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共15篇|

參觀廢墟爛地的「最差勁旅行團」

旅遊業雖然對經濟有一定好處,但亦可能對本地人的生活造成困擾。在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圖,有當地人對遊客感到不滿,發起「反遊團」活動,向人們展示城市的真實一面。假如不想做個一味跟從旅遊指南、「人去我去」的遊客,試著去尋幽探秘,或希望「過當地人的生活」,也許不妨一試。

無核無綠?德國煤核兩難

能否達到排放目標,將取決於德國願意逐步淘汰煤炭開採的速度。褐煤是一種低質燃料,比黑煤排放更多溫室氣體到大氣中,而其開放式的礦坑,亦會吞噬風景和村莊,破壞景觀。德國是褐煤最大的生產國。根據經濟部的數據,去年褐煤佔該國能源供應量約 23%,黑煤佔 14%,可再生能源則從 2000 年的 6% 上升到 33%。

為何有德國猶太人加入反猶傾向政黨?

德國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在短短幾年間迅速冒起,雖然被批評立場反猶,但卻依然有猶太人主動加入,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更成立猶太人分支團體 Jews in the AfD,期望長遠吸納更多猶太黨員。事件引發德國猶太社群強烈反響,有組織在法蘭克福發動示威譴責 AfD。究竟是甚麼原因驅使部分猶太人加入有反猶傾向的政黨?這對理解歐洲政治趨勢又有何啟示?

意大利再掀反疫苗潮,跟右翼抬頭有關?

意大利排球員 Ivan Zaytsev 曾為國爭光,在奧運會上贏得獎牌,理應是受人敬仰的體壇明星。但上週在 Instagram 張貼與愛女的合照,卻令他頓成眾矢之的。曬曬溫情而已,試問何罪之有?原來只因 Zaytsev 隨相寫道,7 個月大的女兒剛接受疫苗注射,特意發帖表揚她的勇敢。網民隨即群起攻之,指控他被藥廠收買,甚至咀咒他的孩子得病。這些意國人對疫苗的強烈排斥,某程度上與當地的政治風氣有關。

唐明:從文盲到貴族的大變身

說優雅的語言,愛高雅的藝術,成為歐洲宮廷文化和貴族教養的最重要部分,需要不斷的大量投資才能維持高水準,資助藝術家、作家成為歐洲貴族文化的另一大傳統,文藝復興以來多少的畫家、音樂家、藝術家、思想家,無不是貴族資助的結果,此風在 19 世紀的俄國依然如故,譬如柴可夫斯基就是由梅克夫人長期「包養」,兩個人書信往來了 14 年,卻從來不見面。

Anti-Brexit?去酒吧喝一杯「脫歐方案」吧!

英國脫歐早成定局,但似乎仍有人未能完全接受脫歐事實。不僅部分自認為「歐洲人」的英國國民,歐陸大地上,亦有人抗拒英國脫歐。但反對還反對,生活還是照樣要過。酒吧餐館、酒廠老闆們,就想出以反對脫歐為主題,設計英式酒吧及釀酒,讓反對英國脫歐的客人一邊開懷暢飲,一邊享受英式風情。既照顧民間訴求,又能拓展商機。

Live Norish:北歐神話的世界觀(二)—— 北歐的阿修羅

許多文化研究學者相信,印歐語系有着共同的文化,而 Aesir 這個字和原始日耳曼語的 Ansuz、印度梵語的 Asura 及阿維斯陀語中瑣羅亞斯德教的善神 Ahura 有着相同的語源。阿修羅,字義為大力神,是一群追求力量的神族,在印度神話中與提婆神族對抗,有時被視為暴力之神。有部分研究神話學的學者就認為,阿薩神族即阿修羅,和其對立、時戰時和的華納神族可能就是印度神話中的提婆神族。

歐洲的不滿之秋

本來像英國脫歐之寸步難行,以及天文「分手費」,應該對於其他成員國有阻嚇作用,但是並沒有見效,民眾對於歐盟有關移民、國家主權、邊境控制,政府救市等政策都非常不滿,尤其是掌管歐盟的精英之傲慢和離地,更是眾矢之的。英國曾在 70 年代末經歷過經濟蕭條、處處罷工的「不滿之冬」,今年歐洲則迎來了小國叛離的「不滿之秋」。

張景宜:遠離主流 不一樣的東歐之旅

今日在香港,有人會說年輕人出得嚟行,預左要還,我倒覺得,讀過萬卷書,走過萬里路,假如擁抱世界觀,看盡歐美、中東和非洲的政治,大概坐在中環律師樓的人就不會困在狹隘的目光裡自說自話。當大眾愛指手劃腳,說巴黎有多少平價名牌賣,或拿著判決書來批評年輕人時,我想起在布拉格,坐在小店,細讀哈維爾自傳的一刻。

Live Norish:北歐神話的世界觀(一)

北歐神話由早期日耳曼民族之一的維京人所創,最早流傳在芬蘭、瑞典、挪威及冰島一帶,甚至在北美及格陵蘭都發現過相關文獻、文物。13 世紀後,基督教在歐洲盛行,多神體系的北歐神話日漸式微,只剩冰島以詩歌散文形式流傳。時至今日,北歐神話雖非主流宗教信仰,但對其有興趣的民眾依舊不絕於耳,除了英雄電影系列外,冰島雷克雅未克亦有北歐教徒打算重建神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