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

|共13篇|

Moyashi:昆蟲大戰爭 —— 爛片爛如現實

越戰、冷戰、二戰、沖繩美軍基地、環保、人性、還有松竹特製的人情劇橋段,通通塞到短短的 84 分鐘內,造就了一套每分鐘都在超展開的爛片。劇本很想將當時最熱門的社會政治議題放進去,結果就塞得要溢出來。然而仔細想想,這一堆事情真的在 1968 年的世界同時發生著。

Moyashi:名為特攝的語法

「特攝」透過建立虛構的形體和敘事來反擊現實,同時透過現實的風景和演出來擴展虛構的可能性。而這種現實和虛構的對撞,必定存在語境的局限,這是屬於日本的「現實」,所以才衍生出屬於日本的「虛構」。超出了日本社會文化的語境就不存在「特攝」,因為「現實/虛構」的界限只會屬於其發生的語境。

電玩原想擺脫現實,何以遊戲設計愈來愈真?

如果玩電子遊戲是逃避現實的消閒娛樂,為何不少遊戲都追求逼真擬仿現實?像長壽的「模擬市民」系列,鉅細無遺地複製日常生活細節,要玩家應付各類繁瑣雜務、肩負額外的個人責任。英國肯特大學文化研究學者推出新書,解構遊戲與現實微妙的虛實關係。

藝評:「青春的角落」—— 對「青春」的苦澀回眸

劇本以「Corner」解散的經過作為線索,描繪「青春」的脆弱易逝,帶出青年難以堅持理想、尋求愛情的挫敗與無力之感,有關內容頗能喚起觀眾共鳴。況晴(黎瑩影飾)請求加入「Corner」之時,組織與學校協議的免費租約即將屆滿,而各成員也將畢業,他們必須決定是否讓「Corner」繼續運行。編劇借「Corner」持續與否的爭論,展現各成員在理念上的衝突與矛盾,亦借各成員之間的愛情關係,寫出青春時的愛情因現實情況而無法萌芽,各人的感情與友誼隨著「Corner」解散而無疾而終。文本中對青春逝去的深切懷念與追憶,加上導演配合得宜的舞台調度,令不同背景的觀眾仍能透過演出,找到那個只屬於自己的心靈角落,重溫或是繼續經歷那終將逝去的美好時光。

為何人總愛過濾資訊,讓自己快樂?

不少人只看得見繁榮穩定、選擇性地認知對自己有利的事物;對不公義之事視而不見、故意混淆自己或真心相信一個假象 —— 因為有不少研究證實,人即使面對鐵證如山的現實,仍會選擇性地作出編輯,以滿足內心的期許。在近數十年間,心理學、經濟學和社會學方面的研究,都指出人類容易忽視信息的情況。今年「經濟文獻雜誌」刊載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的報告,就對這些早期研究進行了綜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