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

|共50篇|

中國股市新贏家:「豬農」入水,反超科網巨企

雲集全中國科網巨頭,作為頂尖技術中心的深圳,過去多年,科企一直備受矚目,在深圳股市佔據領導地位。但今日,全球科網公司發展遲滯,相關股份在深圳股票市場亦不再吃香。取而代之,被彭博社形容為新一代「中國矽谷大贏家」的,反而回歸傳統,由農民撐起。

咖啡豆的命運,盡在澳洲?

早在數年前,咖啡業界經已響起警號,指氣候變化威脅咖啡豆的供應量。但時至今日,情況仍然嚴峻。為了改善問題,該組織現正進行國際性的多地品種試驗,在 23 個國家試植 35 種咖啡豆,以衡量豆在不同氣候下的表現。當中包括一些通常與生產咖啡沾不上邊的地區,譬如澳洲就有可能對咖啡產業作出最大貢獻 —— 南十字星大學的科學家將會試種 20 個「抗氣候」的咖啡豆品種。

肚餓?將來你可以食棉花籽了

早年興起吞食棉花的飲食潮流,因為棉花不能提供任何營養,但能在胃部膨脹造成飽腹感,藉此抑制食慾。長期食棉花,對健康構成的風險甚高,絕非恰當的「食物」。不過,據彭博社報道,在不久將來,經過基因改造的棉花籽,或將以食品身份推出市場。

既然有國產大豆,中國為何非要進口外國貨?

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中國作為全球最主要大豆消費國,日前對美國進口大豆加徵關稅,意圖拖垮美國經濟,卻又未找到可替代的進口大豆,究竟鹿死誰手尚未分曉。但這場中美大豆之爭,衍生出一個根本問題 —— 中國是大豆原生地,國土遼闊,難道就種不出足夠大豆嗎?何解還要仰人鼻息?美國作家 Jeff Nesbit 新書便指出,大豆屬中國的戰略資源,牽繫到社會及政治穩定,偏偏中國自然環境受嚴重破壞,導致大豆供不應求。

以有限種出無限,世界的「磷」危機

磷是生命的必要元素,既維持細胞活力,亦是DNA和RNA的重要成分。磷對 ATP(三磷酸腺苷)、磷脂、細胞膜,以及所有脊椎動物的骨骼和牙齒的形成尤關重要。植物從泥土中吸收磷分生長,動物從植物中攝取磷,動植物死後磷重歸大地。生態循環因此生生不息。可是,人類活動卻把這循環打破了。

脫歐之後,無生果吃?

兩位英國前內閣成員,因脫歐立場與首相不同而辭職,引起官場震盪。加上脫歐談判仍未取得進展,不僅為政者對前景未有清晰路向,英國人民對未來似乎亦顯憂心。其中,英國農夫們便擔心,脫歐之後,偌大的果園將無人打理。因為英國農業相當依靠其他成員國的「自由流動」勞力,到英國為他們工作。假如脫歐之後,允許人口自由流動的政策結束,明年春季,誰來採摘農作物便成為一大難題。

黎巴嫩財困,種大麻救國?

在黎巴嫩東部敍利亞邊境,有一片肥沃土地名為貝卡谷地(Bekaa Valley),當地人一直在此公然種植大麻,換取富足生活。他們甚至擁有龐大的私人軍火,使貝卡儼然法外之地,縱使政府嘗試打擊當地的大麻產業,往往亦只是徒然。不過,在國家財政緊拙下,黎巴嫩政府正準備考慮允許種植藥用大麻,創造經濟成果。

斯文「掃地」?日本藍領新制服 —— 西裝

西裝在日本,幾乎是白領工作的指定服。日劇男角們在辦公室裡,皆身穿筆挺西裝出鏡;而現實的日本街頭,亦不乏西裝骨骨的上班族。但在不久將來,日本的藍領人士,或亦會紛紛穿上西裝,如常地剪草、掃地,甚至搬運。東京的 Oasys 公司,正推出一系列適合勞力工作的西裝制服,旨在改變大眾一向對藍領工作的艱苦、骯髒及危險印象。

樂施會:在旱地與高地 —— 小農求生記

許多小農辛勞栽種,礙於氣候變化和供應鏈層層剝削等問題,卻長期在朝不保夕的漩渦中掙扎,無法脫貧。據世界銀行 2016 年的統計,在全球 8 億極端貧窮人口中,便有 8 成居住在農村地區,以糧食生產為生,當中 95% 居住在南亞、東亞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即是說,為我們提供糧食的人,卻是最貧窮的人群,甚至要每晚餓著入睡,公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