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

|共23篇|

「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捱批,迪士尼疑奉承中國?

迪士尼近日發佈「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片,由中國女演員劉亦菲擔演主角,但人物造型與取景惹來網民非議。香港長大的英國劇作家楊靜安分析,電影似乎刻意抹走動畫版花木蘭的反叛性格,在香港和新疆人權問題甚囂塵上之際,迎合中國維穩的主旋律。

「木偶奇遇記」真正寓意:要避免淪為政治操弄的人偶

「木偶奇遇記」是全球知名的童話,但原來我們認識的故事版本,早經過迪士尼簡化改編,原版不但黑暗殘酷,更處處是政治隱喻。有評論分析,作品的終極關懷在於個人解放 —— 除非人努力向學,否則只會是政治家玩弄的扯線人偶。

鄭立:小熊維尼大電影 —— 一個被害妄想症的故事

穿著紅色衣服的牠,頭和四肢卻是黃色的,剛好 5 個部分都伸出去,腦袋很小,所以智力不怎麼樣,經常想出一些自以為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最終總是把事情弄到一團糟,自己家的蜜糖吃完了,就會跑去鄰家拿。這樣的設定真的是充滿魅力,讓人感到不愛牠,也是一種應該關進監牢裡的罪犯。

鄭立:無敵破壞王 2 —— 一切的感情投入,一切的幸福,終究都會失去

過著幸福的時光,是故事常有的結局。不過,只有幸福就沒有續集了,所以要有續集,往往就是上次結局的幸福被中斷,那多數就是有新的壞人出現,主角們再一次對抗壞人,回復被破壞的和平。這不僅是兒童故事,也是超級英雄電影常有的橋段。而「無敵破壞王」之所以有續集,自然也是幸福被中斷。但是這個故事沒有反派也沒有壞人,和平也沒被誰破壞,幸福的結束,只需要一個最現實的理由,那就是「沉悶」。

Hakuna Matata!屬於迪士尼還是津巴布韋?

即將於 2019 年上映的動畫電影之中,矚目之最,莫過於迪士尼公司重拍的「獅子王」。但可能需要先解決另一個問題:有津巴布韋維權人士認為,迪士尼藉著美國商標法,霸佔了 Hakuna Matata 的使用權。「我們雖然認同迪士尼是一個創造了童年記憶的影視公司,但 Hakuna Matata 的商標化,完全是貪婪之舉,對斯華希里語使用者以至整個非洲來說,是精神上的侮辱。」

跨國企業政治透明度:迪士尼、華為、Big4 最差

官商勾結,權利相依,古往今來皆是大企業和政治勢力不為公眾知情的黑暗面。有英國監察組織公開一項由 104 家大型跨國公司的調查,發現近 4 分之 3 的公司從未充分披露他們與政客之間的關係。最嚴重的違規企業,遍佈不同業務,包括美國童話王國迪士尼(Disney),來自中國的手機製造商華為(Huawei),以及總部位於英國,素有 Big Four 之稱的安永(Ernst & Young)會計師事務所。

韓索羅:原力用盡,第一部賺不到錢的「星戰」?

每年上映一部「星球大戰」新作,仿佛已成為近年慣例。不過,經歷了好幾次的回歸和覺醒,原力也有用盡的一日,如今「星球」的光芒正逐漸變得黯淡。作為「星戰」系列的第 10 部電影,剛上映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Solo:A Star Wars Story)」很有可能創造歷史 —— 首次令其片商迪士尼蝕錢。

Disney 世紀收購遭「搶親」,鷸蚌相爭 Netflix 得利?

在去年底,Disney 已表示有意將荷里活最大製片廠之一 21st Century Fox 收歸旗下。但這宗潛在收購現時出現變數,因為兩家娛樂王國的商業婚姻之間,突然冒出第三者。Disney 的競爭對手,美國影視及電信巨頭 Comcast 近日發出聲明,指公司正考慮對 21st Century Fox 開出一個新收購方案,條款比 Disney 所提出的收購方案和價錢更為優厚。當這場備受矚目的收購戰纏繞著三家影視巨人之際,有一家公司顯然毫無興趣,並輕鬆地超越了他們 —— Netflix。

漫威淘金方程式:把電影當連續劇拍

成立於 1939 年的漫威、歷經 4 次併購,在 90 年代中期,一度還面臨破產。如今卻成為母公司迪士尼最會賺錢的金蛋。營業額超過 60 億美元,曾佔迪士尼電影部門收入將近五成,其中關鍵,就在漫威總裁奇雲·費治身上。他替漫威制定最成功的淘金策略,就是:把電影當成連續劇來拍!

