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

|共50篇|

反戰又反美,德國左右兩派槍頭一致?

最近兩個月每逢週一晚上,德國東部數十個城市和鄉鎮都有集會,表達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以至美國從中作梗的不滿。主辦這些抗議活動的團體,既有激進左派,也有民粹右翼。「金融時報」引述專家分析,經濟危機惡化及德俄複雜關係等因素,似乎正化解傳統政治的對抗,融合成一股反對現狀的新力量,只是就民主角度來看,未必是件好事。

佛羅里達州長大勝,杜林普回朝無望?

美國中期選舉大致塵埃落定,共和黨重奪眾議院控制權的同時,選情卻未如預期一面倒,唯獨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不但成功連任,更近乎全取佛州所有選區。不少共和黨人為他為 2024 年總統大選希望,有意回朝的杜林普亦把他視作勁敵,近日頻作攻擊。

美國中期選舉前瞻:不能忽視的亞利桑那州新選民

美國將於 11 月 8 日舉行中期選舉。美國總統拜登期望民主黨力保國會參眾兩院控制權,但這場選戰充滿未知數,選舉結果將影響拜登餘下的任期和兩年後的大選。在關鍵州之一亞利桑那,非法移民湧入和邊境安全問題成為焦點,隨著當地獲得公民身份的新移民數目不斷上升,拉丁裔人口比例佔多,他們可能在中期選舉發揮一定作用。

紅隊:當「忠誠反對派」太過受歡迎

李家超宣佈,政府會在處理大事時引入「紅隊」概念,由客觀及經驗豐富的人士扮演「對手」,檢視、評估及批評方案。政府的「紅隊」,頗有儒家士大夫向統治者進諫,助其成為更理想統治者的影子。1930 年,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有曾有類似甚至更徹底的「扮演對手」計劃 —— 找來好友奧克亞爾成立反對黨「自由共和黨」。不過反對黨的角色扮演實在太受歡迎,不足一年即告解散。

1911 年的六四:憲友會成立與晚清君主立憲夢

晚清時期,封建朝廷的腐敗無能,激起很多有志之士投身革命行列,其中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同盟會,就希望以武力推翻滿清帝制,建立民主共和政府,而滿清政府最終亦於 1911 年的辛亥革命中倒台。不過,晚清末期,中國亦有另一股民主勢力,希望以憲制改革的方式,把滿清改造成類似英國、日本的君主立憲體制。1911 年 6 月 4 日,梁啓超等人就推動成立憲友會,是中國初代政黨。

向中國靠攏之際,日漸脆弱的孟加拉民主

南亞國家孟加拉去年剛迎來獨立五十周年。當地教育水平和人均收入都超越了前宗主國巴基斯坦,是區內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不過,孟加拉人民聯盟自 2008 年成為執政黨後,一直大肆排斥異己,鞏固政權。近年,政府受惠於一帶一路政策,得到更多中國援助,鎮壓行動也愈來愈激烈,令本來已經脆弱的民主體制面臨崩潰。

【大選前瞻】馬克龍時代,持續分裂的法國政治

歐陸傳統大國法國,將於今年 4 月舉行第一輪總統選舉。在 2017 年,當時年僅 39 歲的馬克龍,帶領新成立的中間路線政黨「共和前進黨」,在次輪選舉擊敗極右派的瑪琳勒龐,成為法國史上最年輕的民選總統。當時大家都期望馬克龍能夠為法國政壇帶來新景象,不過在他任內歷經黃背心示威,還遇上長達兩年多的疫情,到今年大選,法國政治的分裂程度更甚於 5 年前。

北歐國家,在行社會主義制度嗎?

