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

|共35篇|

在亂流下閱讀:摩蘇爾書城唯一的書店

書本可以讓人增長知識,啟發思考,幫助人立身處世。在亂世之下,人們更需要閱讀以調整思緒,但閱讀卻可以變得十分奢侈。伊拉克摩蘇爾堪稱一代名城,是亞述古國的首府和知識重鎮。可是摩蘇爾近年飽受戰火推殘,2014 年一度被伊斯蘭國佔領,到 2017 年才被收復。摩蘇爾的古街納傑菲(Najafi)昔日是當地的文化中心,到今天就只剩下一間名為 Maktaba al-Sham 的書店。

聲音的哲學:在文字和圖像以外理解世界

近年紙媒式微,年輕讀者也愈來愈不願看網上長文,KOL 短片等網絡影像成為重要的資訊媒介。另一方面,電台同樣沒落多時,但有趣地,音訊平台近年有復辟的勢頭,最受人關注的例子有 Podcast 播客,讓人走路和運動期間都可以增長知識。羅傑威廉士大學哲學教授 Christina Rawls 就在學術網站 Aeon 撰文,分享如何可以聲音認識世界。

啟蒙思想傳播,全靠盜版書籍猖獗?

啟蒙運動是歐洲擺脫蒙昧、思潮激盪的時代,美國著名文化史學家 Robert Darnton 在新書 Pirating and Publishing 卻研究,在那個知識產權未成熟的 18 世紀,啟蒙運動是靠盜版印刷推上高峰。出版商在豐厚紅利誘使下,大量盜印盧梭、伏爾泰和狄德羅作品,即使被官方標籤為異端邪說的禁書,仍能夠透過盜版書市傳播,令啟蒙思想植根民間,引爆法國大革命。

整所大學在流亡:歐洲人文大學的故事

位於東歐的白羅斯今年爆發大型反獨裁示威,令該國成為全球焦點。現任總統盧卡申科自 1994 即位後一直獨攬大權至今,任內殘酷鎮壓一切反對聲音,被捕示威者被酷刑對待。大學作為生產知識和培養人才的地方,自然成為獨裁政權嚴加監控的對象。在 2004 年,當地就有一整所大學要流亡到立陶宛,其名為歐洲人文大學(European Humanities University)。

Moyashi:華氏 630 —— 香港燃燒的溫度

2020 年 6 月 30 日,初夏的夜裡熱得有點心寒,下午 11 時 03 分,香港「國安法」正式刊憲。公共圖書館將政治不正確的書下架,白紙也成為顛覆政權的兵器。失去言論自由的世界裡,思想成為原罪 —— 華氏 630 度,城市冒著火光,這就是香港燃燒的溫度。

【通才指南】如何像愛因斯坦一樣……演奏?

有研究發現,得諾貝爾獎的頂尖科學家,能歌善舞比例是沒得獎同行的 25 倍、創作藝術機會高出 17 倍、寫詩比例高 12 倍、會演奏音樂比例高 4 倍,愛因斯坦和達文西正是精通文藝與數理的鳳毛麟角。究竟是甚麼特質讓他們文理全才?跨領域的學習如何相得益彰,全面發揮人類的潛能?

小灰:諾曼第登陸,五個軍事冷知識

諾曼第戰役發生於 1944 年 6 月 6 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發起的一場軍事行動。透過登陸法國北部城市諾曼第,盟軍意圖打開歐洲西邊戰線,後來更成為擊潰納粹德國的一個重要關鍵。諾曼第戰役規模龐大,而且異常壯烈,經常成為電影電視題材。本文將講述五個有關諾曼第登陸的軍事冷知識。

語言學家為何要保育土著語言

語言消亡,優勝劣敗,人們只是轉向更為「實用」的語言,許多人對於語言消失或許並不以為意。有些人則將之類比作物種滅絕,對之感到悲傷。除了訴諸情感,有些語言學家則關注語言本身的損失。丹麥語言學者 Jeroen Willemsen 和 Kristoffer Friis Bøegh 就認為,從功利角度,仍有保護語言的需要。

把好的內容,用對的形式,呈現在大眾面前 —— 李取中、蕭宇辰對談

社群媒體盛行的時代,知識與書籍的來源及定義已與過往大不相同,閱讀的形式也更加多元開放。從紙媒到網媒,從個人網誌到社群媒體,內容生產者如何取材?選擇用甚麼形式和手法與讀者溝通?「2018 Openbook 好書獎」暖身系列第二場講座,邀請李取中與蕭宇辰對談。

醫學證明:突然成為天才不是夢

近期播出的日劇 Good Doctor,講述山崎賢人飾演的新堂湊雖患有自閉症,但同時因「學者症候群」(Savant syndrome)而擁有超強記憶力。假如羨慕這種天賦異稟,希望成為其中之一,亦不是沒有可能。專門研究這病症的美國精神科醫生 Darold A. Treffert 教授,在美國雜誌「科學人」撰文指出,即使不是天生患有學者症候群的人士,後天亦有可能突然成為天才。

哲學就在生活,包括在公園角落

一切學問皆源於生活,奧妙深遠的哲學亦是同理。就在今年夏至, 3 位來自美國 Brooklyn Public Philosophers 論壇的哲學家,來到澳洲昆士蘭的蘇格拉底雕塑公園,開張桌子擺個攤檔,歡迎男女老幼提出任何問題,讓他們以哲學的方式作出解答。一個下午下來,約有 50 個身份背景截然不同的人,駐足參與一場又一場討論。大家從人類存在的意義,說到何謂正宗中國菜。天南地北,無不哲學。

騙子與發明家:現代印刷之父古騰堡

1455 年 2 月 23 日,歐洲史上第一批活版印刷書籍 ——「古騰堡聖經」—— 面世,象徵了新時代的來臨。這批書的出版商、德國工匠約翰內斯·古騰堡(Johann Gutenberg)因發明的活版印刷技術,大大縮短了書籍出版時間,加快知識傳播,推進了人類文明發展,在發明史上留下光輝一頁,名留千古。不過,比此偉大發明更引人入勝的,是這名「發明家」背後的故事。

唐明:從文盲到貴族的大變身

說優雅的語言,愛高雅的藝術,成為歐洲宮廷文化和貴族教養的最重要部分,需要不斷的大量投資才能維持高水準,資助藝術家、作家成為歐洲貴族文化的另一大傳統,文藝復興以來多少的畫家、音樂家、藝術家、思想家,無不是貴族資助的結果,此風在 19 世紀的俄國依然如故,譬如柴可夫斯基就是由梅克夫人長期「包養」,兩個人書信往來了 14 年,卻從來不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