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制度

|共7篇|

極高定罪率、向政敵報復,都由日韓司法制度促成

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棄保潛逃至黎巴嫩,並批評在日本「人質司法」下,自己不可能獲得公平審訊。戈恩的言論,令檢討及批評日本司法制度的聲音陸續出現。「亞洲時報」指,就在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極力捍衛國內司法制度的同時,擁有非常相似司法制度的鄰國南韓,亦正面對不義之義(Unjust justice)的問題。

紅眼:繼續做個過了時(效)的刑警

在今日這個圖片、影像甚至閉路電視片段都可以輕易造假的後真相年代,在法律(制度)和真相之間,站在真相一方這種逐漸過時的堅持,珍罕老派的「刑警魂」,顯得滑稽而又天真可愛。今日還會用上天真可愛來形容警察的地方,應該就只有這種過了時效的刑警喜劇。

美國總統特赦權 —— 網開一面抑或縱容犯罪?

假如「網開一面」就等於縱容犯罪,也許美國一直都是一個縱容犯罪的國度,因為開國元勳早在制定憲法時,便列明總統「除了彈劾案之外,有權對於違犯合眾國法律者頒發緩刑和特赦」。作為法治國家,保留特赦權力是否縱容犯罪或有違法治精神?且看當年開國元勳之一亞歷山大.咸美頓如何解釋。

濫用委員會,與政權同流合污的知識分子

三權分立的體制下,司法是其中德高望重的部門,它不屬於任何政黨派別,力求公平公正。為達司法獨立,危地馬拉使用由高等教育分子出任法官的委任制度。然而當政府濫權時,知識分子卻也與政權同流合污,成為政府剷除對手的利器。雜誌「經濟學人」分析,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法官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