北歐國家生活水平較高,有人會將之視作社會主義典範。在部分國家,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政黨或者取得一定成功,但北歐卻不是社會主義烏托邦。瑞典庫爾德裔作家、著有「斯堪的那維亞非例外主義」(Scandinavian Unexceptionalism) 的 Nima Sanandaji 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撰文認為,儘管北歐國家部分社會民主主義政黨有再起之勢,但他們的政策實際上也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中間派。

天堂在北韓:力主崇拜朝鮮的尼泊爾人

1965 年,主體思想(Juche)正式成為北韓官方意識形態。主體思想誕生於北韓,似乎為當地獨有,不過主力北韓新聞的 NK News 報道,遠在南亞尼泊爾中部的城鎮巴克塔普爾,近 30 年來一直由尼泊爾工農黨(NWPP)管治,其領導人便在當地大力提倡北韓模式。

默克爾留下了一個怎樣的德國?

默克爾管治德國 16 年,被視為當今西方自由主義的政客標誌。德國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默克爾主政期間,中產階級生活穩定,人數龐大。與她的前任領袖相比,譬如阿丹拿使西德成為德國發展的重心,布蘭特促成歐洲一體化,包括默克爾的導師科爾令人立即聯想到德國統一,默克爾似乎沒有特定具體的政治遺產,但她依然被公認為塑造「現代德國」的主要力量,令德國擺脫歷史包袱。

為何伊拉克難以解決停電問題?

伊拉克全國各地每天都面臨停電,貧困的南部省份更試過停電長達 14 小時,而當地的氣溫可高達攝氏 52 度,令當地人苦不堪言,電力部門首長更因此辭職。國際能源署分析師 Ali al-Saffar 坦言問題「已經有明確的技術解決方案,但卻沒有實行。一定要問為什麼?」而問題的核心是源於當地公營機構的腐敗狀況。

德國政黨 —— 傳統左右政治光譜不適用?

德國聯邦議院下月大選,有意見認為結果難以預測。「德國之聲」報道指,近年默克爾及所屬政黨基民盟(CDU)已脫離保守派立場;另一大黨、中間偏左的社民黨(SPD)則失去工人階級選民支持,傳統以左、右劃分政黨的政治光譜,箇中差異已在默克爾年代變得模糊。

80 年代中共構想的香港政制藍圖:日本經團連模式

1984 的「中英聯合聲明」,確立香港的「一國兩制」方針。解決香港主權問題後,中共下一步思考究竟如何執行「一國兩制」,讓資本主義在 97 後依然能順暢運行。1983 年,許家屯來港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他在其回憶錄透露,中共曾經希望仿傚日本,在香港建立所謂的「經團連」模式,以商家財閥為管治核心,以維繫香港繁榮穩定。

假民主把戲:極權專政下的「反對派」

普京早已明言,俄羅斯不容異議,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被送至流放地,他領導的政黨亦被禁止活動。但「紐約時報」發現,一個同樣主張反貪污及反鎮壓的全新反對黨,卻能夠蓬勃發展。分析認為,這個「新人民黨」獲俄府撐腰,旨在削弱納瓦爾尼的聲勢,分散抗爭運動、分化自由派陣營,這一切只為提供多黨政治的假象,自欺欺人。

分裂美國輝格黨,是重整力量的契機

從「杜林普分裂共和黨」或「擺脫杜林普,製訂新路線」等評論,探索共和黨未來路向,到傳聞指杜林普將另組第三政黨,美國共和黨前路尚未明朗,會否如部分媒體所言面臨崩潰,尚待觀察。但即使其因分裂而倒下,往後亦可能再有能與民主黨分庭抗禮的政治組織崛起。今天兩大黨之一的共和黨,正是在 19 世紀中,從另一大黨輝格黨(Whig Party)的分裂中崛起。

向中共學習的外國政客

中共早前宣稱全國成功脫貧,再無地區陷入絕對貧困。今年無懼疫情,堅持推進脫貧工作的中國政府,自然樂意與各國分享其「成功經驗」。早在好消息公佈前的 10 月 12 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便舉行為期兩日的「擺脫貧困與政黨的責任」國際理論網上研討會,邀請百多個國家約 400 名政黨代表和駐華使節參與。「經濟學人」文章分析,中共正以致富為主題,吸引不滿民主制度的外國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