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

|共45篇|

民主的倒退?遊行再成英國政治力量

英國大批民眾早前於倫敦上街遊行,要求政府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主辦團體聲稱,抗議活動超過 100 萬人參加,呼籲國會議員正視民意。不少媒體忙著把它寫成文翠珊倒台徵兆,「經濟學人」卻以英國大型示威增加作分析,指無論屬於疑歐、親歐、左翼或極右陣營,都把政治從議會丟回街頭,民主呈現倒退的跡象。

文翠珊何以未被拉下台?

文翠珊甫上台執政,便因宣告要將脫歐進行到底,獲封「新.鐵娘子」之稱。兩年過後,她拋出一個個脫歐協議,然後一次次被國會否決。議會爭拗不斷、大臣接連請辭、民望急速下跌、內閣密謀叛變…… 政治災難接二連三,但文翠珊總能化險為夷,至今屹立不倒。是她果真「刀槍不入」?還是保守黨人另有打算?

脫歐協議鬧劇,如何動搖英國政黨制根基?

英國國會否決首相文翠珊的脫歐協議草案,令脫歐再次引起國際關注,但此結果不過是英國輿論的意料中事。真正讓人意外的,其實是表決過程亂象叢生 —— 文翠珊內閣軟弱無力,控制不了保守黨議員的投票取向,黨鞭失去綑綁投票的能力,令執政黨議案的贊成票創下歷史新低,動搖行之有效的傳統英國政黨制。

邱翔鐘:悶死受眾說脫歐

英國的退歐事務,如果連同公投前的爭論和爭執,已經擾攘了 3 年以上時間。過去兩年餘,首相文翠珊和首相府可說諸事顧不上,全心全意應對脫歐談判。政界和媒體天天講脫歐,已經到了讓英國人不勝其煩的程度。連文翠珊都說:「英國人再也不想花時間爭論英國退歐之事。」「紐約時報」剛剛刊登了在倫敦的政治記者寫的一篇報道,標題是「退歐:世上最悶的重要新聞」。退歐的確是悶人,但是,對於關心英國時政的人而言,退歐卻是迴避不了的重要話題。

尋求無人滿意的和解,是英國 DNA 的一部分

還記得在本月中,文翠珊才說內閣一致通過脫歐協議草案,兩名大臣及多名官員就相繼辭職。同時有民調顯示,近半數受訪者認為文翠珊應該下台。但在她暫避逼宮危機、支持度稍見回升後,「紐約時報」留意到一個有趣現象,那就是英國國會開始慢慢步向典型的英式作風 —— 作出一個無法滿足任何人的妥協。

邱翔鐘:英國陷入亂局 出路何在?

11 月 25 日,歐盟理事會只花 40 分鐘,就通過了英國首相文翠珊與歐盟談判代表歷經 20 個月的艱苦討價還價後達成的英國退歐協議。但是,在英國方面,情況大不相同,文翠珊想要讓下院通過協議,說她將會大費周章遠遠不足以形容其困難。依照目前形勢,下院幾乎肯定會否決掉協議。

邱翔鐘:罷黜黨魁不留情 保住權位最重要

二次大戰以後,有過 8 位保守黨首相。除了繼承邱吉爾的艾登在蘇伊士運河事件中碰壁,休謨和馬卓安在大選失敗後下台。大部分首相,包括二戰名相邱吉爾,對戰後復甦貢獻良多的麥米倫,全面扭轉社會主義路線和鐵腕對付工會的戴卓爾夫人都戀棧權位,不想離開唐寧街 10 號首相府。他們都是被周圍的人或手下逼迫離任的。

邱翔鐘:首相無能 脫歐路難

知情者說,文翠珊的策略是,一切留到最後一分鐘,讓各派勢力同樣面對最凶險的歐盟敵意狀況,無可奈何之際,他們將被迫接受她和歐盟談判的結果。一年多來,文翠珊在脫歐談判中已經使英國顏面無光,聲譽盡失。一位支持文翠珊的政府高官說,「我們的信譽已失,無可挽回,我們成了全球的笑柄」。

邱翔鐘:沉船前成大副 福兮?禍兮?

侯俊偉(Jeremy Hunt)獲得擢升,成為外交大臣之後,立即顯現想更上層樓的雄心。套用拿破崙的話「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也許可以說,不想當首相的政治家不是好的政治家。所以,在政壇上混,野心勃勃並非見不得人而是正常現象。問題在於,雄心壯志還要有適當的謀略,以及對時機的拿捏。

陶傑:中國女婿掌控英國外交與諜報系統

英國首相文翠珊委任擁有一名中國妻子的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為外交大臣。傑里米·亨特官方譯名「侯俊偉」。此一俊偉西方男子,以創辦網絡教英語的補習生意起家。此一靈感來自於他曾在日本教英文。英國男人去到遠東,仍大受歡迎,因此侯俊偉娶得中國妻子露茜亞(其中文姓名,侯俊偉拒絕披露)也不令人驚異。

負責官員接連跳船,英國還脫得了歐嗎?

英國距離正式脫歐不足 9 個月,仍未就貿易協議與歐盟達成共識。脫歐事務大臣戴德偉及外相約翰遜卻接連請辭,剩下一堆爛攤子留待文翠珊收拾。當日說過事在必行的她,在這四面楚歌之際,還能把脫歐進行到底嗎?跳船的兩位自是不看好,揚言脫歐難以成事。但在英國甚至歐盟「大佬」的德國,專家又是怎樣看?

驅逐外交官後,文翠珊有何法寶繼續施壓?

俄羅斯前特工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及其女兒,在英國境內遭人毒害,凶器更是軍用級神經毒劑 Novichok。是可忍孰不可忍,首相文翠珊要求俄府在限期前解釋,結果時限已過俄方仍無表示,遂宣布驅逐 23 名俄國外交官以示懲戒。然而回顧歷史,類似揩施難起阻嚇作用。假如想要進一步報復普京這位現代沙皇,新.鐵娘子還有甚麼法寶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