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英國脫歐何去何從?

A+A-
文翠珊日前出席國會辯論。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一如坊間預計,文翠珊唯一提出過的脫歐議案不獲通過 —— 而且是災難性(catastrophic)地被否決,432 票反對,202 票支持,反對票比支持票多了一倍以上。正如文翠珊所說,現在的英國基本上就進入了一個未知之境,先別說最後是否脫歐,就算脫歐成功,上至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政經關係到底怎樣,下至簡單如一架貨車通過英愛邊境時到底如何處置,仍然是未知之數。距離脫歐最後限期 3 月 29 日,可以決定這一切的時間,只餘下兩個多月,怎麼看都難以讓人安心。

跟以往不同,今次政府議案被否決,不純粹因為黨派分歧 —— 保守黨就有 118 名議員反對。而這也不只是留歐脫歐的分野,甚至可以說文翠珊方案的阻力不只是留歐派,反而因為脫歐支持者,對於到底如何脫歐也莫衷一是,是支持文翠珊方案脫了歐再算,或是期望匆匆再談新方案,還是接納無協議脫歐,都分成幾派,互不相讓。

前文提到,幾乎任何型式的脫歐,只要涉及兩地間人口或貨運的新限制,都無可避免得設立邊關設施,否則相關限制只是空中樓閣。但英歐兩地其實都不想於愛爾蘭設立關卡,結果文翠珊跟歐洲談到的脫歐方案,包括一個愛爾蘭臨時後備方案。但英國脫歐派又有很多人,怕臨時方案變得無了期,又不願意接受。

但不接受文翠珊方案,那可如何呢?事實就是,自脫歐公投以後,基本上無人提出一個既可解決愛爾蘭邊境,而可獲英國國會通過的方案,更別談得到歐洲接納 —— 不少人只能指出自己想得到甚麼,但又說不出自己所想的如何實現。我有時想,若有天英國公投要把月亮摘下來,不知議員們可作甚麼打算。

行文之日,正是英國脫歐國會投票大日子,面對英國如此重大決議,石 sir 在家看了大半天議會辯論。辯論的內容,跟過去個多月,甚至過去兩年多的說法都差不多。議員們的說法就像誰也不代表誰,不少只著眼彼此分歧的部分,而非求同存異以達共識。結果自然就是,所有議案都難成主流,甚麼都無法通過。

雖面對難料的前景,但昨晚英國新聞,記者隨便訪問了一些英國市民,雖然受訪者不一定可作代表,但其中竟仍有不少,對英國現狀感覺正面(positive),實在不知那些市民的樂觀何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