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災

|共21篇|

切爾諾貝爾的神秘黑菇:科學家研究輻射的關鍵?

當俄烏戰爭陷入拉鋸,俄軍手上的板斧愈來愈少之際,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警告核戰隨時會爆發。1986 年,同樣在烏克蘭地區,爆發了史上最嚴重的核電廠意外「切爾諾貝爾核事故」,告訴世人核災難的可怕。多年來科學家一直仔細研究當年的災難現場,希望為人類找出應對輻射的方法,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對象,就是核電廠內生長的奇怪黑菇。

【烏克蘭戰爭】仍在抗命的切爾諾貝爾伏特加生產商

近年,切爾諾貝爾禁區開始生產伏特加。一群科學家在當地進行環境及作物種植研究時,想到可以利用實驗種植的黑麥及水果釀製烈酒,藉生產自家消費品,振興當地自核災以來一蹶不振的經濟。然而,俄軍目前已侵佔當地,使田地無法種植作物,但科學家仍沒有放棄復興受災地區的計劃,繼續出售新口味烈酒。

切爾諾貝爾核災最大受害國,為何是白羅斯?

眾所周知,切爾諾貝爾核災發生在烏克蘭,核廠方圓 30 公里皆為無人之境,但你未必知道,受災最嚴重其實是鄰國白羅斯,大多數核輻射物質都落入當地,導致農地荒廢、人口驟減。為何核災始於烏克蘭,最大受害者反而是白羅斯?

Ryan Fung:核廢水背後的政治角力,揭示 ESG 政治功能

這種利用環保議題去成為政治角力工具的現象,在 ESG 大勢席捲全球資本市場下,未來只會有增無減,畢竟政府是個妥協的藝術。難道大家認為,一個在環境(E)、社會(S)和管治(G)全方位備受爭議的國家,會真的關心海洋生態、農產品和漁業產品等議題嗎?

綠色和平:福島核災十周年 人類不可再犯同樣的錯誤

日本福島核事故發生至今 10 年,遺害並未有隨時間而消失,但我們必須盡一切力量補救。日本政府及東京電力公司須維護當地居民及環境權益,妥善安置居民,和重新擬定福島第一核電廠的退役計劃。而人類更不能明知故犯,以身犯險使用危險核電;發展安全的可再生能源,方為潔淨能源的選項。

3.11 災後十年:「集體」遷移失敗,新居形同孤島

2011 年 3 月 11 日,巨大的地震及海嘯摧毀日本東北部,40 多萬間樓房完全或部分損毀。10 年後的今天,政府表示災區的住屋供應大致完成。以岩手、宮城及福島 3 縣為主,逾 300 個地區獲建議集體遷移至高地,向重建家園踏出一大步。但有倖存家庭發現,新居旁邊四下無人,形同活在荒島之上,因為願意回鄉長住的人,原來只有他們而已。

從切爾諾貝爾到武漢肺炎

歷史總是出奇的相似,中國被指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初隱瞞疫情,有本地學者將之與 1986 年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後,蘇共政府的處理手法相比。「華爾街日報」首席外事記者 Yaroslav Trofimov 當年居於烏克蘭基輔,他形容中國官方對近年來不同的災難事件,皆以一貫的隱瞞及否認模式處理。

蘇聯「封閉城市」隱瞞核事故前科

本月初,俄羅斯北部發生嚴重爆炸事件,引發外界對核輻射水平激增的憂慮。然而,俄國政府對此語焉不詳,令人質疑情況可能比估計更惡劣。1986 年的切爾諾貝爾核事故固然令人印象深刻,在此之前,蘇聯其實亦曾發生嚴重核事故,被政府極力掩飾、隱瞞多時。

【HBO 切爾諾貝爾】如何「求真」而成為最高分「神劇」?

