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

|共35篇|

香港出身、備受爭議的澳洲眾議員:廖嬋娥

澳洲向來是香港人熱門的移民地點,由去年 7 月到今年 4 月,就有 7,264 人申請移民澳洲,是十多年來新高;根據澳洲總領事館的數字,在澳洲居住的香港人數約有 96,000。這批移居澳洲的港人落地生根後,不少人闖出成就,當中包括去年聲援反送中,到後來被指疑似共諜的爭議人物,澳洲眾議院議員廖嬋娥(Gladys Liu)。

南海爭議前傳:中共贈送白龍尾島予越南

「中國領土一點不能少」,但在中共外交方略之下,卻偶有例外,比如承認外蒙古獨立、確定蘇聯在外東北主權,以及出讓白頭山予北韓。近年,中國屢屢在南海議題上與越南交鋒,這對本來是共產陣營的好兄弟,由昔日「援越抗美」到後來的中越戰爭,多年來關係起起落落。1957 年,在兩國友誼如膠似漆的時候,中共就曾經贈送白龍尾島予越南。

中國抗疫成功?70 年前謊報疫情禍延至今

中國宣稱成功控制武肺疫情後,官方媒體便開始重溫 1950 年代滅血吸蟲病,挽救數百萬性命的豐功偉業。但有英國華裔學者新書揭發,血吸蟲病根本從未被消滅,錯誤的抗疫辦法甚至禍延後代,但宣傳機器捏造事實,即使過了大半個世紀,面對疫情依然重施故技。

1979 年中越戰爭:中共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經歷貿易戰和武漢肺炎危機,中美關係無疑已陷入冰點。兩國在 1979 年 1 月 1 日正式建交,至今 41 年,中間經歷了很長的蜜月期,為中國改革開放創造極為有利的條件,而西方資金大舉流入,也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但在中美建交僅一個月後,就發生了一件插曲:中越戰爭。而出兵前,鄧小平更曾請示美國總統卡特。

1949 年,資本家為何選擇了共產中國?

1949 年中國共產黨奪得江山,但有條件離開的資本家,面對以消滅資本主義為綱領的新政權,為何大多數選擇留下?國民黨倚重的上海企業家劉鴻生,曾經把家人和財產疏散國外,形成風險分散的跨國網絡,但他本人最後卻回流中國,與海外家人訣別,資產亦逃不過國有化命運。康奈爾大學中國史學家爬梳資料,重組劉氏回流背後的複雜動機,側寫出國共交替的時代面貌。

「外國勢力」:來自荷蘭的中共始創人馬林

近年,中共屢屢批評香港反對派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到國安法生效,與外國的交流活動,相信只會愈收愈緊。回顧黨史,中共成立之初,就有一位外國人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甚至主持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可算是中共始創人之一。他就是來自荷蘭的共產國際代表馬林(Maring)。

【社會主義的基督教】中國如何打壓地下教會?

對教徒而言,聖誕無疑是值得紀念,但並非所有基督徒都能隨心過聖誕。位於成都的秋雨聖約教會,早在去年 12 月曾遭政府強行關閉,100 多名教會成員被捕。時至今日,教會成會仍遭受打壓。今年 7 月,教徒李成菊遭行政拘留,至 8 月獲釋。「洛杉磯時報」近日訪問李成菊及一些家庭教會領袖,報道地下教會成員面對的打壓。

1943:另一個香港前途問題

1925 年省港大罷工爆發,時任港督金文泰曾建議倫敦政府發動「第三次中英戰爭」,永久割據九龍新界,遭唐寧街回絕;1940 年代初,中、美、英三方就香港戰後歸屬問題展開談判,國民黨政府在羅斯福支持下,收回九龍新界的提議一度佔上風;1967 年六七暴動之後,英方考慮推動香港民主進程,周恩來以出兵威脅,最終擱置;1984 年,香港人被滅聲之下,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九七易幟。歷史證明,香港前途從來並非內政問題,而是受制於多方角力,2047 期限亦不會例外。中英聯合聲明耳熟能詳,1943 年香港歸屬磋商則鮮見著述,回顧當時談判經過,認識香港前途的形塑動因,相信有助理解香港現時的政治困局。

脫軌的革命:回顧毛澤東時代(下)

中國問題專家魏昂德近作「脫軌的革命」主張,毛澤東時代的衝突主要圍繞兩大組織體系:共產黨的組織體系及蘇維埃計劃經濟體系。中共強調絕對忠誠,不容黨員異議,結果自毀糾錯機制,加劇政策失誤的災難性後果。例如,大躍進期間有大量官僚謊報產量瞞報饑荒,毛澤東固然要負上責任,主因仍須歸咎於黨組織的紀律方式,換言之是結構性問題;至於蘇聯經濟模式,則可說是毛澤東的執迷。

脫軌的革命:回顧毛澤東時代(上)

中共建政 70 周年前夕,習近平打破近數十年慣例,聯同中南海高層高調祭拜毛澤東,而早前國慶宣傳片又著力褒毛抑鄧,加上近日言論多番強調鬥爭,種種跡象似乎暗示毛澤東思想的回朝。適逢史丹福大學社會學教授魏昂德近作「脫軌的革命: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中譯付梓,回顧建政初期的中國,對中共念茲在茲的「不忘初心」或許會有一番啟示。

陶傑:險境

林鄭月娥一手將香港扯進中國高層的權力鬥爭,也將香港一手扯進美中冷戰,將香港強行綁架,將香港這條船駛入完全不可預知的險境。這個「好打得」的女特首,到底心中打的是甚麼算盤,懷有何種動機,是想中國好還是想送中國共產黨最後一程,真是一個非常非常有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