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

|共85篇|

紫色革命:印農改種薰衣草抗旱

印度政府取消查謨-克什米爾邦的自治地位後,持續強勢鎮壓當地人民,並借抗疫之名加強監控。但邦內數以百計農民發起的「紫色革命」,當局卻未有阻撓,反而大加鼓勵。因為他們抗衡的並非政權而是氣候 —— 藉著改種喜好日照、需要較少水份並可長在貧瘠土地的薰衣草,意圖戰勝乾旱環境。

【利益與保育之辯】肯雅牛油果種植威脅到大象

肯雅大象的生活愈來愈艱難,就算避得過盜獵者、旱災,免於如非洲他國大象般染上致命惡疾,牠們仍要面對新威脅:阻礙牠們遷徙的牛油果田。由於世界各地對牛油果的需求激增,肯雅果農為提高產量,著意開墾動物棲息地,變相置當地野生動物於危機之中。

【背包客消失】澳洲農業嚴重缺人,用居留權吸引外勞?

Peter Hall 在維多利亞州種植加拿蘋果,它們若晚幾天才被摘下來,就只能被製成低利潤的果汁。過往都靠背包客擔起果園大部分工作,現在卻尚欠 15 名工人,唯有靠自己日以繼夜加把勁。他感慨:「40 年來也沒遇過這種人手短缺問題。我懷疑每種農作物都來不及收割。這令人非常沮喪。」

黎巴嫩人:與其賺錢,不如種菜

飽受疫症及大爆炸重創的黎巴嫩,經濟直插谷底。黎巴嫩鎊貶值超過 60%,糧食價格較去年飆升 367%。逾半人口深陷貧困之中,首都貝魯特多達 50 萬孩子欠缺充足糧食。因此,對很多黎巴嫩人來說,農業成為一種解決方法。特別是年青一代,與其賺錢變廢紙,不如種菜更實際。

「安倍經濟學」連安倍家鄉也沒救?

隨著安倍晉三宣佈因病辭職,「一強」政權即將落幕。這位刷下在任時間最長紀錄的首相,留下了一堆尚未兌現的承諾,包括「安倍經濟學」及振興地方經濟的政策。7 年零 8 個月過去,在他出身的眾議院山口縣第 4 選區(即下關市及長門市),居民生活未見改善,商店街更是死氣沉沉。

【不忘初心?】以強拆來「打造」的中國新農村

「2020 全面脫貧,必須如期實現」,2020 餘下不足 4 個月時間,人們必然期待中共如何帶領全民脫貧。農村作為整個「脫貧攻堅戰」的標誌地區,當局又有何扶貧政策?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英國「衛報」近期先後報道了山東省政府如何拆毀村民財產,「打造」中國農村新貌。

武肺下沒有慶祝,法國香檳業正受重創

踏入 8 月,本是法國香檳葡萄園的收成季節,葡萄變得成熟、飽滿及香甜,宜於釀酒。行業終於盼到一年之間最重要的熟成期來臨,但在武漢肺炎疫情下,卻也是煩惱的開始。在沒慶祝、無聚會的封閉日子,香檳自難派上用場。而香檳滯銷,連帶製造商對葡萄的需求減少,葡萄園主的心血不但付諸一炬,更面對行業生存危機。

「山田錦」也有滯銷時

清酒熱潮本來席捲全球,但一場武漢肺炎大流行,如今連國內需求也大受打擊。日本酒造組合中央會指出,今年 2 至 4 月的出貨量,較去年同月分別減少 9%、12% 甚至 21%。該會分析:「若把市面的存貨計算在內,事態更嚴重。」對種植酒米的農家而言,更是前景堪虞。即使是有「酒米之王」美譽的「山田錦」,現在也面臨滯銷的困境。

疫症大流行下,連販毒也艱難

短短半年,武漢肺炎的陰影從中國擴展至全世界,環球經濟活動無一倖免。正行生意難做,想走歪路也不易。看似「無法無天」的毒品產業,同樣受到史無前例的打擊。連帶種植可作製毒用的農作物,也因產業鍊受損而有貨無市。農夫們受到牽連,生計岌岌可危。

乾旱加疫情,等於湄公河糧食危機

較早前的科學研究表明,過去一年,中國在湄公河上游的堤壩限制了河流流量,導致湄公河下游經歷嚴重乾旱。禍不單行,湄公河下游國家及漁農業人口,還要承受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下,受破壞的糧食供應鏈。在大米及其他主要食品價格波動之下,當地農村社區能否負擔糧食價格,漸成疑問。

【Soul Monday】告別城市,搭建自己的山羊牧場

25 歲的竹川奈緒出身東京都,於石屎森林土生土長,卻為中國地區最高峰大山所傾倒。為了親近「心頭好」,她於兩年前移居鳥取縣,更在大山山腳下的伯耆町開設牧場「山羊之家」,透過獨力飼養的 49 頭山羊,與當地居民作深入交流,為人口老化的郊區,重新帶來朝氣和活力。

禁運之後怎麼辦?俄羅斯牛奶靠德國投資

俄羅斯自 2014 年合併克里米亞之後便遭到歐盟制裁,因此採取報復措施,禁止歐洲食物入口,結果影響到俄羅斯市場的奶產品供應。總統普京的當務之急,是切斷俄羅斯對於外國食物產品的依賴,並且針對俄羅斯奶農過於依賴人手的問題,加快奶類產業的現代化。但弔詭之處在於,為達到目標,他還是要尋求歐洲商人的協助。

有機耕種不環保?

有許多所謂環保做法,像使用環保袋、隨行杯等產品,生產過程本身會製造污染,加上使用次數不足,最後比起即棄用品對地球傷害更大,未必真正達到環保目標。最近有研究顯示,有機耕作雖說可以減少直接來自農業的氣候污染,卻需要更多土地來生產相同數量的食物,未能成功彌補所失。

「打土豪」到土地國有:中國農村發展困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以來,最轟動的土地政策,莫過於 1950 年「打土豪分田地」的土改運動。然而,廣大貧下中農數年後,即因土地國有政策,失去鬥來的土地。「紐約時報」報道指,不少人把中國農村發展遠遠落後城市的原因,歸咎於中國至今仍堅持土地國有政策。縱然每年中國政府皆推出一系列改革農村發展的措施,亦難以收窄日漸擴大的城鄉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