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語言

|共7篇|

語言學家為何要保育土著語言

語言消亡,優勝劣敗,人們只是轉向更為「實用」的語言,許多人對於語言消失或許並不以為意。有些人則將之類比作物種滅絕,對之感到悲傷。除了訴諸情感,有些語言學家則關注語言本身的損失。丹麥語言學者 Jeroen Willemsen 和 Kristoffer Friis Bøegh 就認為,從功利角度,仍有保護語言的需要。

保育土著語言之必要

誠如教育局長所言,全世界學中文都以普通話為主。但語言單一是否好事?假如由美國阿拉斯加官員回答這個問題,相信會得出不一樣的答案。本月,阿拉斯加州長 Bill Walker 簽署行政命令,承認阿拉斯加原住民語言處於緊急狀況,宣佈加強與部落合作拯救語言。加拿大蒙大拿大學環境研究副教授 Rosalyn R. LaPier 就撰文,分析保育原住民語言的必要。

自學 app 拯救沒有優勢的語言

「全世界邊個地方用廣東話學中文?」本港教育局局長如是說,指若長遠以廣東話學習中文,需要研究會否令香港失去優勢。那邊廂,語言學習應用程式 Duolingo 將開設納瓦霍語(Navajo)和夏威夷語課程,但能說此 2 種語言的人恐怕不足 3 萬,明顯更缺優勢。

這些印度山村村民,是亞歷山大遠征軍後裔?

印度西北部喜瑪拉雅山區的小村落馬拉那(Malana),以生產大麻製品而聞名,但村民的身世卻比大麻更加迷幻。相傳在 2,300 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軍征戰至印度,部分傷兵屯駐於此,成為馬拉那村民的祖先。雖然我們未必能夠憑藉村民的外貌找到蛛絲馬跡,但他們所操的語言確實與別不同,村政府甚至實行獨特的兩院制,難免叫人懷疑這是承襲自古希臘的民主傳統。

石 Sir:英國人的母語

儘管英國有不同地區語言,而就算英語亦口音繁多,但英國政府不但沒有打算消除各種地區語言,反而著力保育,例如英國政府資助威爾斯在學校教導威爾斯語,在民間推動威爾斯語文學等。據說有個很厲害的國家,歷史要比歐美國家悠長得多,卻要逼其國民接受自己的母語次人一等,念兹在兹要消滅國家內其他歷史源遠流長的語言。一個國家以自殘自己歷史文化為任,真不知厲害在哪裡。

古老又神秘的巴斯克語

相傳巴斯克語是歐洲的古老語言,古老得沒有人知道它從何而來。不過,就算不知這種語言古老,歐洲人也不難發覺,巴斯克語不但跟歐洲通用語言完全不同,甚至和世界任一語言也難以扯上關係。在 1545 年於法國波爾多出版的一本詩集之前,這種語言暫未發現詳細的文獻紀錄。這種語言久歷二、三千年而不滅,讓人驚嘆傳承的威力。

一地人說八百語

不論身在何地,雙語都是一種優勢,再孤立的民族國家,都有最流行的外語(second langauge),例如通曉韓語,在日本隨時用得着。若論外語最多元之地,首數紐約皇后區(Queens),該區匯集 800 種語言之多,由台山話到阿爾巴尼亞語都有一定族群使用,身處紐約不僅可練英文,更隨時學到烏茲別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