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共13篇|

藝評:澳門「玫瑰堂」聆樂記

澳門文化局近年積極開拓另類場地(或因太缺正規音樂廳吧),「教堂音樂會」、「大炮台音樂會」等特色音樂會已成澳門音樂節賣點。玫瑰堂是最常舉行音樂會的澳門教堂。12 月初,我在此聽了澳門樂團的「拉丁隨想曲」音樂會,擔任獨奏小提琴的,是澳門樂團首席保羅‧莫連拿(Paolo Morena),指揮是羅伯特‧賈諾拉(Roberto Gianola)。雖然是免費音樂會,但節目內容毫不馬虎,約一小時的曲目包括:巴卡羅夫(Bacalov)「小提琴協奏曲」、柴可夫斯基「意大利隨想曲」(Capriccio Italien),和林姆斯基‧高沙可夫「西班牙隨想曲」(Capriccio espagnol)。

藝評:突破「藝術節」的想像——評黑盒劇場節 2016

全球的「藝術節」有飽和趨勢,單單在歐洲,藝術節數量已經比 15 年前多了 30 倍以上。以柏林為例,曾試過一年有 400 個藝術節,其節目的數量更多數倍!藝術節化(festivalization)是全球化的另一徵兆,牽涉 3 個層面的經濟模式互相扭動,有機會產生巨大回報,不單推廣非主流的藝術形式及品牌建立,資源分配上又有優勢,因此吸引愈來愈多城市和機構舉辦藝術節。但表演市場競爭日益激烈,如何走出一條可持續的道路?

藝評:「一零」——自然與城市對話

跨界別的創新合作,是新視野藝術節一個重要特色。多媒體音樂劇場「一零」,由台灣導演蔡明亮與香港音樂人梁基爵合作,製作成錄像結合即場音樂演奏的作品。當中的「新」可體現為兩方面,兩位從未合作的藝術人迸發出的新鮮感及兩組看似獨立出發的作品所引發的新意。

藝評:「看著你⋯⋯」——劇場與鏡頭上的真真假假

傅柯在「規訓與懲罰」中有一全景敞視(Panopticon)理論,熟讀哲學的「看著你⋯⋯」主角,正對此真我充滿好奇,而用隱蔽鏡頭視察每位住客。故此,監視與被監視,真與假,成為本劇要探討的中心。編導素來擅長以多媒體劇場作實驗,表現荒謬劇格局的劇本,這次亦無例外。

藝評:「三子」—— 一千萬能買多少陰司紙

故事以「三兄弟如何處理母親的遺產」為出發點,牽涉到親情與金錢的衝突,而三兄弟各自的伴侶亦有插手干預,開宗明義是以爭產為題材的家庭通俗劇。然而編劇和導演同時亦對這主題予以反身性的解構,並對爭產劇的陳腐公式有所反諷。「香港話劇團」有意創新,混合了兩種敘事風格,也可說展示出從一種藝術風格到另一種風格的轉移,效果不錯,可更放膽。

藝評:資本主義與冷酷異境——「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的異化和疏離

「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似乎證明新文本/後現代劇場的劇場語言對處理反抗資本主義的主題如魚得水。類似的劇場形式和問題意識似乎有著根本的連結--支離破碎的肌理和呈現,與市場的無形之手掌控一切、個人對體制甚至人生自主顯得疏離,有著根本的哲理關係。

藝評:聽在當下 Paris Combo Concert 2016

聽音樂會,有時候需要事先調整心情與期待,就像因應約會地點而精心挑選服飾打扮一樣。欣賞 Paris Combo 的音樂會,未必需要動用腦力心力,思考作曲花了多少心思,細數歌曲有多少創新的元素,反而需要打開感官,召喚身體享樂的細胞,讓自己沉醉在當下的音樂。

藝評:何以為家?談「流徙三部曲」最終章 Gweilo

近年香港本土思潮崛起,身份認同的問題日趨迫切。Gweilo 對家的認同,是從擺脫薩伊德所描述之東方主義開始,即以西方視野觀察東方,並彰顯己身優越。這不在純粹懷舊,更在於拉近我們感受城市多元的文化紋理,並叩問我們因何而愛。

藝評:「家.寶」 從名字揭示漢字的寓意

你有愛上過自己的名字嗎?小時候總聽到長輩說「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可見中國人信奉名字比命運更影響人的一生。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作品「千與千尋」中也曾用過相關題材作橋段,男主角白龍叮囑女主角千尋不要忘記自己真實的名字,否則會忘記歸家的路,這故事進一步凸顯東方人相信漢字背後蘊含著一定的意義。而這次三角關係則以名字為題材創作出「家.寶」一劇。

藝評:令人唏噓的「順風‧送水」

乍看這劇的宣傳,以為「順風‧送水」只是純粹探討香港現況、諷刺時弊的黑色幽默劇作,所以觀賞前並沒有抱太高期望。直到觀劇後,被一種隱隱約約的唏噓一直纏繞,幾經沉澱、過濾,再翻看場刊裡編劇的話和早前編劇的訪問,發現那種唏噓原來源於劇本對個人「存在」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