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

|共16篇|

陶傑:香港完全回歸了

或香港人對「一帶一路」成功充滿信心,等待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系列,以人民幣取得貿易貨幣的主導地位,則將來香港人手持港幣或人民幣,可以自由與馬來西亞、斯里蘭卡、非洲的吉布提(中國在那裡租用了一個軍港),或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家鄉埃塞俄比亞,另行籌組建立「國際自由貿易區」。等到「一帶一路」國家的非洲人民共同生活富裕之後,湧來香港海洋公園或迪士尼,自然會帶同其貨幣來香港兌換,購物消費,那時香港會是另一種風格的「國際商貿大都會」。

為免積蓄變廢紙,黎巴嫩人買樓買車買雕塑

「港版國安法」殺到,不少人怕港元隨時淪為廢紙。想要保住身家,除了兌換美元,或許還可向黎巴嫩人取經。眼見國家深陷金融危機,黎巴嫩鎊插水式貶值,物價直線飆升,他們為免畢生積蓄化為烏有,紛紛拿錢去買跑車、滑雪小屋甚至貴價藝術品,以投資作保值,意外帶動奢侈品及房地產市場。

比核彈更有力的後冷戰武器:美元

早在有關「港區國安法」傳出後,已令港匯一度急跌,有市場人士憂慮聯繫匯率會受到衝擊。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表示,局勢繼續惡化的話,美國可能會透過 SWIFT 制裁,實施外匯管制,令指定金融機構無法以美元結算,影響極大。對於美國而言,在後冷戰的時代,美元才是比核彈更厲害的制裁武器。

為何古巴政府樂意引入美金?

上網搜尋古巴的旅遊資訊,往往會彈出一系列溫馨提示,指古巴有兩種貨幣之分,本地人用「古巴披索」(CUP),遊客則用「古巴兌換披索」(CUC)。又有說在當地用美元會被「罰款」,兌換時要徵收 10% 手續費云云。不過「經濟學人」發現,在古巴消費,(似乎)還是美元好。

$—— 美元符號的誕生

即使不說美元是最主要的外匯交易結算貨幣,本港的聯繫匯率制度,亦依賴與美元掛鉤。影響力無遠弗屆的美元,甚至連符號「$」都深入人心,象徵意義超越美元本身,成為流行文化裡最通用的金錢符號。不過,這個萬惡卻又人見人愛的資本主義化身,究竟如何誕生?

美元來到熊牛市交錯的十字路口

正當中美貿易戰打打停停,杜林普與金正恩的會面撲朔迷離之際,國際金融市場也出現了不小的震盪。包括美國國債殖利率飆升至 7 年來新高,歐元區意大利的地緣政治風險增加,阿根廷披索繼一日內大跌 8% 之後,又創歷史新低,土耳其里拉也跌至新低。瑞銀指出,美元正來到熊牛市交錯的十字路口。

委內瑞拉脫困之路:美元化

去年委內瑞拉陷入經濟危機,導致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嚴重貶值,鈔票形同廢紙。此際窮途末路,但要擺脫困境,也非全無辦法。前華街爾經濟學家 Francisco Rodriguez 就大膽建議推行「美元化」(dollarization),廢除玻利瓦爾,以美元取而代之。作為反對派總統候選人的首席經濟顧問,他揚言會將委國轉向美元,以根治通脹飆升這個大患。

比特幣還有沒有前景?

比特幣的價格一向大上大落。2013 年底,其價值從 100 美元急升到 1,000 美元;今年 5 月初,一個比特幣價值 1,500 美元,到 9 月初時一度升至 5,000 美元以上 ,但中國一聲嚴打比特幣,關閉中國國內多所比特幣交易所後,價格立即下跌近 5 成。正因其大上大落,令不少投資或投機者躍躍欲動,寄望單車變摩托。近年招致滿城風雨的比特幣,到底所謂何事?

留住人民幣,不如瞓身比特幣

中國炒起比特幣,最大主因自然是中國走資潮和人民幣的貶值趨勢,資金湧入比特幣,其中一個好處是它可以用美元作交易,不受人民幣走勢影響。背後另一原因則是虛擬貨幣在中國的認受性相對數年前大幅提高了,一般市民對其運作亦已掌握,甚至遠高於香港和台灣等地。畢竟內地流行電子錢包,吃飯結帳、購物付款以至新年「發紅包」,都以虛擬貨幣進行,據說連雀館打牌都可以用微信支付。國民幾乎都不怎樣用真鈔了,如果微信、淘寶這些平台可以對應比特幣,人民幣真有可能淪為廢紙。

1 仙美元愈多,美國愈窮

「1 仙美元可以做甚麼?」Quora 網站有此一問,除了「扔掉、捐掉、換掉」之外,還有其他創意回覆,例如用一堆硬幣當鎮石壓住烘麵包或是鋪設地板--總之用途不在本身的購買力。更甚者,1 仙硬幣造價高於 1 仙,由鑄造之初已注定是蝕本生意,加拿大亦於 2013 年已淘汰 1 仙硬幣,為何美國仍然不惜工本鑄造林肯頭像?

少了紙幣,世界和平?

「錢是萬惡之源。」這基本上是不可質疑的事實,但「現金是萬惡之源」一說更為準確。現金,尤其如 $100 美元的大額紙幣,滋長罪惡,方便罪犯瞞天過海,作奸犯科,做出種種犯法壞事:敲詐勒索、人口販賣、毒品交易,洗錢賄賂、恐怖襲擊,數之不盡的罪行均是得利於現金。故此,著作「現金的詛咒」的哈佛經濟學家 Kenneth S. Rogoff 提倡,美國應率先取締大額紙幣,建立「少現金社會」,打擊罪案之餘,更對社會未來有益。

紅酒當人血 ISIS 恐嚇片笑遍全球

最近有聲稱 ISIS 的叛徒受訪,踢爆一段攻擊清真寺的宣傳片純屬造假,指 ISIS 用自己友充當臨記,在鏡頭前扮施襲對戰,而被殺的胡塞武裝份子,亦是由 ISIS 的戰士假扮,至於「屍體」上面大攤大攤的血,其實是中東流行的深紅色甜酒 Vimt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