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

|共71篇|

2023 年,這個強人世代會延續嗎?

在剛剛過去的 2022 年,全球政局風起雲湧,俄烏戰爭開打,改寫歐亞地緣政治格局,世界大戰彷彿近在咫尺。英國資深政治記者、歐洲傳媒大獎得主 Gideon Rachman 就在去年發表著作 The Age of The Strongman,形容世界進入了「強人時代」,領袖崇拜正威脅全球秩序。到 2023 年,這個強人世代會延續嗎?

德國雙重標準?為何奧斯爾「再臨」今屆世界盃

德國在卡塔爾世界盃分組預賽淘汰出局,連續兩屆無緣 16 強。早前德國對西班牙的賽事中,觀眾席出現了奇怪的一幕,部分卡塔爾球迷高舉德國前國腳奧斯爾(Mesut Ozil)的照片,藉此反擊德國隊掩口合照的行為。事件也讓這位德國土耳其裔球星控訴遭種族歧視的往事,再次搬上檯面。

紅隊:當「忠誠反對派」太過受歡迎

李家超宣佈,政府會在處理大事時引入「紅隊」概念,由客觀及經驗豐富的人士扮演「對手」,檢視、評估及批評方案。政府的「紅隊」,頗有儒家士大夫向統治者進諫,助其成為更理想統治者的影子。1930 年,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有曾有類似甚至更徹底的「扮演對手」計劃 —— 找來好友奧克亞爾成立反對黨「自由共和黨」。不過反對黨的角色扮演實在太受歡迎,不足一年即告解散。

【烏克蘭戰爭】親烏不反俄:埃爾多安的政治盤算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展開二戰以來歐洲最血腥衝突,土耳其則致力保持「中立」,甚至充當調解人;上週三俄烏交換 200 多名戰俘,土耳其亦有參與斡旋,預告行動的總統埃爾多安更贏得光環。分析指,這些外交功績讓他在國內炫耀吹噓,塑造全球政治家形象,避免如多個民調所料,有可能在明年大選連任失敗。

烏克蘭戰爭導致黑海海豚死亡?

自 2 月以來,烏克蘭、保加利亞及土耳其一帶的黑海海岸已有數以百計海豚死亡。2 月同時是烏克蘭戰爭開始之時,美國國際公眾電台(PRI)引述科學家意見指,戰爭可能是造成許多海豚死亡的原因,因為海軍用於定位其他船隻的聲納系統,會發出強大聲波,可能使海洋動物迷失方向。

在疑美和反俄之間,希臘步向歐洲主義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希臘是少數與其「欲斷難斷」的西方國家。本月初公佈的民調顯示,支持對俄制裁及資助烏國購買武器的希臘人僅佔 54% 及 40%,兩者均遠低於歐盟的平均值。總理米佐塔基斯卻跟輿論唱反調,公開聲援烏人抗戰。當疑美民意遇上反俄政府,這個古老國家開始步向歐洲主義。

土耳其國內「冷戰」:伊斯坦堡的自治與專制之爭

中央政府與最大城市的「權鬥」,在歐美屢見不鮮。在愈發專制的土耳其,國家經濟瀕臨崩潰,伊斯坦堡這個由反對派主政的都會市,因中央與地方之爭而令自治和財政受壓,不只格外受到關注,更被學者形容為「冷戰」。城市福祉淪為政治籌碼,受害的卻是市民。

【火雞之辱】土耳其改名 Türkiye 不成?

假如香港官方名稱 Hong Kong 將來改稱 Xianggang,國際社會是否遵循?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就受夠國家與火雞混為一談,去年年底下令更改英文國名 Turkey,發音與拼寫都遵照土耳其文 Türkiye,還計劃在聯合國登記,誓要國際社會遵循,但數個月來,國際反應都非常冷淡。

土耳其「營商」新道:賣假貨,賺歐元

里拉大幅貶值,土耳其人要「化危為機」,手段竟包括外銷 A 貨。根據在邊境截獲的冒牌商品價值,該國現為歐盟的第三大山寨貨來源地,僅次於中國及香港。對歐洲買手而言,以歐元入貨變得便宜,需求因而急升;從土國商家來看,非但生意多了,賺歐元更有著數。經濟動盪之下,非法貿易意外造就「雙贏局面」。

土耳其里拉大貶值,終令人才流失?

