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

|共41篇|

俄羅斯種族主義,源於無知?

有「現代俄羅斯文學奠基者」之稱的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擁有非洲黑人血統。其黑人外曾祖父 Ibrahim Petrovitch Gannibal,自小從非洲遭綁架至俄國,其後成為彼得大帝的教子兼俄國將軍。直至上世紀大部分時間,俄羅斯仍以普希金與非洲的淵源為榮。然而,有色人種在今天的俄羅斯,受到的待遇似乎相去甚遠。英國廣播公司(BBC)就訪問幾名在俄國生活的黑人,他們在日常生活裡,總有受到歧視的時候。

在華非洲學生的哀歌:中非民間衝突史

近日,廣州政府以抗疫為名,驅趕市內的黑人,致使他們無家可歸,惹來非洲各國的外交抗議,也令中國的醫療外交蒙上陰影。外交部部長王毅為事件降溫,聲言「中非友誼堅如磐石,不會受一時一事影響」。然而,從 60 年代,毛澤東推動「不結盟運動」,大量非洲生來華開始,中非的民間衝突就時有發生。

在印度種姓傳統下抗疫:誰最能夠保持社交距離?

依舊宰制著印度社會文化的種姓制度傳統,嚴格限制不同階級的接觸。究竟如此按階級疏遠距離的安排,是否就有利社會抵禦武漢肺炎?有印度社會學教授觀察指出,確實有上層階級以抗疫為名加強種姓傳統,把眼中「不潔」的低下階層隔絕開來,但賤民及其他基層生活空間窄小,保持社交距離根本是奢談,在病毒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謝絕小孩:南韓的 No Kids Zone

「謝絕小孩」等類似告示,在過去 10 年於南韓的公眾場所愈發常見。現時使用網上地圖搜尋,設為 No Kids Zone 的餐廳及咖啡店,便有數百間之多。不過,近來就連合家歡的動畫片上映,也有些人要求戲院設立「無孩」場次。不少專家開始憂慮,這種安排是否走向極端,變成一種對兒童甚至為人父母者的歧視。

病原體迴避心理:不是歧視,只是天性?

新型肺炎自武漢爆發,並在內地廣泛傳播,而因感染者流竄全球,令人聞「中國」色變。然而,各地亞洲人亦無辜受牽連,遭到嘲諷或攻擊。雖然多國政府及學者呼籲勿要種族歧視,但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實驗及應用心理學系副教授 Joshua Tybur 循科學角度,解釋這份「恐懼」其來有自 —— 那是人類趨利避害的天性。

紅眼:「飛翔吧!埼玉」—— 埼玉獨立運動的政治宣言(下)

故事雖然瘋狂超現實,但對照現實社會,明白的人,會接收到它的奮鬥訊息,不明白的人,都無所謂,就當光復埼玉是一場華麗的鬧劇吧。任何一個不甘受暴政壓迫、踐踏尊嚴的城市,都是埼玉。對抗暴政,光復埼玉。

【勇者無懼】學生記者上庭,捍衛新聞自由

初生之犢不懼虎,年青人面對強權壓迫,意志有時比成人還要堅定。在印尼棉蘭市,北蘇門答臘大學一個學生網站刊登「女同性戀愛情故事」,引起巨大迴響。參與網站的學生其後皆被開除,他們遂與校方對簿公堂,質疑此舉的合法性。當地人亦靜觀其變,看當局審查制度對新聞自由和同性戀權利的限制。

政治問題經濟解決?印尼對西巴布亞管治失效的教訓

來自印尼西巴布亞地區的大學生,上週涉嫌侮辱國旗被捕,遭警方侮辱為「猴子」,激發西巴布亞人上街爭取獨立。省議會大樓付之一炬,大批印尼軍警前赴鎮壓。有澳洲學者批評,非人化的「猴子」稱呼,暴露印尼統治的種族主義本質,而政府試圖以經濟解決政治問題,更無從化解政治危機,把西巴布亞推向管治失效的深淵。

德國公關災難:鼓吹歧視的「幽默感」

從前一名德語老師直接跟我說,一般德國男女對亞洲女性都有誤解,加上對比起土耳其地區的移民,亞洲(東亞/東南亞)女性在德國社會屬非常少數;相比起德國的穆斯林或是難民,東亞或東南亞社群組織比較少及低調,聲音往往受忽略。即使是嚴謹的德國人,一談論亞洲女性就覺得可以放低標準,明目張膽。

中國投資的副產品:新殖民主義與種族歧視?

非洲人民,中國領導人稱之為「非洲兄弟」。乍眼看,中國政府對這片大陸上的兄弟相當照顧,除了近十年來不斷的投資、貸款、甚至免債,近日再宣佈向非洲提供 600 億美元援助和投資。不過,在東非國家肯雅,中國企業及中國人不單為當地人帶來資金技術,同時亦帶來歧視。

職業培訓:教育制度殘缺的環節

但是這種能力導向的理念,引起教師和家長的心理牴觸,他們認為這種分流,其實不是基於學生的個人能力,而是基於其社會經濟地位以及家庭種族背景,亦即隱含的歧視。因此到了 1950 年代末,公立基礎教育的名譽已漸蒙污,被視為是專門對甚少升上大學的少數族裔,勞工階層子弟的「彌補」而已。

鄭立:我不是黑奴 —— 優待與遷就,才是最大的歧視

在當年的美國,白人並不是完全察覺不到種族的問題,他們會刻意安排種族平衡,在電影裡讓黑人當好人角色,刻意強調不同種族之間的溫情,充滿大愛,包容他們。聽起來這沒甚麼不妥對吧?可是在 Baldwin 眼中,相反,這才是最不妥的。賣弄溫情和大愛,雖然是善意,卻是源自覺得黑人是弱勢者,覺得對他們有罪疚感,這些溫情和大愛的背後其實是贖罪行為,表面看似對黑人好,但真正的目標卻是為了自己良心好過。

誰是部落民?

部落民解放由戰後直到今天,已經進行了超過半世紀。如果由 1922 年的「水平社宣言」開始算起,日本近代的人權運動開幕,甚至快達到一個世紀的光陰。然而部落民的平權運動到已進入瓶頸,舊有的平權思維漸漸跟不上社會轉變,需要解放的對象亦在政治與歷史的旋渦中愈來愈難識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