史上所有地區,預計當 2050 年退休潮來臨,勞動力劇減之下,中國將陷入「未富先老」的衰退命運。

學者:習總打貪注定失敗,腐敗必致中共衰落

習近平上台後,擺出一副強人姿態,以「反貪腐」為綱,接連拘捕周永康、薄熙來等人,進一步加強對內控制。表面看來,習總正在挽救中共,助平民安居樂業,然而,根據美國加洲學者裴敏欣在其著作「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政權衰敗的動態」(China’s Crony Capitalism: The Dynamics of Regime Decay)指出,習總的打貪行動註定失敗,腐敗必致中共衰落。

共產遺禍:中國「紅色旅遊」席捲全球

中共建國 67 年,經歷幾十年政治鬥爭的蹉跎歲月,多番實踐「社會主義建設」,搞過「人民公社」、「土地改革」,然而,這沒有令中國過渡到共產主義,反之帶來的,是飢荒和無數死傷。結果,中共唯有走上改革開放的道路,雖然中國現在仍在「中國共產黨」治下,實際上,資本早就與西方接軌,經濟踏上自由化的道路。然而,中國人對舊時代那股共產主義色彩依然眷戀——他們不但恆常唱紅歌、跳愛國舞、演樣板劇,有錢的,更會參加「紅色旅遊」(Red Tourism),到各處追憶中共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