土耳其央行遵循總統埃爾多安之命,無視通脤飆升而一再減息,導致里拉大幅貶值。眼看鈔票快變廢紙,卻又無法遠走他方,遙距工作成為當地青年的出路。他們改為海外企業效力,收入以美金計算,生活質素不跌反升。但對於土國商界、特別是 IT 業而言,這波虛擬人才流失帶來沉重打擊。

土耳其里拉貶值,繫於一個人的執念

全球各地近期出現通脹,多少與疫情大流行引致的供應鏈問題、勞動力短缺,導致食品及能源價格大幅上漲相關。不少國家的中央銀行選擇加息或預告加息應對通脹,不過,土耳其卻反其道而行。自 9 月以來,土耳其從 19% 減息至 15%。倫敦國王學院金融學教授 Gulcin Ozkan 認為,土耳其貨幣目前大幅貶值,原因在於總統埃爾多安欠缺理性的貨幣政策。

突厥國家聯合起來,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上週五在伊斯坦堡舉行的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正式宣佈更名為「突厥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Turkic States)。中國「環球時報」本週二社論指,該組織反映泛突厥主義興起,地區國家有理由對之警惕。奧地利歐洲與安全政策研究所(AIES)高級研究員 Michael Tanchum 接受「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訪問指,突厥國家組織在區域上構成的「突厥走廊」(Turkic corridor),確實引起北京憂慮。

土耳其整頓「飯圈」,K-pop 將成犧牲品?

中國嚴厲打擊追星文化,官媒斥責「娘炮和小鮮肉」明星,使年輕人「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結果「就像當年蘇聯一樣,任國家崩潰」。無獨有偶,土耳其保守派最近亦譴責追星文化,指控當地流行的 K-pop「鼓吹同性戀」,防彈少年團(BTS)更是眾矢之的,家庭與社會事務部正研究監管韓國流行文化。

美軍撤出伊拉克與敍利亞,會否釀成阿富汗式亂局?

杜林普與拜登政府先後承諾,不會讓美軍陷入「無休止戰爭」(Forever Wars),預告將要從中東戰場抽身,奈何撤出阿富汗卻亂象叢生,究竟同樣亂局會否重演?假如美軍全面撤出伊拉克和敍利亞,將如何改變當地政局,乃至整個中東的地緣政治?

土耳其禁酒令:假防疫惹來真抗命

瘟疫蔓延,酒精經常是政府怪罪的對象,特首曾經說「飲醉少少行為更親密」,禁止酒吧食肆售酒,酒吧重開又先要打針。遠在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政府,最近亦以防疫之名禁酒,疑似借故推行保守的伊斯蘭主義,引起民間激烈迴響,更有民眾和連鎖超市公然抗命。

從伊斯坦堡到安卡拉,維吾爾母親尋親之路

3 月 8 日國際婦女節已過去兩個多星期,不過對幾名身處土耳其的維吾爾母親來說,婦女節或許才剛結束,而她們的權益尚待更多關注。皆因這五位母親在婦女節當日從伊斯坦堡徒步出發,上週三抵達首都安卡拉的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大樓,爭取土耳其政府協助尋找她們在中國失蹤的孩子。

活在土耳其,維吾爾人也要擔心被驅逐

維吾爾人與土耳其人在宗教、語言及種族有連繫;正因如此,不少選擇出走中國的維吾爾人,均選擇到土耳其尋求庇護,目前估計有 5 萬維吾爾人正在土耳其生活。不過,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會長 Kuzzat Altay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在土耳其經濟上愈趨靠攏中國下,當地的維吾爾難民要獲得庇護已比過去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