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攝片

|共32篇|

Moyashi:大魔神 —— 小心阿爺唔高興

於是,無論奸臣幹甚麼其實都沒有所謂,最錯只是否定神明至高的權威,罪名是「惹阿爺不高興」。大魔神象徵了劇中世界頂端的權力與武力,只要不觸及權力架構,下面的人做甚麼都不會管,但一否定其主權,就會將你往死裡打。原來「大魔神」系列是講述地方政府挑戰中央,結果被官派特使拉下馬的故事。

Moyashi:拒絕歷史的永續復仇

「遺忘」是消極的「拒絕」,他們都在「學習」與「反省」最遠的距離上。無法面對歷史的國家,永遠都會在打過去的戰爭,無法真正進入現代社會,日本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大清亡了百年,義和團都化作塵土,「國恥」卻永續一個世紀。歷史的腳步這麼遠那麼近,你有聽見坦克車聲來了嗎?

Moyashi:地球防衛軍 —— 當世界還沒有左膠

在 1957 年之際,左膠還不成氣侯。不管米斯提利安人如何派遣宣傳飛碟,也沒有人跑出來問「How dare you?」爭取外星人的權益。米斯提利安人無疑是太先進,他們走前了差不多半個世紀。這一招「受害者身法」來侵略地球其實是可行的,但他們忽略了首先要增加左膠的數目。

紅眼:禁了蒙面,幪面超人仍在

「禁蒙面法」實施之後,香港某處的「連儂牆」突然出現一幅抗爭海報,所畫的就是「幪面超人」。犯禁反抗,原是他的真實本貌。在日本、香港,作品風格會隨潮流而變,政治制度會隨時代而崩壞;但在心中,它傳達的訊息,眼罩下的淚腺,蒙面之志,跨越時代而不變。

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

鄭立:強殖裝甲 —— 外星人進得去 獸化兵出得來 地球發大財

一般特攝片統治地球的計劃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的黨是由蠢蛋指揮的。但在「強殖裝甲」的地下黨,他們的腦袋正常理性很多,知道要控制社會,靠的不是派怪人去攻擊警察與英軍,在大街放土製菠蘿或縱火燒死電台主播,而是利用自己強力的經驗、忠誠、全球組織、資源,去滲透政府建制、紀律部隊和大企業。控制社會的重要權力,奪取政權。

Moyashi:穿越作品的假面騎士

有句說話叫「十年磨一劍」,意指用長時間專心完成一事。東映與 Bandai 用廿年磨了兩劍,但劍利不利就見人見智。十年前的「帝騎(Decade)」和今年的「時王(Zi-O)」都是「假面騎士」系列的大作,重點除了過去系列作品的角色會露面外,主角還可以進入前作的故事裡,使用其他角色的能力。特別的故事組成,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對原作故事作改編同時引來批評。實際上,比起「改編」,或者應該說「再詮釋」才是這兩部作品的核心。

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的「假面騎士 時王」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

紅眼:那些曾被稱為假面騎士的男人(六)

近日社交平台興玩「十年回顧」,人人都貼出自己 2009 年和 2019 年的照片作比對,身為一名假面騎士迷,很難忘記這「十年」的故事 —— Decade 的故事。2019 年,對擁有四十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為日本天皇將在今年 4 月退位,而隨著新天皇即位,將會更換年號,因此,在去年秋季開播的「假面騎士 Zi-O」,亦將成為跨年號之作。

鄭立:有沒有想過「中國超人」到底哪裡跟中國有關?

「中國超人」的主題,聽名字應該是「中國」吧?但如果你很隨便的看完,會發覺除了角色姓氏都是一個字之外,整個故事跟中國看起來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可以說,除了角色名字外,整個故事拿去給日本人演都不會有任何分別,如果是韓國或越南的話,連角色名字都不用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