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性工作

|共6篇|

彈性工時:企業管理最應考慮的政策

朝九晚六是香港職場普遍的(和官方的)辦公時間,那住得近的人朝八晚五可以嗎?住得遠的人又能否朝十晚七?在英國,傳統的職場辦公時間是朝九晚五,但由 YouGov 與 McDonald’s 合作調查的最新數據,顯示只有 6% 的英國人仍然是準時在這段時間上班下班,其他大部分打工仔都有彈性工時。

爭取男女同酬,不是打場波就辦得到

電影「男女單打戰」中,網壇傳奇女將 Billie Jean King 為爭取男女球手獎金相等,毅然自立門戶,創辦女子網球聯合會(WTA),舉行全國巡迴賽,並與男網名宿 Bobby Riggs 對戰,為女性贏得尊重。但現實生活中,要令整體勞動市場做到男女同酬,哪有這麼容易?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 Claudia Goldin 近日於「紐約時報」商業版撰文,探討在這場性別平權之戰,為何會如此難打。

日本新工作常態:外判高層

「生育」對職業女性來說大概是工作生涯中最難過的一道坎。懷胎 10 月放完產假後再復工,職位如常,但家中多了個待哺兒,即使你早有後著,拜託了家中長輩代湊,上司同事早已暗暗將你歸類為「孩子優先、工作次之」的人,加上不免間中為了兒女傷病而遲到早退,漸漸你就被投閒置散,從公司主力退居後勤,做起討厭的無聊工作。不過,最近日本就出現了一種新工種,聘請在職母親當外判高層,扭轉過往輕視媽媽們的企業常態。

減工時,反增壓力是甚麼玩法?

瑞典哥德堡市於一間老人院進行實驗,把約 70 名看護每天的工時,從 8 小時減至 6 小時,觀察有何變化。去年市政府表示,看護是快樂了,成本卻太高了。計劃被叫停後,媒體形容為「觸礁」、「失敗」,首席研究員 Bengt Lorentzon 則反駁,與其去想應否縮減工時,應該先問:「我們怎樣做才能改善工作環境?」但為何早點下班,也不一定叫人歡喜?若真是如此,試問還有甚麼方法,令生活更加幸福?

職場上的美麗誤會:彈性工作

職場上最美麗的誤會之一,恐怕就是「彈性工作」。在這個數碼時代,光有 Notebook 和 WiFi,就是一間辦公室。只要接通互聯網,加上雲端服務,無論距離再遠,上司下屬也能即時溝通,收發訊息和檔案。得益於這些科技,愈來愈多公司,特別是從事創意行業,推行彈性工作制,允許員工自選出勤時間,甚至工作地點。但「彈性工作」說來動聽,卻往往知易行難。做老闆的不敢實施,打工的也不敢實行。為甚麼?因為我不信你,你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