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3篇|

【短片】語文陶話廊:中國特色的自由派知識分子

對於較少關注現代中國文壇的人來說,「馬一浮」這個名字或相對陌生。這位大儒畢生鑽研國學,甚至抱著「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熱忱,在抗日期間創建書院講學,只可惜捱過了戰爭,卻避不開文革。今集「語文陶話廊」,盧安迪就與陶傑一探其詩中丘壑。

暴君與詩

毛澤東的「沁園春.雪」,可能是其最廣為流傳的詩詞作品。在這首詞中,誰才是史上最雄才大略、文武雙全的風流領袖,可謂昭然若揭。有趣的是,喜愛賣弄文采的暴君或獨裁者不止一位。獨裁者的文學水平如何?詩作如何揭示其人生經歷?專欄作家 Benjamin Ramm 早年便在英國廣播公司(BBC)撰文,介紹不同著名暴君的詩文與其人生的聯繫。

以詩治療:病患者黑暗之光

常言道:即使失望,不要絕望。對於重病患者來說,除了手術和藥物以外,正面的心態同樣重要。為協助病人積極對抗病魔,美國有醫生試用嶄新療法 ——「詩療」,舉辦創作班和日常讀詩活動等,嘗試在文字之中勾起美好回憶、藉以勉勵他們迎難而上。

陶傑:詩心碧海,天眼紅塵

「詩余、影李、說金」,三位大師級的創作人,都有古今中外的大師特徵:青年英發、壯年飆狂、中年成熟,而除李安尚未至黑澤明的高齡,晚年回顧,其餘兩位,俱可稱臻達春華秋實的豐收。
40 年前,我仍少不更事,出席余光中在中大主持的詩創作夏令營,草習作一二,得余光中青睞讚賞,詩路花雨,披芳霑澤,從此走上一條荊棘文字的不歸路。
40 年後我訪高雄,余先生八十有八,形態清癯,法相莊弘。與這位現代的詩神敘舊,我想到六十年前,他留學美國與當代的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合照時,想剪下前輩的一綹白髮帶回台灣之緣。

陶傑:拈花微探余光中

余光中說:「詩是精煉的。有了詩,對生活的感覺和觀點,自然較為精緻。在即食麵流行時,你要喝功夫茶;在飛機和跑車風行時,你要環寶島騎單車。這是逆迎高速科技反動。」

【短片】語文陶話廊:煉就美感的詩與翻譯

這次,陶傑跟大家窺探詩的殿堂,講葉慈、李商隱、余光中如何借用夜間的意象寄語情人。
愛爾蘭詩人葉慈是 20 世紀文學大家。當年愛爾蘭由英國統治,本土傳統受英國文化所支配壓制。在民族意識推動下,葉慈等文學人推動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培植愛爾蘭文學,推廣愛爾蘭語為日常用語,為愛爾蘭人自我定位。

讀詩是怎樣的感覺?

似是而非的比喻和詩語,令常人不免覺得詩歌深奧,難以提摸。一方面讀詩需要深入的文本分析,讀者每每在多次重讀、思索、討論中進一步領略詩意,從而獲得更深的愉悅感;另一方面最原始的讀詩快感卻非來自冗長的賞析,而是甫讀畢詩作後當下的直觀——德國最近一個研究讀詩對大腦影響的實驗如是總結。

唐明:中世紀的一點黑色幽默

如果夫婦琴瑟不諧,妻子可以要求丈夫去做身體檢查,而這種檢查,通常由好幾個年高德劭的老太太來主持。如果她們被安排嫁給騎士的話,由於騎士通常是連環殺手和採花賊的合體,流行的做法是自行安排一場拐逃(Abduction),與心儀的男人私奔;或者反過來,綁架自己的意中人也可。

三個最奇怪的詞

當我說:「停止」的剎那,
我的進行式毀了它。

當我喊出:「消失!」
我已經使它誕生。

當我說:「新」的時候,
噢,無情的歲月已開始使它陳舊。

自由

人口可以許多,語錄只有一種。
人民可以許多,政府只有一種。

異議可以許多,失蹤只有一種。
聲明可以許多,真相只有一種。

自由可以許多,手銬只有一種。
姿勢可以許多,鎮壓只有一種。

理想可以許多,下場只有一種。
悲歡可以許多,死亡只有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