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

|共9篇|

汶萊:君主專制下的「伊斯蘭教法」

上月,汶萊的「伊斯蘭刑法」,因允許對同性性行為、通姦者處以石刑,加上其他嚴苛條文,受盡外界批評。本月初,汶萊蘇丹哈桑納爾宣佈,暫緩執行刑法中與死刑相關的法令。何以國君一句暫緩,已生效的律法就能暫緩?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指,汶萊是世上少數君主專制國家之一,蘇丹大權在握,他的話就是法律。

死刑的見證人:一名目擊逾 400 次處決的記者

45 年來,美聯社記者 Michael Graczyk 從事極具挑戰性的工作 —— 見證並報道處決死囚的過程,至今經歷超過 400 次。與窮兇極惡的犯人會面,還要親眼看著他們掙扎、絕望然後氣絕身亡,心理壓力之大,外人難以想像。但他在上月退休以後,仍以自由工作者身份留任此職。這是膽大包天抑或正義過人?Graczyk 卻說:「我的工作只是說故事而已。」

死刑能阻嚇強姦事件發生?

印度的強姦新聞及個案屢見不鮮,據印度官方犯罪數字顯示,2012 年記錄在案的兒童強姦宗數為 8,541 宗,2016 年更增加至 19,765 宗。印度下議院在週一通過新法例,宣佈強姦 12 歲以下女童者,最低刑期為 20 年,最高可判處死刑。死刑能否減少犯罪,或許曾在不少國家決定死刑存廢時掀起爭議,若以印度的鄰國作例,則似乎不能支持這一論點。

桑德斯的勝利

美國大選民主黨初選落幕一個月後,桑德斯終於表明將為希拉莉站台,令不少支持者「心碎」。若說桑德斯未曾設想勝利,未免過分單純;但說落選等於完敗,這種想法也很天真。桑德斯挾民意逼希拉莉調整方針,將民主黨拉向進步左派,種種改變,一年前幾乎無法想像,今日已成民主黨內共識。而桑德斯現象並不會隨大選結束,關鍵是未來如何把握機會,將趨勢化為實績。

伊斯蘭教如何懲罰同性戀者?

美國奧蘭多同志酒吧槍擊案中 49 人不幸離世,阿富汗裔兇徒馬丁(Omar Mateen)曾稱效忠伊斯蘭國;馬丁的父親接受訪問時表示:「神會自行懲罰同性戀者,不是由凡人決定生殺。」此事反映了伊斯蘭文化與同性戀間的衝突,再一次使人深思伊斯蘭教看待同性戀的觀點。目前,不少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對同志的立場相當保守,同性性行為不但非法,最嚴重的可遭處死。

死刑:印度窮人的「懲罰」

法律面前窮人含忍?在香港愈來愈多人相信這句說話。至少,在暗角七警案和佔旺藐視法庭中,讓大家見識司法程序能長達數載,耗費的,不只是金錢,還有時間、精力,以及最緊要的,心智,稍一不慎會被恐懼吞噬。在印度最近有研究發現,法律面前,窮人不只含忍,更容易成為死囚。

在這裡,無神論是死罪

在不少伊斯蘭國度,政教不只合一,而且宗教至上,「妄議宗教」可被視為褻瀆,輕則體罰,重則處以公開斬首。例如,沙特月前判處一名於 Twitter 宣揚無神論的人監禁 10 年,鞭刑 2000 下。致命風險亦來自民間私刑:孟加拉三名無神論 blogger 公開質疑宗教後遇害等等。在以下 13 個伊斯蘭國家,無神論者隨時遭處極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