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共64篇|

妨礙他人下班就被解雇,丹麥童話般的職場與生活平衡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丹麥是全球最重視家庭與工作平衡的國家之一,幾乎所有的公司都規定一天只能上班 8 小時。在聯合國的「世界幸福國家調查」中,丹麥也名列前茅。根據該國政府勞動局官員的說法:「尊重每個人下班後的時間,建立工作以外的生活空間,可大幅提高國民幸福程度。」

參觀廢墟爛地的「最差勁旅行團」

旅遊業雖然對經濟有一定好處,但亦可能對本地人的生活造成困擾。在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圖,有當地人對遊客感到不滿,發起「反遊團」活動,向人們展示城市的真實一面。假如不想做個一味跟從旅遊指南、「人去我去」的遊客,試著去尋幽探秘,或希望「過當地人的生活」,也許不妨一試。

不想工作的「假期後症候群」,如何重拾「正常」生活?

假日過後,縱然萬般不願,為了生活還是要重新投入工作。但剛返回工作崗位的你,總是心不在焉,一臉失落?請放心,你並不孤單。「假期後症候群」在不同人身上十分普遍。人的心理狀態,在假期節日期間,經歷強烈的情緒、壓力爆發,身體亦要由相應的放縱模式,調整到回復日常的工作狀態。美好時光的終結亦容易引起人的感嘆。既然日常生活已成眼前事實,儘快回復精神,才是上策。

【Soul Monday】每個早晨,都是「重生」的時機

上班總是望放假,但沒有朝九晚八的生活「鞭策」,反而頹廢墮落,然後胖了殘了,始覺追悔莫及。美國領袖培訓公司 VitalSmarts 的最新調查就顯示,26% 受訪者表示 5 大壓力來源之首,是要令自己在長假保持健康、多做運動和避免喝醉,另有 20% 的人表示在長假期間更覺疲累和暴躁。放縱後想重返正途,應從何處著手才對?其實每一個早晨,都是你「重生」的時機。

向中世紀隱修士學習生活管理

究竟工作是賦予我們生命意義,還是掏空一切意義?美國神學家 Jonathan Malesic 指出,中世紀隱修士對此有獨到看法。他們相信工作屬於修行的一部分,但絕非修行的全部,他們的時間管理模式,類似今日所提倡的 Work–life balance;修道院即使採用新科技,也不是為了提高生產力,反而是用來節省勞動時間,以便修士充實精神生活。

英國入籍試:助移民融入生活,還是學會冷知識?

成為英國公民有多難?且看你能否答對以下問題:亨利八世 6 次婚姻的順序、蘇格蘭有多少個滑雪中心,或是 London Eye 的高度。以往要成為英國人,首要的可能是熟習可能連英國人都未必知道的事,不過,英國政府正重新審視該入籍試,看是否可以編出對移民生活更有幫助的題目。

經濟不安的最後出路:歸隱山林?

所謂的「田園回歸」充滿了青山綠水的美好想像,摻雜了不少高度現代化社會中,對前現代、前城市化世界的鄉愁。實際情況是,除了地方社區經濟比都市更差,移居後找不到工作外,地方城鎮的社區關係極端封閉,對新移居者不友善,自治體固執而排外,就連地方政府都無從插手。

Moyashi:迷失東京

假如你處身於大城市,許多設施都已經半自動化,可以讓你不開口的情況下維持生命。例如有提供電子售票機的餐廳,讓你看圖自行點餐;部分大型超市設有自助結賬櫃台,連被問有沒有積分卡的機會也免去。遇上真人結賬的情況,大不了保持沉默,店員也不會強制你回答,照打出來的銀碼付錢就是。最麻煩的是貨品在收銀處的後面,只能用身體語言搭救,所以會出現有外國人在便利店為了買炸雞而扮雞的場面。

叛國還是餓死?委內瑞拉士兵進退維谷

你問 Jackssel Mujica 為何當兵,他會說是為了三餐溫飽,以及保護祖國委內瑞拉。但當經濟崩潰,沒得吃沒得住,卻還要昧著良心,鎮壓反抗的人民,該當逃兵還是餓死?這位 28 歲青年以及多名同袍,選擇離開此地遠走他方。然而,他們在異鄉就業困難,回國又必受到重罰。留下還是再走,他們進退維谷。

石 Sir:英國娛樂指南

我就曾上曼城參加音樂會渡週末,太太最近才跟朋友南下 Bristol 參與一年一度熱氣球節,我倆又試過花一天到 Stratford 遊覽莎士比亞家鄉故居。早前有香港親人探訪,短住幾天,第一天參觀伯明翰市中心一遍後,購物癮起,第二天也不用我帶她去公園看樹,逕自安排乘個多小時火車往牛津郡 Bicester Village 名店村購物去,大半天下來滿載而歸。

Päntsdrunk:解放身心的芬蘭人活動

自從「芬蘭人的惡夢」一書在中國出版,裡面提到「芬蘭式」的內向民族性,馬上引起巨大熱潮,網民爭說自己是「精神上的芬蘭人」,簡稱「精芬」。但是真.芬蘭人的生活態度,其實也有奔放一面。譬如在家中脫剩內衣,自斟自飲。這種同時解放身心的活動,他們稱之為 Päntsdrunk。

分散觀光:遊京都,請別只遊市中心

2016 年的資料顯示,每年京都市吸引超過 5,500 萬名遊客。但熱門景點及周圍地區異常擠擁,叫日本國內的旅客連連搖頭。人潮造成的嘈音和交通擠塞等問題,以及外國旅客引起的文化衝突,更令本地居民苦不堪言。為紓緩困境,京都市內多間企業及行政機關合作,向觀光客提議一些為人忽視的好去處,藉此分散人流之餘,同時希望能刺激地方經濟,並讓旅遊與民生得以調和。現時他們正在摸索,如何向遊客推銷郊區的魅力所在。

哲學就在生活,包括在公園角落

一切學問皆源於生活,奧妙深遠的哲學亦是同理。就在今年夏至, 3 位來自美國 Brooklyn Public Philosophers 論壇的哲學家,來到澳洲昆士蘭的蘇格拉底雕塑公園,開張桌子擺個攤檔,歡迎男女老幼提出任何問題,讓他們以哲學的方式作出解答。一個下午下來,約有 50 個身份背景截然不同的人,駐足參與一場又一場討論。大家從人類存在的意義,說到何謂正宗中國菜。天南地北,無不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