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監管

|共16篇|

埃及截查市民手機,打壓網上異見抗爭

埃及演員穆罕默德.阿里(Mohamed Ali)早前於網上告密,指控總統西西及其親信貪污歛財,引發大批埃及人上街示威,要求西西下台。當局為打壓異見,至今拘捕逾 3,000 人,近日更加強箝制網絡言論,隨機截查市民的手機等電子產品,甚至要求查看社交媒體帳戶,被指侵犯私隱,激起民憤。

網絡鐵幕:俄羅斯會否成為下個北韓?

1946 年,邱吉爾訪問美國期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說,以「鐵幕」一詞形容蘇聯控制的地區與西方隔絕。近日俄國政府在國家杜馬計劃推動一項法案,賦予政府加強控制國內網絡的權力,即有外國媒體形容為「網絡鐵幕」。「莫斯科時報」亦指,是次草案,旨在建立一個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的互聯網,不禁令人擔心,俄國會否成為下一個北韓。

Google 需要中國嗎?但中國新生代並不需要 Google

近日傳出 Google 正計劃研發一套「和諧版」搜尋引擎「蜻蜓」;與此同時,又盛傳將會跟騰訊等公司合作,藉著開拓雲端技術重啟中國業務。鎖國近 10 年,情況漸有改變,但結果可能令這些矽谷巨企氣餒 —— 儘管城外的人想進去,然而,城內的人已未必真的想衝出去。原因是,經過一個世代的洗禮,今日的中國網絡世界已跟外界形成無可跨越的鴻溝,他們對那些會被濾走的資訊,或獲得這些資訊的渠道,其實都不太感興趣。

Live Norish:一場看不見但深受其害的戰爭

北歐中比較少人提及的小國冰島近年迎來一股「淘金熱」。人口只有 34 萬,曾因金融危機而破產的冰島近年以低廉又環保的水力發電,令冰島的數據中心所需的電費比全球其他數據中心便宜了近 30% 到 50%,因而吸引了耗電量大的加密貨幣礦場遷到冰島開業。現時冰島的加密貨幣礦場用電量已經超過冰島全國居民用電量的總和。近年加密貨幣令全球不少人趨之若鶩,很多人不惜千金購買「挖礦」設備。在南韓愈來愈多「阿豬媽」與 Oppa 加入炒幣及掘礦行列,全民皆「挖」,蔚然成風。去年,南韓 Bitcoin 的交易量更佔全球 20%,因為太多民眾購買,政府想推動的加密貨幣監管法案,因民間反對聲音太大而被撤回。

五毛橫行 30 國:「輸出中國模式」又一例證

眾所周知,中國網絡對外那道城牆愈發密不透風,對內和諧維穩則無孔不入,因而在國際非政府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剛出爐的全球網絡自由調查,中國連續 3 年榮登榜首實在意料中事;然而最讓人吃驚的是,原來全球至少有 30 國利用五毛操縱網絡言論。調查顯示,全球處於不自由網絡的網民,比之自由網的,竟還多 13%。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中國網絡極權進化,火星文也「殺無赦」?

當我們調侃「小熊維尼」在中國網站被「下架」,「胖虎」隨之消失、WhatsApp 遭全面封鎖之時,中國的網絡審查,其實早已更進一步,準備涉足火星。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雖然還沒厲害到能找上火星,但已能找上危害國家安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過激言論等「火星文(Martian-language)」式文章來刪除。

Chester Ho:封殺小熊維尼的背後——網絡主權爭奪戰

對於中國網絡管制政策,我們著眼的大概是會否波及香港的網絡自由,然後調侃一下小熊維尼被網絡封殺的新聞。可是對中國來說,中國管制互聯網的手法將會是網絡空間治理的「中國方案」,回應了國際社會在網絡安全、反恐上的不安。中國方案旨在提出一種互聯網新秩序,解決了現時互聯網強調自由人權,卻忽視了公平和均衡的老問題,同時提升中國在網絡空間的話語權。

Chester Ho:不用翻牆了,因為再也翻不了

去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就「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的新修訂公開收集意見,到今年宣布將會強制所有外國網站必須向官方登記,並把伺服器設於中國,否則中國網民便不能瀏覽。過往外資公司要開設中國版網站,只需要新增一個語言版本,伺服器以至客戶資料不用儲存在內地;新政策實施後,中國版網站的伺服器必須設於中國,代表官方可以隨時查閱儲存的信息,甚至關閉網站。很多行家都預期,中國政府持續收緊網絡自由,在不久將來便會把翻牆軟件完全封鎖,然後建立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實際上就是中國內聯網,屆時防火長城也可以完成歷史任務。

無痕上網,仍能偷窺你的網絡行蹤

要安全上網,不留痕跡,以為使用瀏覽器的「無痕式視窗」,或完事後清除 cookies 就一了百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發表的研究就揭示,這些小把戲不足以讓你遁跡於網絡,因透過監察裝置的電池狀態、瀏覽器的字型組合等特徵,仍然可追蹤網絡行蹤,例如最終仍可投其所好,向目標提供特定廣告。

Chester Ho:從來都沒有的網絡私隱

美國有大學教授懷疑 Facebook 會監聽用戶生活,並分析資料推送廣告。類似的懷疑時有聽聞,Facebook 亦明確承認其手機應用能夠紀錄聲音,並重申早於 2014 年為美國用戶增設的功能,在張貼個人狀態的時候,可以開啟「聆聽」功能去辨認周圍環境的音樂、電視節目資訊。不過,Facebook 聲稱所得的資料並不會用於廣告推送,因為從統計數據已足以做到準確的廣告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