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

|共6篇|

Live Norish:一場看不見但深受其害的戰爭

北歐中比較少人提及的小國冰島近年迎來一股「淘金熱」。人口只有 34 萬,曾因金融危機而破產的冰島近年以低廉又環保的水力發電,令冰島的數據中心所需的電費比全球其他數據中心便宜了近 30% 到 50%,因而吸引了耗電量大的加密貨幣礦場遷到冰島開業。現時冰島的加密貨幣礦場用電量已經超過冰島全國居民用電量的總和。近年加密貨幣令全球不少人趨之若鶩,很多人不惜千金購買「挖礦」設備。在南韓愈來愈多「阿豬媽」與 Oppa 加入炒幣及掘礦行列,全民皆「挖」,蔚然成風。去年,南韓 Bitcoin 的交易量更佔全球 20%,因為太多民眾購買,政府想推動的加密貨幣監管法案,因民間反對聲音太大而被撤回。

委內瑞拉脫困之路:美元化

去年委內瑞拉陷入經濟危機,導致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嚴重貶值,鈔票形同廢紙。此際窮途末路,但要擺脫困境,也非全無辦法。前華街爾經濟學家 Francisco Rodriguez 就大膽建議推行「美元化」(dollarization),廢除玻利瓦爾,以美元取而代之。作為反對派總統候選人的首席經濟顧問,他揚言會將委國轉向美元,以根治通脹飆升這個大患。

歐洲的不滿之秋

本來像英國脫歐之寸步難行,以及天文「分手費」,應該對於其他成員國有阻嚇作用,但是並沒有見效,民眾對於歐盟有關移民、國家主權、邊境控制,政府救市等政策都非常不滿,尤其是掌管歐盟的精英之傲慢和離地,更是眾矢之的。英國曾在 70 年代末經歷過經濟蕭條、處處罷工的「不滿之冬」,今年歐洲則迎來了小國叛離的「不滿之秋」。

貨幣強勢對經濟是好是壞?

有傳杜林普凌晨三點打電話給國家安全顧問,詢問「美元強勢抑或弱勢對經濟有利」,結果不得要領。杜林普接連譴責中國、日本和德國刻意操縱匯率,但原來不知道箇中因由。不過,你可以笑杜林普問錯對象,但不要笑他缺乏經濟常識,因為貨幣升跌對經濟的影響可以十分複雜。

渾水:一次性貶值的貨幣操作(上)

當外匯系統的負荷去到極點,例如實行固定匯率的國家無法再支持本國貨幣,央行就要考慮一個政策決動,就係「頂」還是「唔頂」。「頂」即係繼續去燒央行的外匯儲備,當中要盤算一下外匯儲備的多少;「唔頂」即是放棄控制匯率,讓匯價自由浮動,很多時就是造成一次性貶值。

德國模式的秘密:搭順風車

凱恩斯「通論」發表 80 周年,盡管經濟學界認為其理論依然適切今日的局勢,但國家管理層似乎更偏好佛利民的貨幣主義,各國大行量化寬鬆,中國則吹捧「供給側」(supply-side)改革,宏觀經濟政策方面,凱恩斯的需求理論儼然變成一條「死狗」。德國是反凱恩斯的表表者,國家財政穩健而經濟起飛,違反了凱恩斯以赤字投資推動經濟的原則。不過,有論者認為,德國最無資格否定需求理論,因為她就是最大的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