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

|共37篇|

默克爾留下了一個怎樣的德國?

默克爾管治德國 16 年,被視為當今西方自由主義的政客標誌。德國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默克爾主政期間,中產階級生活穩定,人數龐大。與她的前任領袖相比,譬如阿丹拿使西德成為德國發展的重心,布蘭特促成歐洲一體化,包括默克爾的導師科爾令人立即聯想到德國統一,默克爾似乎沒有特定具體的政治遺產,但她依然被公認為塑造「現代德國」的主要力量,令德國擺脫歷史包袱。

為何伊拉克難以解決停電問題?

伊拉克全國各地每天都面臨停電,貧困的南部省份更試過停電長達 14 小時,而當地的氣溫可高達攝氏 52 度,令當地人苦不堪言,電力部門首長更因此辭職。國際能源署分析師 Ali al-Saffar 坦言問題「已經有明確的技術解決方案,但卻沒有實行。一定要問為什麼?」而問題的核心是源於當地公營機構的腐敗狀況。

德國政黨 —— 傳統左右政治光譜不適用?

德國聯邦議院下月大選,有意見認為結果難以預測。「德國之聲」報道指,近年默克爾及所屬政黨基民盟(CDU)已脫離保守派立場;另一大黨、中間偏左的社民黨(SPD)則失去工人階級選民支持,傳統以左、右劃分政黨的政治光譜,箇中差異已在默克爾年代變得模糊。

80 年代中共構想的香港政制藍圖:日本經團連模式

1984 的「中英聯合聲明」,確立香港的「一國兩制」方針。解決香港主權問題後,中共下一步思考究竟如何執行「一國兩制」,讓資本主義在 97 後依然能順暢運行。1983 年,許家屯來港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他在其回憶錄透露,中共曾經希望仿傚日本,在香港建立所謂的「經團連」模式,以商家財閥為管治核心,以維繫香港繁榮穩定。

假民主把戲:極權專政下的「反對派」

普京早已明言,俄羅斯不容異議,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被送至流放地,他領導的政黨亦被禁止活動。但「紐約時報」發現,一個同樣主張反貪污及反鎮壓的全新反對黨,卻能夠蓬勃發展。分析認為,這個「新人民黨」獲俄府撐腰,旨在削弱納瓦爾尼的聲勢,分散抗爭運動、分化自由派陣營,這一切只為提供多黨政治的假象,自欺欺人。

分裂美國輝格黨,是重整力量的契機

從「杜林普分裂共和黨」或「擺脫杜林普,製訂新路線」等評論,探索共和黨未來路向,到傳聞指杜林普將另組第三政黨,美國共和黨前路尚未明朗,會否如部分媒體所言面臨崩潰,尚待觀察。但即使其因分裂而倒下,往後亦可能再有能與民主黨分庭抗禮的政治組織崛起。今天兩大黨之一的共和黨,正是在 19 世紀中,從另一大黨輝格黨(Whig Party)的分裂中崛起。

向中共學習的外國政客

中共早前宣稱全國成功脫貧,再無地區陷入絕對貧困。今年無懼疫情,堅持推進脫貧工作的中國政府,自然樂意與各國分享其「成功經驗」。早在好消息公佈前的 10 月 12 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便舉行為期兩日的「擺脫貧困與政黨的責任」國際理論網上研討會,邀請百多個國家約 400 名政黨代表和駐華使節參與。「經濟學人」文章分析,中共正以致富為主題,吸引不滿民主制度的外國政客。

東德:建不同政黨,維穩良藥?

東德,正式名稱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既為蘇聯衛星國,如何推進「民主」,自有一套衛星國與衛星黨做法。研究冷戰東歐陣營歷史、人權及國際法發展的學者 Ned Richardson-Little 早年曾在個人網站撰文,解釋主導東德政治的德國統一社會黨(SED),為何會在國內扶植其他黨派,建立政黨聯盟。

【美國大選】明知必敗,依然參選的第三政黨

每屆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及民主黨候選人都是焦點所在。儘管兩黨制下,總統寶座幾乎必然由共和或民主黨人取得,但選舉期間,參選總統的政黨代表不一定限於兩黨。今屆大選,亦有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及綠黨(Green Party)等第三政黨及獨立候選人參選。

簡述日本自民黨派系政治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佈辭職,執政自民黨內何人繼任,由國會兩院全部自民黨議員一人一票,以及 47 個都道府縣各 3 票,合共 535 票選出。官房長官菅義偉,據報已獲黨內七大派系其中五個支持,優勢明顯。日前,日本「每日新聞」社論便批評,執政黨領袖競選變成派系權力的博弈。但正如毛澤東曾言「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即使是民主國家的政黨,黨內派系林立現象亦是常見,也似乎無法避免。日本自民黨從籌組開始,便由各派勢力合流而成。

新加坡大選 —— 人民行動黨長勝秘訣?

新加坡國會大選結束,執政人民行動黨(PAP)得票率雖跌至 61.2%,但仍囊括國會 93 席中的 83 個議席。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人民行動黨取得選民「明確授權」。從得票率及議席結果來看,李顯龍所言非虛,但人民行動黨多年來又有何「良方」,以穩固其執政地位?在位者於建制內享有的各種優勢,或是該黨致勝之道。

【英國大選】「洗樓」能助工黨翻身?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此話放到大英帝國,同樣行得通。英國國會大選在即, 保守黨固然出盡法寶,務求守住執政地位。不過「經濟學人」報道,工黨有機會搶佔部分地盤,靠的卻是至為傳統的「洗樓」大法。在這個連種票都用社交媒體的年代,黨員仍用拍門方式,與遊離選民促膝長談,或在支持者的門窗貼海報。

德國政黨「自我訪問」成風,記者地位岌岌可危?

每近選舉,候選人除了加緊宣傳政綱,往往會出席論壇、接受訪問,以增加曝光率。不過,近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段受訪影片在國內引起討論,爭議點和她的言論無關,而是主持人的身份 —— 同屬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議會黨團領袖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自己人訪問自己人,令「德國之聲」不禁質問:「誰還需要記者?」

歐洲民主困局:加入聯合政府,賠了夫人又折兵?

多黨派籌組聯合政府執政,在議會民主國家相當常見。但有政治學家最新研究,比較分析 1972 至 2017 年間 28 個歐洲國家共 219 場民主選舉,結果發現加入聯合政府的少數派政黨,經常在下屆選舉大敗,在野反對黨則保持優勢。此結果導致聯合政府難以組成,危及議會民主制度的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