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

|共60篇|

大流行將成西班牙鬥牛致命一擊?

西班牙鬥牛競技中,黑公牛多次受尖矛所刺、被人挑起憤怒而狂奔,最後被鬥牛士用長劍刺死。這項觸及動物權益問題的國技,本已長期遭到質疑。加上武漢肺炎疫情下,一切活動停止,失去收入,令前景更不明朗,鬥牛繁殖者及其他業者,正面對進退兩難的局面。

歐美國家陸續復課,卻怕學生一去不返

為對抗武漢肺炎大流行,大部分國家均實施停課。聯合國統計,直至 4 月中逾 15 億名學童留在家中,佔全球學生人口高達 90%。現時隨著疫情放緩,西方國家陸續復課,但多個政府憂慮孩子們被迫離開校園,便會自此一去不返。各地校方及教育機構費煞思量,如何阻止兒童永久輟學。

近代史最長的革命:達戈霍伊起義  

要爭取自由,或不是一、兩代人做到的事,而且可能要付出很沉重的代價;要反抗異族統治,就更慘烈。我們經常聽到一些成功的例子,例如美國獨立革命、中國辛亥革命,以及不流一滴血的捷克天鵝絨革命。可是,歷史長河之中也有失敗例子,菲律賓在 1744 到 1829 年間,經歷了亞洲,甚至世界近代史上,最長的一場革命,歷時 85 年,花盡數代人的一生。

武肺鐵拳將重擊歐洲?

武漢肺炎已正式到達歐洲,登陸意大利,截至 25 日下午 6 時,當地已有 229 宗確診病例,6 人死亡。當局封城、停課、暫停體育活動,包括叫停意甲、腰斬狂歡節,而股市暴跌、超市被搶購一空等連鎖反應,已經出現。一國之隔的西班牙雖然暫時只有四宗確診個案,最近亦決定取消在巴塞隆拿舉辦的國際盛事「全球移動通訊大會」,令當地損失數億歐元。

中國貿易史的教訓

美中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為去年 7 月起展開的貿易戰畫上逗號。貿易戰結果如何,人們尚未得知。若回顧歷史,不難發現明、清時代亦曾處於貿易困境。意大利漢學家 Francesco Sisci 於「星期新聞(Settimana News)」撰文,歸納明、清及中國當下,在面對全球貿易環境時,均有一個共通點 —— 沒有嘗試圖將自己融入全球貿易體系。

鎮壓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強化我們的民主信念

10 月,加泰隆尼亞獨立領袖 Jordi Cuixart 被西班牙法院判處監禁 9 年時,兒子才出生 3 星期,判刑預示他未來都不能陪伴兒子長大,但 Cuixart 堅信監禁將帶來更大的好處。他在獄中回應英國「獨立報」時指:「我不急著離開」,因他想「力盡己任」後才出獄,他說:「我不是獄中的政治人物,而是一個用坐牢來譴責西班牙侵犯人權的政治犯。監獄簡直成了大聲公。」

自由之堡壘 —— 因圍城而生的荷蘭萊頓大學

成立於 1575 年的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為荷蘭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萊頓大學的成立,時代背景正值荷蘭與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1568-1648)」。在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的帶領下,拒絕西班牙統治的荷蘭人,開始與西班牙軍隊作戰。其中,不少荷蘭城鎮飽受西班牙圍城之苦。然而,萊頓卻能成功堅守一年。作為獎勵,以「自由之堡壘(Libertatis Praesidium)」為校訓的萊頓大學,在威廉支持下成立。

西班牙慢食不再,特餐也不再?

「食物」是西班牙的文化核心,三餐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午餐。以往西班牙人有 2 小時午飯時間,足以慢慢品嚐包含 3 道菜的每日特餐(menú del día)。提供便宜特餐的餐廳通常不會講究美學裝潢,卻反而成為西班牙美食及庶民生活的寫照。但近年租金上升、顧客口味、以至工作時間的變化、旅遊業及高檔化都威脅著其生存空間。

何謂「政治犯」?一場身份政治的角力

9 名加泰隆尼亞獨派領袖,因為 2017 年舉辦獨立公投,於今個月被西班牙最高法院判囚 9 至 13 年,事件觸發當地大規模示威。在香港,超過 4 個月的反送中運動,警方至今亦拘捕超過 2,600 名示威者,現時有四百多名被起訴。當警察濫捕變成常態,就會出現愈來愈多「政治犯」,可是如何定義「政治犯」一直是複雜議題。

加泰隆尼亞海嘯抗爭 —— 香港輸出 Be Water 抗爭模式

加泰隆尼亞自 9 月發起的組織「民主海嘯」,號召大規模和平及公民抗命行動,以捍衛加泰的自由。判決後,示威者迅速在當地廣場及街道聚集,封鎖交通,隨後前往巴塞隆拿的埃爾普拉特機場。驟聽起來,與香港近期的抗爭模式是否有相似之處?不僅如此,有年輕示威者更高呼:We’re going to do a Hong Kong!

西班牙大選:極右政黨進入主流?

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束,除了誰主政局,極右政黨聲音黨(Vox)在大選期間亦極受關注。該黨取得超過 1 成選票,預計取得 24 個國會議席,是軍政府年代結束以來,首次有極右政黨進入國會。英國「衛報」報道指,聲音黨在是次大選的崛起,代表「西班牙例外論」經已結束 —— 近年席捲歐洲的極右政治風潮,終於來到西班牙。

方俊傑:片如其名,「人盡皆知」

時勢造英雄,伊朗導演 Asghar Farhadi 不是不好,但是否好到憑「伊朗式分居」及「伊朗式遷居」在 5 年間兩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利用伊朗人的身份攻擊杜林普可能是更大的意義。兩片之間,其實還有另一齣叫「伊朗式離婚」的法國片。今次,「人盡皆知」以西班牙作背景,用西班牙巨星作主角,無可能叫「伊朗式綁架」,又無理由叫「西班牙式綁架」,不如還原基本,直譯原有名字。

林喜兒:Money Heist —— 機關算盡卻忘了愛情

來歷不明的「Professor」策劃了一場史上最大的劫案,招攬了 8 名在打家劫舍方面各具才能的奇兵。他們的目標是佔領印鈔廠然後自行印鈔,過程中與警方、人質三方對峙,原則是不流一滴血。西班牙劇集「紙鈔屋」(La Casa de Papel,英文譯名為 Money Heist) 去年尾被 Netflix 購入,火速成為 Netflix 非英語劇中最多人觀看的劇集。

奔牛

“Expecting the world to treat you fairly because you’re a good person is like expecting a bull not to attack you because you’re a vegetarian.”
― Dennis Wholey, American television host

如果你自恃是個好人,就期望世界會公平對待你;就如期待公牛不會攻擊你,因你是名素食者。
- 丹尼斯.何利(美國電視節目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