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

|共46篇|

英國的小型財政預算案:當地專家如何評價?

9 月 23 日,英國財政大臣關浩霆公佈「小型財政預算案」(mini-budget),大幅減免稅收,涉及金額多達 450 億英鎊,幅度為 50 年來最大。卓慧思內閣希望藉此刺激經濟增長,帶領英國走進新時代,但預算案公佈後,英鎊兌美元持續暴瀉,在 9 月 26 日一度創歷史新低。學術平台 The Conversation 就徵集了英國一班政經專家對預算案的意見。

港人唱好的同時,外國專家如何展望新加坡的經濟前景?

過去兩年,愈來愈多香港市民憂慮政府抗疫政策帶來的經濟影響,並把新加坡視為比較對象,認為會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拱手相讓,連親北京陣營的「大公文匯」都在 9 月 13 日發文,指香港現行政策會令新加坡坐收「漁人之利」。然而,當香港民間吹起一股新加坡熱的同時,外國金融專家對新加坡的經濟展望卻趨向審慎。

逆流南下:旅居墨西哥城的美國數碼牧民

遙距辦公的流行,造就了大量數碼牧民,以電腦工作,以四海為家。其中部分人從美國南下,旅居於墨西哥同名首都,白天在咖啡廳和公園敲鍵盤,晚上於餐廳及酒吧享受人生。他們為墨西哥城帶來更多的收入,還有更高的房租和更吵的環境。受疫情打擊的經濟有了生機,惟從中獲益的本地人僅限少數。

在全球大滯脹時代:日本的超低通脹之謎

俄烏戰爭爆發,令全球經濟愈趨不明朗,同時大大推高全球物價,花旗銀行日前更新英國通脹預測,該國 1 月份的通脹率或將達到 18.6%,是近半世紀以來最高。不過,亞洲第二大經濟體、香港人熟悉的日本,通脹水平遠遠跑輸其他主要大國,在 7 月份維持 2.4%,而且數字已經高於目標。萊比錫大學經濟學教授 Gunther Schnabl 就在學術平台「東亞論壇」拆解箇中原因。

【*CUPodcast】ESG 傾呢啲:甚麼是糧食危機?與香港距離有多近?

眾所周知,香港人的糧食絕大部分依靠進口,惟疫情已對糧食供應鏈造成壓力,隨後全球兩大糧倉俄烏爆發戰爭,使糧食危機雪上加霜,各國通脹高企不下。更甚者,受氣候變化影響,年內歐洲熱浪、澳洲水災、美西大旱等極端天氣頻繁,亦對農業生產造成負面影響。糧食安全,原來與餓的距離,可以很近。這次「ESG 傾呢啲」將分析糧食危機的成因與狀況,並嘗試解構氣候危機與糧食安全的關係。

通脹下,瑕疵特價品是精明之選

超市內的特價貨架上,充斥著凹陷、快要過期,或是過季產品,一直吸引不少想要省錢,或是有冒險精神的消費者前往「尋寶」;美國更有專賣此類商品的店舖。隨著通脹、環保意識提高,以及品牌重塑,人們不再以購買瑕疵品為恥,這類店舖也吸引到更多新客。

全球步向大滯脹時代,究竟有多糟?

人稱「末日博士」的紐約大學經濟學榮譽教授魯比尼撰文警告,全球數十年相對穩定的地緣政治、健全的經濟政策、新興市場貿易的穩步擴張,如今正全數失效,世界正由「大穩健時代」(Great Moderation)逐步落入「大滯脹時代」(Great Stagflation)。這究竟意味著甚麼?

紳士大哥:牛油戰爭擊中英國新移民內心軟肋

早陣子的「牛油戰爭」原本只是親中媒體藉故炒作,以 1 公斤裝牛油混淆視聽,誤導英國物價高得離譜。如此無水準的報道,立即就被揭穿當中謬誤,但此也觸動了一眾移英港人的神經,紛紛羅列在外地生活開銷低廉的證據,並隨之順道炫耀英國生活的美好。如此一來,又演變成移英派和留港派的爭論,雙方各有主張、據理力爭,但這種爭拗的背後,最大的意義到底是甚麼?

20 年來最嚴峻歐元大貶值,將帶來甚麼影響?

7 月 12 日,歐盟宣佈克羅地亞將成第 20 個歐元國。歐洲一體化的里程碑本來值得慶賀,然而歐元近日走勢疲弱,今年已累計貶值 12%,自 2002 年以來首次跌至與美元 1 兌 1 的水平。外界對歐元的前景持續看淡,多間主要媒體都關注大貶值的成因,以及對歐盟各國的民生影響。

廖康宇:英國人的訴求不只有返工

在英國,罷工是一件等閒事。在英國住了一段時間,漸漸發現每年有一些日子必定會遇上罷工工潮。讀者如果居於倫敦的話,通常最容易留意得到的,就是地鐵工人罷工,然後某一條鐵路路線在當日取消。筆者撰稿當日正要往倫敦辦事,恰好遇上鐵路工人罷工,然後整條由劍橋到倫敦利物浦街(London Liverpool Street)的鐵路需要停駛。

英國央行再度加息,真的可以抵擋通脹嗎?

6 月 16 日,英國的中央銀行英倫銀行宣佈議息結果,決定加息 0.25%,即是把指標利率調升至 1.25%,符合市場預期。這次已經是英國連續五度加息,貨幣政策委員會對加息幅度存在分歧,有三位專家委員認為應該加息 0.5%。不過,錫菲大學政治經濟學家 Michael Jacobs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寫評論,認為即使加息亦未必能抵擋通脹。

印尼通脹指標:營多麵

氣候變化加上戰爭及疫情令全球糧食成本上升。像日本國民零食「美味棒」(うまい棒)自 1979 年面世以來,售價一直維持不變,終在今年由 10 日元加價至 12 日元。便宜美味的食品加價,切實地反映出當地通脹問題,在印尼亦有類似的物價指標 ——「營多麵」(Indomie),面對小麥供應中斷,原本物美價廉的即食麵未來或不再是「省錢之選」。

食物政治:各國如何利用糧食危機增加影響力

烏克蘭本來被喻為「歐洲穀倉」,是世界小麥出口大國。俄烏戰爭爆發後,俄軍砲火摧毀大量農田,又封鎖了黑海的出口港,令全球糧食供應大亂。世界糧農組織的食品價格指數在 3 月份一度突破 159,創歷史新高。各國出現嚴重通脹,食物短缺已在非洲造成饑荒,可是有國家卻利用這場糧食危機,試圖增加自身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Ryan Fung:「不夠綠」成主旋律抑或藉口?

ESG 在歐盟走向原教旨主義,似乎一度傳出不接受「袋住先」,先後否決幾項被指「不夠綠」的議案,當中包括碳關稅、社會氣候基金、納入天然氣和核能至歐盟可持續金融分類方案等,令早於 2021 年 7 月推出的「綠色新政」氣候計劃意外受挫,但更真實的原因,到底又跟大國政治角力、通脹猛於虎有沒有關係?

一帶一路難兄難弟: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

COVID-19 疫情與俄烏戰爭,為世界帶來極為嚴峻的經濟衝擊,部分發展中國家尤甚。與中共關係密切、一帶一路的堅定參與國 —— 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同樣深陷債務危機,其中斯里蘭卡更在 5 月初爆發連日大規模騷亂。學術平台「東亞論壇」就刊登編輯評論,分析是次南亞經濟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