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

|共28篇|

德國公關災難:鼓吹歧視的「幽默感」

從前一名德語老師直接跟我說,一般德國男女對亞洲女性都有誤解,加上對比起土耳其地區的移民,亞洲(東亞/東南亞)女性在德國社會屬非常少數;相比起德國的穆斯林或是難民,東亞或東南亞社群組織比較少及低調,聲音往往受忽略。即使是嚴謹的德國人,一談論亞洲女性就覺得可以放低標準,明目張膽。

中國投資的副產品:新殖民主義與種族歧視?

非洲人民,中國領導人稱之為「非洲兄弟」。乍眼看,中國政府對這片大陸上的兄弟相當照顧,除了近十年來不斷的投資、貸款、甚至免債,近日再宣佈向非洲提供 600 億美元援助和投資。不過,在東非國家肯雅,中國企業及中國人不單為當地人帶來資金技術,同時亦帶來歧視。

職業培訓:教育制度殘缺的環節

但是這種能力導向的理念,引起教師和家長的心理牴觸,他們認為這種分流,其實不是基於學生的個人能力,而是基於其社會經濟地位以及家庭種族背景,亦即隱含的歧視。因此到了 1950 年代末,公立基礎教育的名譽已漸蒙污,被視為是專門對甚少升上大學的少數族裔,勞工階層子弟的「彌補」而已。

鄭立:我不是黑奴 —— 優待與遷就,才是最大的歧視

在當年的美國,白人並不是完全察覺不到種族的問題,他們會刻意安排種族平衡,在電影裡讓黑人當好人角色,刻意強調不同種族之間的溫情,充滿大愛,包容他們。聽起來這沒甚麼不妥對吧?可是在 Baldwin 眼中,相反,這才是最不妥的。賣弄溫情和大愛,雖然是善意,卻是源自覺得黑人是弱勢者,覺得對他們有罪疚感,這些溫情和大愛的背後其實是贖罪行為,表面看似對黑人好,但真正的目標卻是為了自己良心好過。

誰是部落民?

部落民解放由戰後直到今天,已經進行了超過半世紀。如果由 1922 年的「水平社宣言」開始算起,日本近代的人權運動開幕,甚至快達到一個世紀的光陰。然而部落民的平權運動到已進入瓶頸,舊有的平權思維漸漸跟不上社會轉變,需要解放的對象亦在政治與歷史的旋渦中愈來愈難識別。

所謂「大娛樂家」背後的真實故事

傳記片「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近日上映,以歌舞重現出美國 19 世紀著名馬戲團創辦人兼表演者巴納姆(Phineas Taylor Barnum)的發跡過程。電影上映以來好評不斷,不少觀眾讚其歌舞精彩,而當中巴納姆籌組一群久遭大眾以異目相待的能人異士成馬戲團,然後與他們共患難進退的情節更是動人。可是,回看史實,巴納姆或非電影塑造的英雄,而是帶有借剝削弱勢族群而得到聲望的陰暗一面。

陶傑:關小門說歧視

在英國,中國和香港的留學生人數超過 30 萬。但最近一項調查顯示,其中 4 成中港留學生認為,在英國讀書,曾遭受過種族歧視待遇。此外還有為數相當,曾遭到暴力攻擊,但其中有 4 成,再遇到欺凌攻擊之後,不敢報警。

Live Norish:遠嫁北歐之前的心理準備

TVB 節目「嫁到這世界邊端」,讓嫁到當地的香港女性與觀眾分享異國人妻辛酸。有些女士幻想嫁到外國就生活無憂,住大屋,揸靚車,不過現實與理想總有一段距離。來到陌生的地方,語言、文化、工作以及人際交往都是困難重重的。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其實北歐並不如媒體所講的那麼平等、那麼幸福。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有時甚至想食碗魚蛋粉,也只能發夢幻想。

矽谷的歧視文化,滲透到你的手機?

本周 Google 一份內部備忘於網上流出,執筆的員工批評公司追求職場平等,乃不切實際之舉,引起滿城風雨。或許你認為矽谷男女應否同工同酬,跟你這位消費者毫無瓜葛,但網絡顧問兼新書 Technically Wrong: Sexist Apps, Biased Algorithms, and Other Threats of Toxic Tech 作者 Sara Wachter-Boettcher 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直指美國科技界對女性及少數族裔的歧視,早已滲透到其產品當中,影響全球每位用家。

紅眼:大殺傷力玩具

最近看「春嬌救志明」,客串嘉賓多,都不夠玩具多。男主角張志明——即是彭浩翔本人,多年來實在收藏了不少潮物,有些可能真如劇本對白,是男人一輩子總要擁有的。但有些,真是貪過癮。例如 Supreme 去年推出的那塊磚頭,的而且確只是一塊(印上 Supreme 標誌的)磚頭,每塊索價 30 美元,甫推出時全世界大呼痴孖筋。彭浩翔識玩得來眼光真不錯,目前這塊 Supreme 磚頭在 ebay 粗略估計炒價高達 1,000 美元。

潘度琳:逃恥中的不婚女性

日劇「逃恥」憑高收視雄霸日本電視界(第九集於北海道地區錄得 27% 收視,大結局亦突破平均 20% 收視大關),從後趕上已播出四季的人氣劇集「Doctor-X」,創下近年紀錄。「逃恥」的流行程度無疑令日劇再次走到頂峰。

未來報告:一早知你係兵係賊?

美國各州警方逐步引入數據挖掘(Data Mining)及演算法(Algorithm),預測何時何地最有可能發生罪案,當然系統最關注的是「誰」最有機會犯案了。不論在大型群眾活動或防止罪案,其實各地警方早有採用模擬推論,而且也有該區「心水」目標人物,不過用到大型數據系統結合模擬推算,自然又再掀起關注。但說穿了,爭論與系統無關,只是警察誠信能否服眾的問題吧?現在香港警方說要全天候保護朱凱迪,香港人會信這是保護還是監視呢?

Live Norish:北歐傳奇作家 Stieg Larsson(三)

讀「千禧年三部曲」有一個好玩的地方,就是從角色的住處或其經常出沒的地方,大抵就能猜測到該角色到底是忠還是奸。研究「千禧年」的讀者,或許會留意到小説中幾乎所有忠良的角色都住在斯德哥爾摩的南島(Södermalm)。

消失的稱謂:先生和夫人

英國牛津市議會研究新政策,可能取消「先生」(Mr.)和「夫人」(Mrs.) ,理由是這種稱謂會令變性人覺得受排斥。議會計劃加上中性選擇 Mx(讀作 Mix),目前還未決定是否要在所有官方表格中採用這一新增選項。但是評論對這個新建議十分不客氣,認為提出此議的議員十分無能。

【台版明光社】我不快樂 所以你不能快樂?

編按:護家盟是甚麼?不是何韻詩的光明會,恰好相反,是台灣版明光社。全名為「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的護家盟,一直以守護家庭價值為由,強烈反對同性戀。哲人朱家安是哲學網站站長,一直致力用哲學角度反擊護家盟的觀點,曾撰文逐點反駁「反同性婚姻」,深深感覺在台灣人都認為哲學沒甚麼用,他把這個現象歸咎於總是講一些沒人聽得懂的話的哲學家,並立志用最直白的語言講哲學。「護家盟不萌?」是以哲學角度,談同性戀各種話題的書籍。現節錄書中一段以哲學角度,說明社會規範不應由人的主觀意志來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