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

|共25篇|

在家工作,公司應補貼員工租金?

去年,瑞士法院裁定一間公司必須承擔在家工作員工的部分租金,此例或成疫下新楷模。不過,在不在家工作,員工也需要有住處,公司為何要幫他們支付租金?英國廣播公司新聞就指出,在家工作或成日後職場新常態,部分瑞士上班族在選擇居住地時,已開始考慮在家工作的因素,而公司也可透過補貼租金,取代辦公室租金。

【Soul Monday】遇上武肺失業潮,中提琴手轉型了

精於電玩者,除了可以參加電競比賽爭奪獎金,一洗「打機唔可以當飯食」污名外,更可在失業時,以此作為救命稻草。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下,電子遊戲成今期流行,但新手未必能馬上掌握箇中秘技,此時玩家就可憑一己之長,充當電玩教練以糊口。

馬國封關,毗鄰新加坡會斷水斷糧嗎?

新加坡快速果斷應對疫情,成西方國家參考對象,當地染病個案沒有急速上升,至今亦未有死亡個案。但最近該國也面對一大難題 —— 馬來西亞近日為堵截疫情擴散,決定封關鎖國。新加坡先天土地及勞動力有限,新馬之間一直有著獨特的依存關係,每天大約 30 萬馬來西亞人過境到新加坡上班,而新加坡亦要依靠鄰國進口的水及食品,「日經亞洲評論」就專文分析該國如何自救,減輕毗鄰封關影響

在家工作不利環境?

這陣子為避開病毒,不少打工仔暫時不通勤上班,改為在家工作。在疫症的推波助瀾下,令人再次思考遙距工作是否可成為未來主流工作模式,而減少辦公室恒常「燈油火蠟」、冷氣長開的能源消耗,不用乘車駕車上下班,似乎也對環境較友善,但英國廣播公司(BBC)專文卻指出,在家工作的碳排放量,不知不覺間會比在辦公室更高。

工作時使用社交媒體 —— 浪費時間還是激發腦轉數?

網上學習公司 Udemy 的數據顯示,有 6 成人在工作時一定會查看社交媒體,3 分 2 人表示在 Facebook 花費最多的時間。內華達大學研究人員稱之為「網絡閒散(Cyberloafing)」,更指此現象使企業造成每年 850 億美元損失。不過最近有研究表明,適量的網絡閒散可能對員工有利,小休有助他們重新整理工作,甚至紓緩職場壓力,令人重新振作。

自定薪水,可行嗎?

比起「不勞而獲」這種非分之想,很多人其實只望「一分耕耘,一分收獲」,讓自己的工作得到合理的回報。一些歐美小企試行「自設工資(Self-set pay)」制度,讓員工決定該拿多少薪水,藉此吸引頂尖人材。但老闆就不怕下屬「獅子開大口」?向來等加人工的上班族,又如何為自身「定價」?

工時過長,南韓上班族如何苦中作樂?

去年,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對 39 國的工時統計,韓國排名第三,每年人均工作 2,005 小時,以一天工作 8 小時計算,相等「加班」85 小時。留在辦工室的時間愈來愈長,難免會感到日子一成不變,但上班文化又無法輕易改變。韓國上班族於是絞盡腦汁,尋思如何苦中作樂。

免洗衣服:為懶人帶來福音?

香港夏季炎熱、多雨,骯髒的衣服需要每天清洗,但又難以晾乾。大家是否很渴望有一天工作回家後,可以直接倒頭大睡?不同品牌陸續推出免洗衣物,為忙碌的上班族,以及旅行和戶外活動愛好者免除洗衣的麻煩,也能減少浪費水資源。

【Soul Monday】故事販賣機:短暫離線的機會

不論是正在上班或下班,要疲憊不堪的上班族,拿起書細細拜讀,只會更疲累。如果一本書是重擔,那麼短短一個文字故事又如何?倫敦最近出現一種閱讀新方式,首個出現在英國的故事自動販賣機,已安裝在金絲雀碼頭。從此,在上班族的車程中,有極短篇故事相伴。

日企反「傳統」,禁送人情朱古力

若論全球最討厭情人節的國家,日本該是坐亞望冠吧。明明是個西洋節日,這東洋島國卻創立了獨有習俗 —— 由女性給男同學或男同事送的「義理朱古力」。所謂「義理」即是「人情」,無論你與對方熟絡與否,甚至厭惡至極也好,都「應該」送上朱古力,以示感謝平日的照顧。而當這種文化淪為職場壓力,更令男女雙方同感困擾。

Moyashi:禮多人奇怪

因為要在臨別前最後一刻表現禮貌,所以分別時鞠躬說再見,這基本上是日本的指定動作。這可以發生在任何日本人身上,但指名上班族是因為他們特別嚴重。有機會對方是上司前輩,如果在他們轉身離開前停止鞠躬、自己先離開,會給人很趕時間或者不禮貌的感覺。所以在對方轉身前,你總會見到鞠躬永不停止。尤其最近年頭年尾,公司有許多忘年會和新年會,完結後一堆上班族同時走進車站,就更容易遭遇上述情況。

Moyashi:社畜寄生獸

生病了本應該休息,何況流感嚴重起來可致命,傳染力亦高,為人為己也應該請假休息、甚至入院隔離。於是,看畢這宗新聞,我們不能不問一個問題:那名染上流感的 OL 為甚麼還要上班?合理思考下,患流感發高燒,即使回到公司也無法工作,就算工作也不可能有效率。到頭來,工作做不好,感冒還變嚴重了。

今天還有「中產」嗎?只剩下「中等收入」的年代

今天還有「中產」嗎?曾幾何時,中產被視為一項人生成就、社會身份。但在今日的經濟氣候和企業文化中,中產可能已是一個逝去的概念。取而代之,今日社會上可能大部分可能只是「中等收入」人士,面對著工作崗位的不穩定、乏味、無晉升機會,但仍需要供養家庭和下一代沉重開支的負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