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遊囈:日本史的第三極

A+A-
安土桃山時代畫師狩野内膳繪製的「南蠻屏風」。 圖片來源:神戶市立博物館

二元論就算不是思維閉塞,最起碼 —— 對日本史家本鄉和人而言 —— 也是一種「無聊的思考方式」。最直接的破悶方法莫過於引入第三方勢力攪局。新作「考える日本史」(暫譯「十個關鍵字反思日本史」)第 8 章「三」就示範到二元論歷史的不足、「第三極」視角的必要。

日本人不擅長以第三極視角思考,日本史研究一如「紅白歌合戰」向來充滿二元論偏見;一旦慮及史上的第三方勢力,就會發現傳統史觀無法把握歷史的動向。譬如平安時代的源平合戰。

歷史學者本鄉和人新作「考える日本史」(暫譯「十個關鍵字反思日本史」)。

二元論未必是兩相平衡,背後往往隱含一種中心主義。傳統史觀「權門體制論」以源氏為勤皇派,平家為武家代表,兩者不共戴天,實源自以天皇為中心的「單一日本說」,此說卻無法解釋源賴朝何以要討伐以京都北陸為據點的木曾義仲。古代日本可否作為單一國家理解,歷史學界素有爭議。佐藤進一的「東國國家論」直指關東源氏鎌倉政權與天皇(平家)治下西國應被視為兩個國家,無涉從屬,源平合戰不過體現了源賴朝建立一己之國的野心;五味文彥則提倡「王權二元論」,避開「國家」一詞的複雜概念,認為將軍與天皇各持王權,分庭抗禮;本鄉和人於王權二元論再加一元,主張日本史乃由東西政權連同北方勢力聯合塑造。

日本東北地帶金礦量豐,產馬量多,古來即是富庶之地,當地政權儼然獨立王國(如平泉藤原氏),而由桓武天皇時代(781 — 806 年)至明治時代,中央共計 5 次征討東北 —— 坂上田村麻呂東北遠征、前九年之役(征討陸奧國安倍貞任)及後三年之役(源氏聯合藤原氏平定東北勢力)、源賴朝滅藤原第四代泰衡政權、豐臣秀吉設「奧州仕置」收服東北、戊辰戰爭(明治新政府軍鎮壓奧羽列藩同盟)—— 東北五戰五敗。敗者無觀點,向來是書寫正史的行規。

著眼東北,不必是為戰敗者翻案,更重要是還原歷史的動向。譬如江戶鎖國事件。縱然德川幕府一直保有對外貿易窗口,與東南亞、歐洲各國建交,國內隨荷蘭商人輸入而興起蘭學,然而據本鄉和人說法,幕府對外態度始終消極,盡可能將異國文化接觸減至最少,這種內向思維或許源於初期內需擴大政策。正正在於幕府有意開發東北腹地,著力提升當地米產量(江戶初期相當於通行貨幣),擴大內需足以富國養民,幕府由是移據東部(而非豐臣秀吉的「外向」據點大坂),繼而閉關自守。江戶早期,陸奧國及出羽國米產量分別為 180 萬石及 30 餘萬石,幕末已激增至 280 萬石及 150 萬石。若說鎖國多少是基於一場地緣盤算,主場就在東北。

「假如北方作動,日本史就要改寫。」本鄉和人對歷史上東北政權毫無作為大惑不解,譬如戰國關原合戰之際,會津上杉家為何不與西軍夾擊班師回朝的德川軍,反而選擇攻佔山形最上家;奧羽伊達家又為何不與上杉決戰,一來統一北方,二來可以向德川家康論功行賞,偏偏按兵不動,待得天下平定,俸祿才增賜區區 4 萬石,自此餘生碌碌無為。要知道伊達政宗一生反覆無常,絕非從順屬臣,關鍵時刻卻缺乏「東北自覺」,令人費解。

毛理嶋山官軍大勝利之圖(部分),歌川國廣畫。1868 年,新政府軍於鳥羽伏見之役大敗幕府軍,戊辰戰爭爆發。 圖片來源:萩博物館

或者東北人並非從來都消極被動。去年戊辰戰爭 150 周年,仙台市博物館紀念展就詳述了事變的東北版本:會津藩主松平容保(新選組始創人)原先受命上京驅逐長州藩過激派,公家幕府一致嘉許。同夥薩摩藩卻事後倒戈,聯合長州藩推舉新任明治天皇維新,一反「大政奉還」協定,宣告廢除幕府。以薩長派為主力的新政府軍連敗會津藩與庄內藩等佐幕派,戊辰戰爭爆發,東北諸藩對薩長派心存疑懼,遂有奧羽列藩同盟,表明效忠天皇,起事純為爭取新政府寬大處理先前捲入衝突的會津藩,實不得已。

戰事慘烈告終,松平容保雖倖免於難,然不甘落得亂臣賊子罵名,餘生著述不斷,為一眾存忠義士申冤。不過奧羽列藩並非毫無野心,據展出同盟派所擬詔書,奧羽列藩意圖另立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明治天皇叔父),復行幕府,事成後由仙台藩主伊達慶邦出任征夷大將軍,松平容保為征夷副將軍。動機不論,假如北方成事,日本史就會改寫。

左圖:伊達政宗容貌復元像,瑞鳳殿資料館藏;右圖: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圖片來源:ririri157/Yahoo Blog、Wikimedia Commons

館內又有一展講述伊達政宗的天下夢。江戶初期,伊達政宗曾派遣支倉常長出使西班牙及羅馬,表面上代表德川幕府協議通商,實則為伊達向西班牙密議借兵,創建艦隊與德川家一爭天下,結果遭西班牙回絕。展上更指幕府後來與西班牙斷交乃至閉關鎖國,可能旨在斷絕伊達家以海路貿易突圍的念頭。由是流傳伊達政宗一度慨嘆:早生我二十年,可與信長公爭天下。

有一段日本人家喻戶曉的戰國傳說:杜鵑不啼,織田信長殺之;豐臣秀吉誘之;德川家康待之。其實故事之中尚有一個角色 —— 伊達政宗,不過他遲到了,一拉趟門,杜鵑已昭告天下誰屬。從第三極思考,就是要記起那個未出現的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陳國榮 文學遊囈

半個作家。2019 年處女小說「廢青」尚未動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