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攝片

|共20篇|

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

鄭立:強殖裝甲 —— 外星人進得去 獸化兵出得來 地球發大財

一般特攝片統治地球的計劃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的黨是由蠢蛋指揮的。但在「強殖裝甲」的地下黨,他們的腦袋正常理性很多,知道要控制社會,靠的不是派怪人去攻擊警察與英軍,在大街放土製菠蘿或縱火燒死電台主播,而是利用自己強力的經驗、忠誠、全球組織、資源,去滲透政府建制、紀律部隊和大企業。控制社會的重要權力,奪取政權。

Moyashi:穿越作品的假面騎士

有句說話叫「十年磨一劍」,意指用長時間專心完成一事。東映與 Bandai 用廿年磨了兩劍,但劍利不利就見人見智。十年前的「帝騎(Decade)」和今年的「時王(Zi-O)」都是「假面騎士」系列的大作,重點除了過去系列作品的角色會露面外,主角還可以進入前作的故事裡,使用其他角色的能力。特別的故事組成,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對原作故事作改編同時引來批評。實際上,比起「改編」,或者應該說「再詮釋」才是這兩部作品的核心。

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的「假面騎士 時王」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

紅眼:那些曾被稱為假面騎士的男人(六)

近日社交平台興玩「十年回顧」,人人都貼出自己 2009 年和 2019 年的照片作比對,身為一名假面騎士迷,很難忘記這「十年」的故事 —— Decade 的故事。2019 年,對擁有四十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為日本天皇將在今年 4 月退位,而隨著新天皇即位,將會更換年號,因此,在去年秋季開播的「假面騎士 Zi-O」,亦將成為跨年號之作。

鄭立:有沒有想過「中國超人」到底哪裡跟中國有關?

「中國超人」的主題,聽名字應該是「中國」吧?但如果你很隨便的看完,會發覺除了角色姓氏都是一個字之外,整個故事跟中國看起來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可以說,除了角色名字外,整個故事拿去給日本人演都不會有任何分別,如果是韓國或越南的話,連角色名字都不用改。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下)

上回講到日式英雄在特攝的框架中充滿掣肘,世界觀建立和角色塑造的局限,衍生出如故事單薄或設定矛盾的問題。角色互動流於純屬入鏡而欠系統性描寫,出現「在地球快完蛋時,之前那群傢伙跑到哪裡」,或者「故事終盤已經通神成仙的舊角色,在新劇場版中打拳頭交」的荒謬情況。然而,在前文提及的財政硬傷與軟件不足外,觀眾期待與市場策略也是一大問題。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中)

上篇提到荷里活的資金財力與分配播映方式,非其他電影產業能及。但講錢傷感情,任何話題牽涉到財力都只能沈默,不盡是日本英雄片獨有的問題。就讓我們退一百步,假設東映、圓谷會印炒票,擁有無限金錢投資英雄電影,結果又如何呢?事實上結果仍相差無幾,因為日本英雄特攝存在軟件配套的結構性問題,阻礙其成為漫威式電影。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上)

這篇文章其實有點標題欺詐,因為答案根本呼之欲出,無論多樂觀也好,現行條件下是絕對沒有可能發生。即使將來的事沒有辦法說得太滿,起碼在這廿年內也不可行。日本的英雄角色在可見的未來裡,並不存在發展成電影宇宙式的荷里活電影的可能性。但一刀切下去文章就要告終,於是來個逆向思考,不如講一下如果真的要發展成漫威式的英雄電影,日本的英雄還差甚麼。

紅眼:「假面騎士」見證社會變遷的 20 年之旅

對我來說,9 月已無開學這回事很久了,但多年以來,對這個月份仍有期待。因為每年 9 月,都有新一輯的「假面騎士」開播。平成之末,同系第二十人,Zi-O 隱含了 20 之意,而這一代的主題是手錶,明顯是要玩時空穿越。誠然,「假面騎士」和時代一直有著緊密關係。除了因為一年一輯,作品逐年累積,也因為故事設定本身具有時代色彩,若能細心一看變身腰帶的設計,更是社會變遷的見證。