剛播放完的 HBO 全 5 集短劇「切爾諾貝爾」在短短一個月內竄紅,更在影評網 Rotten Tomatoes 錄得 94% 評分,成為全站最高分劇集。影評盛讚製作團隊無論在科學、史實、角色甚至場景上,高度還原這場 80 年代末的大悲劇。在美國土生土長的編劇兼監製 Craig Mazin,何以能還原事故的細枝末節?

對現代藝術不領情的福島

現代藝術家矢延憲司寄贈福島市的雕塑「太陽的孩子」,於 8 月 3 日在福島市 JR 福島站附近的教育文化中心前聳立。福島市市長木幡浩表示:「這雕塑是勇敢面對災害、懷著希望克服困難並復興的象徵」,與福島復興的目標一致,所以接受寄贈,希望可能鼓勵市民大眾,然而福島當地的民眾卻不太領情,對雕塑有不少負面意見湧現。

推崇「自我責任」的日本,核災後釀成更多悲劇

災難當前,走或留彷佛都是個選擇,但在 2011 年福島核事故發生之際,「避難」不是一個有充足時間去冷靜思考的問題。在對無形的核輻射恐懼下,大家都有不管如何先離開的想法,網上甚至有人批評居於福島,又沒有離縣避難的父母是「殺人者」。

她被欺凌,只因來自福島

7 年前,日本東北 3 縣發生強烈地震,當時海嘯沖毀福島第一核電廠,以及 9 歲女童關根颯姬的家。她與家人移居縣外避難,但相比奪去無數性命財產的天災,更殘酷的是在轉校後承受的欺凌。早前她到紐約出席一個 311 追悼會時憶述,同學們對她進行言語攻擊,像是「因為你是來自福島的小孩」,又或是「核輻射會傳染的」,讓她想過「不如死了更好」。其實很多受災孩子甚至成人,亦有過類似的遭遇。他們不過想在新環境尋求平安,但得到的卻是口頭甚至肢體暴力。

黑暗觀光: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可以參觀?

我們經常聽到切爾諾貝爾核災需要上千年才能回復正常的輻射水平,切爾諾貝爾核電廠附近的地區給人印象是重門深鎖,人跡罕至,若無要事,不應踏進。此言非虛,在核設施附近的林木湖泊,輻射含量仍極高,普通人不宜逗留。不過,較少人知道的,是切爾諾貝爾現時是觀光景點,成千上萬的遊客已拜訪過這處傷心地。

切爾諾貝爾核災是如何發生?

戲劇性的事故從 1986 年 4 月 25 日就蘊釀,發生於烏克蘭首都基輔以北 130 公里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當時烏克蘭仍屬於蘇聯。當日第四號反應堆正預備進行特別測試,試驗當緊急冷卻系統在完全停止供電時,能否靠汽輪發電機的慣性動力,在啟用柴油發電機之前提供足夠電力給冷卻系統。可是,這項出於安全測試的好意,陰差陽錯下卻造成一場大災難。

綠色和平:災後六年,福島復興之路尚有多遙遠?

「我以為你受輻射影響,在關燈的情況下會發光。」日本「朝日新聞」早前報道,一名來自福島的女大學生在 2014 年上日本關西學院大學英文堂時,受到外籍老師的歧視,日前亦相繼爆出災民飽受欺凌的事件。六年後,至今仍有逾 12 萬來自重災區岩手、宮城和福島縣的災民流離失所,身心飽受的煎熬不足為外人道。但日本政府在沒有經過科學評估的情況下,決意在 3 月底撤銷部分災區的疏散令,再中斷經濟援助,變相強逼災民回到輻射嚴重超標的居所過非人生活。福島的復興,該何去何從?

切爾諾貝爾太陽照出生機?

今年是切爾諾貝爾核災 30 周年,30 年前它給帶來了人類巨大的震驚和傷痛,核電廠附近的 2600 平方公里被劃為禁區,出入受管制,至今仍諱莫如深。但烏克蘭政府近日公布,正計劃在切爾諾貝爾附近的荒土,發展太陽能發電,以太陽再種出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