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權

|共9篇|

馬來西亞「候任」首相安華:準備改革

2018 年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夥同身在牢中的昔日政敵安華組成希望聯盟,成功推翻前首相納吉的國民陣線。據傳二人達成協議,馬哈迪將在兩年內,向安華移交政權。日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公開確認,前副首相安華將會成為其繼任人。假如繼任成功,他會為馬來西亞帶來甚麼改變?安華在 10 月接受「日經亞洲」訪問時透露,其首要任務將是「經濟改革及遏制不平等」。

富人不炫富:隱藏的除了錢,還有經濟不平等

紐約新學院大學社會學副教授 Rachel Sherman 訪問了 50 名紐約富爸媽,研究有錢人的消費。他們屬於全國最富裕的 1% 或 2% 人口,但弔詭的是,這些人非但拒絕炫富,甚至極力掩飾,強調自己只是「普通人」。這些富人很忌諱談及家底有多豐厚,彷彿有錢是種羞恥。有錢人為何刻意隱身?此現像又是否一件好事?

責任與特權的衝突

現今新自由主義社會有一種弔詭現象:一方面宣揚「社會並不存在」,一切靠個人努力,際遇如何責任自負;另一方面,特權指控大量湧現,部分族群靠背景或身份不勞而獲,破壞遊戲規則。美國維思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英文系教授 Sean McCann 指出,不論是責任制或特權論,兩者均強調個人而忽略制度,如要走出當今社會契約危機,必須重審新自由主義之下責任與特權的定義,從社會角度思考問題。

鄭立:龍年——官員報復社會手冊

如果你有聽說過,所謂「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這句話,大概就理解到,那堆只是想考試當官的人,在成功得功名前,是個無人理會,在窗下從事反社會行為的怪人,忍受被排斥和經濟壓力,對著一大堆脫離現實的過時的書瘋狂鑽研。承受那麼大的壓力,就是為了當公務員,當政府的奴才。可見,這樣的人往往非常仇恨社會。在「龍年」這當官遊戲裡,自然反映各種報復社會的手段,形成各種遊戲主流策略,其中最基本、最傳統的方法,就是「特權流」。

梁氏後裔特權 她們也有

有個特首老豆,就是零舍不同。你連皮帶都要脫下才能通過安檢,她卻只要阿爸的一通電話,連行李都可叫人送入關。這種官二代的氣派,不只震驚香港 700 萬人,連海外傳媒都為之「吸引」,甚至將事件命名為「行李門」(bag gate),夠晒「揚威海外」。當然,世界這麼大,享有「特事特辦」的第一千金,又何止頌昕一人。而巧合的是,她們所獲的「厚待」,梁氏子女都一樣擁有。

江皓昕:「我爸是梁特」——三谷幸喜「大空港」的香港不授權改編作品

「我爸是梁特」事件炒得沸沸揚揚,昨晚特意找出三谷幸喜的「大空港 2013」重溫,才發現當年這部驚為天人的奇葩片,現在看來還是不過如此。同為設定在機場大樓內發生的故事,講述地勤人員與一個怪家庭間的周旋與角力,這部東洋小電影絕不是我們港產本土鬧劇的對手。作為香港人,我們應當感到無上光榮。

蘇二:梁振英、朱古力,以及香港這片黑森林

行李門事件屢爆新料,加上梁特首與黃毓民的法庭纏搏,讓各路專欄作家的題材源源不絕,喜出望外,無可抗拒,卻令讀者大倒胃口至極。事實上,現在很多人一聽到特首名字,無論是傳媒還是小市民,都感覺反胃,厭惡度爆錶,較前兩位特首過之而無不及。梁特一家人當權,百業不景,只有朱古力、黑森林和其他一切蛋糕暢銷。

大陸收購熱潮背後的國家任務

全球經濟放緩,企業價格隨盈利下跌,加上國家政策鼓勵,造就大批中國公司收購海外企業,今年頭三個月,國外併購成交額便高達 800 億美元,成交量飆升一半。不過,收購多數只限股份,不涉管理層面,反映中國企業表現離國際標準仍有距離。而中國購物狂熱背後,更或涉及國家機密任務。

蘇二:假如今天我們都在機場丟行李

「叫我梁特首」激起千重浪,全線航空公司及機場保安前線職員人心惶惶,恐怕遭到丟失行李的「一般」市民和旅客強烈質問,他們多年來奉行的專業嚴謹精神,一夜間被一男子踐踏碎;整個特區政府為了護主,指鹿為馬,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竟指「以往亦有類似情況,並非特事特辦」;民航處處長羅崇文更離譜,說「機場保安程序沒有要求物主與行李同行同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