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

|共6篇|

鄭立:我的身體知多少 —— 連人體的細胞也可以擬人化,太有創意了

這些細胞並不是機器,而是有喜怒哀樂,也會有很多人類有的不良行為,而人體生病的時候,在裡面就會變成像颱風一樣天災。不過也像香港人一樣,就算是天災,細胞們都會盡忠職守的老奉返工,反正他們最多是偷懶,沒可能轉職和辭職。看著這個故事可以讓你理解人體的運作,我也是這樣理解了人體的運作,雖然後來都忘掉了大半。

紅眼:小丸子之死

漫畫中的櫻桃小丸子從不長大,這時候,她應該又正煩惱著過兩天要開學,暑期作業還未做好,要打電話給小玉和花輪同學哭訴了。其實是小丸子善忘,她每年都開一次學,永遠不會畢業,也不會長大,班主任和家人狠狠罵過了,轉過頭仍然愛她。她煩惱的那些事情,本就不需要煩惱。現實中的小丸子卻有生老病死,它的作者櫻桃子剛剛離開了世界。

鄭立:大雄之金銀島 —— 以前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小孩,現在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大人

「叮噹大長篇」的世界,卻總是告訴我們,單憑科技是無法令人類幸福的。科技是增強了人類的力量,而力量沒有善惡,而且人類的幸福,是一種感性的需要。就算我們有叮噹的法寶,習慣了之後,還是會回到基礎的人性問題。「大雄之金銀島」是完全翻新過了「叮噹大長篇」,也是近 10 年最出色的大長篇。花錢去看絕對不會錯的,但如果你能接受一點劇透,那麼,請聽我說原因。

鄭立:叮噹——技安教你使用和平手段感化別人

技安是「示威」的專家。所謂示威是甚麼呢?並不是指與法輪功的銀樂隊一起舉牌遊行,而是向對方展示力量和實力,表達自己對一個現狀的不滿,讓對方產生壓力,進而妥協或者讓步。示威之所以重視人數,是因為人數代表了力量,而力量代表了現有的實力,以及潛在的破壞力。和平與暴力,並非相斥,反而是共存的。如果這種潛在可能性並不存在,則和平的手段也只會被無視而已。

憑哈利波特迷你兵團,大阪影城完勝東京迪士尼

2017 年 4 月,大阪環球影城的迷你兵團(Minions)主題園區開幕,第一個週末就創下平均 5 小時以上排隊人潮,幾乎完勝東京迪士尼所有的遊樂設施。過去十年,當全球觀光樂園受到新科技衝擊,面臨經營衰退與人氣下滑窘境時,大阪環球影城門票卻連續 8 年加價,但是如今甚至超過東京迪士尼,成為全日本最受歡迎的遊樂園。

蛋黃哥爆紅背後

可愛有很多種,有治癒萌、醜萌、噁心萌,不一而足,近年爆紅的蛋黃哥(ぐでたま)卻遠不止於此。「蛋黃哥最與眾不同的是它的負面情緒,它的懶慵非關放鬆享受,它用消極頹廢迴避它難以忍受的世界;用自己的裸體,質疑生命的意義。」日本設計師懸田阿也這樣解讀蛋黃哥的人格魅力,更進一步而言,蛋黃哥的流行代表了某種勢不可擋的文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