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

|共13篇|

色彩背後的縮影:俄國油畫中的「斯國斯民」

想了解俄國油畫的魅力與歷史,不一定要千里迢迢到彼岸。澳門藝術博物館現正舉行「斯國斯民 —— 俄羅斯國立特列季亞科夫畫廊精品展」,展出特列季亞科夫畫廊由 18 世紀末到 20 世紀中葉的珍藏,合共 70 件油畫和雕塑作品;展覽分為 3 個時期,從而了解俄羅斯的主要藝術風格及箇中演變。

藝評:跳躍薈萃 —— 第 18 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舞蹈,在藝術表演當中能夠備受專業舞者的關注,但亦是容易被一般純粹追求娛樂的觀眾忽略的範疇,其種類繁多,古今中外各有獨特的編舞風格,魅力無法比較;如何憑創作與大眾共享,全賴每一個演出機會。遊走澳門城市藝穗節,舞蹈表演節目的比例與戲劇差不多,給舞蹈界灌注了支持。以下 5 個作品,包含了 10 多個製作單位及表演團隊的心意,也反映出澳門社會與舞蹈藝術兩者之間的協調性。

Gloria Chung:澳門如何成為真正的美食之都

過去的週末,我去了澳門一趟,主要是為了澳門國際美食論壇。這個活動在南灣雅文湖畔舉行,台上有各國廚師表演廚藝,台下有十多個美食檔攤,市民只需要讚好澳門官方旅遊局的微博,以及玩遊戲就可以獲得美食券,用來換取食物,所以基本上是免費的。老實說,這類型的活動,幾乎每隔兩個月就在澳門舉行,我相信在香港也不乏同類型的,不過身在其中採訪兩天,我有幾個觀察和想法,也許能解釋一下為甚麼澳門雖然這麼小,但是能有與香港在美食界爭一席位的能耐。

中美相爭,澳門博彩業恐成大輸家?

儘管澳門博彩業的經營利潤仍在攀升,預計 2019 年收入將達到破紀錄水平,但業界普遍相信,打自 2019 年開始,增長將會顯著放緩,具體原因包括中國經濟下滑,導致富豪級賭客大減,同時鄰近地區如日本亦積極涉足賭業,將成為澳門未來的競爭對手,分薄利潤。不過,當前一大難題,是勢必持續的中美貿易戰,隨著戰火曠日引久,不只工業或轉口貿易受到重創,更預期會蔓延到一眾美資賭場營運商。

藝評:讓微小發生的城市藝穗節

在非常規的地方演出,是近年的慣常模式,並不算新鮮了,因此好奇,由澳門城市藝穗節所帶來的各種經驗,除了引領我進入從未踏足過的空間以外,還會打開甚麼樣的經驗和想法?如果香港藝穗民化節能重新啓動的話,我們又能從中學習到甚麼?

張景宜:遊走於澳門新區與舊城之間

一程短短的路程,如常地坐到市中心的賭場,看著法老王外燈箱沒有影像,舊城有著狂風掃過後的落寞。掃掃手機,還有幾天就是立法會選舉,各大候選人不約而同都在回顧風災後,政府的效率。建制、社團,民主派都忍不住說出特首和官員的不是。和諧看來不是現金和津貼能創造。

陶傑:以「願」抗「業」

一場颱風將澳門的「一國兩制,推行良好」吹襲現形。據說中國的現代化可以不必引入西方的普世價值,只須「基建硬件」做得好。澳門政府和澳門人,在自主權交還中國之後,乖順聽話,而且據說「發展一日千里」,吸引美國拉斯維加斯投標賭牌,變為東方現代化賭城。但怎會一場颱風,「東方蒙地卡羅」慘淪為所謂「東方威尼斯」,除了浮在水面上的建築,澳門的「建築美學」與威尼斯其實沒有得比?

藝評:談「梅田宏明雙舞作」與「巧手陶偶」

今年 5 月最後一個週末,匆匆趕上澳門藝術節的尾班車,兩天內一共欣賞了四個節目,每一個都有其特色。不過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就集中點評兩個無論在演出規模,還是其表演形式上都南轅北轍,但卻同樣動人的演藝佳作:「梅田宏明雙舞作」與「巧手陶偶」。

藝評:澳門「玫瑰堂」聆樂記

澳門文化局近年積極開拓另類場地(或因太缺正規音樂廳吧),「教堂音樂會」、「大炮台音樂會」等特色音樂會已成澳門音樂節賣點。玫瑰堂是最常舉行音樂會的澳門教堂。12 月初,我在此聽了澳門樂團的「拉丁隨想曲」音樂會,擔任獨奏小提琴的,是澳門樂團首席保羅‧莫連拿(Paolo Morena),指揮是羅伯特‧賈諾拉(Roberto Gianola)。雖然是免費音樂會,但節目內容毫不馬虎,約一小時的曲目包括:巴卡羅夫(Bacalov)「小提琴協奏曲」、柴可夫斯基「意大利隨想曲」(Capriccio Italien),和林姆斯基‧高沙可夫「西班牙隨想曲」(Capriccio espagnol)。

藝評:資本主義與冷酷異境——「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的異化和疏離

「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似乎證明新文本/後現代劇場的劇場語言對處理反抗資本主義的主題如魚得水。類似的劇場形式和問題意識似乎有著根本的連結--支離破碎的肌理和呈現,與市場的無形之手掌控一切、個人對體制甚至人生自主顯得疏離,有著根本的哲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