Moyashi:一星期摧毀一次的東京

特攝片明明是真人片集,卻又充滿動畫的風格。寫實中混雜著幻想,廉價的特技與不一定合乎邏輯的劇情,成為另一種「真實」。「哥斯拉」的電影中,東京鐵塔總成為被破壞的對象,彷彿來到東京,不踩爛東京鐵塔就有甚麼遺憾一樣。「鹹蛋超人」中的巨大怪獸每星期來臨一次,兩隻數十米高的外星生物,打鬥時撞毀一堆高樓大廈,下週同樣時間卻又回復正常。

紅眼:「陸王」—— 現實世界才沒有那麼熱血浪漫

茂木是天才運動員,是池井戶潤筆下的勝利組幻象。而現實中像他這樣幸運的人不多,努力和捨命相搏不代表一定會有回報。譬如說,劇中老常務一直勸阻宮澤社長研發陸王,於故事中是頑固「反派」,然而,唯獨他的想法才是最冷靜和理智的。觀眾心裡面早就明白這個道理,但大家都樂於陷進故事的自強奮鬥旋渦中,跟隨茂木一起飛奔,迎接奇蹟聖光。

Moyashi:完美的良心回路

石之森章太郎的「電腦奇俠」(人造人間キカイダー)中,主角次郎是光明寺博士所製造的人造人其中之一,特別之處在於被安裝了「良心回路」。光明寺博士想製造一個完美的機械人,於是透過「良心回路」賦予機械人人類良心的功能,能分辨善惡。但劇情安排是敵方組織在「良心回路」完成前將博士拐走,未完成的次郎無法完美分辨善惡,而且每次聽到特定頻率的笛聲就會發狂。電腦奇俠在播放當時的副題是「懷著不完全的良心回路,在善惡狹縫間苦惱的人造人的戰鬥!」故事最終其實是問一個問題:「完全的良心是甚麼」?

Moyashi:正義英雄的掙扎(上)

幪面超人一開始基本上就是有正方有反方,反方要征服世界、擾亂和平,正方的英雄跑出來把敵人打倒,皆大歡喜。敵人侵害了社會既有的秩序,幪面超人則是將失序的狀態修正,回復原有的社會結構。即英雄打倒壞分子,維持世界和平,是社會建制化的過程,也是道德實行的演練。於是,幪面超人進行暴力的根據其實是社會的倫理價值基準,力量的正當性、同時是與敵人最大的分別,目的在於糾正偏離社會道德價值的行為。否則在使用暴力這個層面上,英雄敵人並沒有分別 —— 用老師的角度看,就是兩方都錯。

紅眼:特攝夢工場,還是明星夢一場?

主攻女性讀者的日本娛樂新聞網站 Modelpress,日前公佈了最有男朋友感覺(彼氏感)的男星榜單。一兩年前紅到發紫的「暖男」福士蒼汰和「鹽系」坂口健太郎,如今居然只是掹車邊入圍。至於力壓菅田將暉、岡田將生和窪田正孝這些熱門人選的,首三位分別是山崎賢人、吉澤亮和竹内涼真。「男友力」排行榜十強裡面,正好就有
4 個假面騎士和 2 個紅戰士。若只是當中一兩人做過特攝英雄,那還算是偶然;過半數人氣小鮮肉來自特攝劇集,則顯然是日本演藝圈的新興現象了。

Moyashi:財團 B 的陰謀

幪面超人(假面騎士)電王由時空穿越,發展出作品穿越的概念。名正言順的官方二創,將過往的作品循環再用,與前作的幪面超人共演。結果當年賣出亮眼成績,劇場版在 TV 版結束後還多拍了兩年。Bandai 驚覺幪面超人作品的消費者,除了小學生外,還有喝變身腰帶奶水大的成年人;另外還有陪小孩一起看星期日晨間特攝英雄片,結果愛上帥帥小生的主婦。但 Bandai 和東映當時仍停留於「多人看?拍多一部劇場版吧」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