方俊傑:「再見小熊心」—— 歡樂背後,不願被揭開的痛苦

「再見小熊心(Goodbye Christopher Robin)」會是一齣迪士尼不想面世的電影,正如迪士尼不想員工在戴上頭套假扮卡通人物後會公開地昏倒。暑假還會推出 Winnie The Pooh 的真人版電影「維尼與我」呀,你現在走出來拍齣前傳,詳細講述 Winnie The Pooh 與一眾角色的誕生過程?你話開開心心,都算,問題是悲多於喜。全世界的歡樂,建基於作家一對父子的痛苦之中。這些真相,通常需要被包入封套,好好掩藏的。

奧斯卡迷思:為何最佳動畫長片總是迪士尼的囊中物?

奧斯卡「完美」落幕,既沒有再「頒錯獎」,也沒多少爆冷賽果,譬如最佳動畫長片就由賽前大熱「玩轉極樂園」(Coco)奪得。不少媒體形容為「眾望所歸」,讚揚彼思動畫製作室(Pixar)憑此作品,第 9 度贏得這項殊榮。只是艾美獎得主、美媒 Fast Company 娛樂及流行文化記者 KC Ifeanyi 反問:為何當獨立電影常獲小金人垂青,動畫界卻仍「原地踏步」,至今還是由迪士尼和彼思壟斷此獎?

迪士尼鉅獻:冬季奧運會

平昌奧運日前在 k-pop 音樂煙花等聲色表演中,於造價 1 億美元但注定只用 4 次便將拆卸的露天運動場開鑼。這種不論花費還是排場都隆重其事的運動盛會,除了有切膚之感的本地人外,相信大概全球觀眾都已習以為常,鮮少人知道的是,形成今天這種晒冷式奧運會的,其實少不了童話王國華特迪士尼的功勞,甚至說,奧運會規模擴展由迪士尼化開始也不為過。

Moyashi:脫出東京迪士尼

旁邊的機械怪物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明明是運作正常,卻有種壞掉的感覺。靜謐而無機質的鬼屋,在燈光下暴露出循環的機關運作,這是另一種層次的詭異。坐在旁邊的友人說,難得來一次迪士尼樂園卻遇上此等意外,真是不幸。我回他說,這才是真幸運,理論上你坐一百次,經驗都是一樣的,這刻才是真正難得、設計外的風景。

迪士尼收購霍士,劍指 Netflix?

迪士尼決定斥資 524 億美元(超過 4,000 億港元)收購 21 世紀霍士,或許是 Marvel 迷的福音。若然事成,原由霍士擁有版權的「變種特攻」、「死侍」、「神奇四俠」等超級英雄片,亦將收歸迪士尼旗下,將來或可與其他 Marvel 英雄於大銀幕團聚。而是次收購行動,除是迪士尼擴展電影市場的重要一步外,更預示迪士尼將進軍串流媒體業務,擴大娛樂版圖,與 Netflix 等串流影片公司直接競爭。

鄭立:笑甚麼?阿拉丁,你也是中國人

很多人以為,迪士尼第一套以中國人為主角的卡通電影是「花木蘭」。但是,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誤會,因為「花木蘭」是一套 1998 年的電影,而迪士尼在 90 年代初,早就有一套電影以中國人為主角了。那就是阿拉丁。是的,如大家所知,原著的阿拉丁是中國人。他和花木蘭一樣,都是中國人。

憑哈利波特迷你兵團,大阪影城完勝東京迪士尼

2017 年 4 月,大阪環球影城的迷你兵團(Minions)主題園區開幕,第一個週末就創下平均 5 小時以上排隊人潮,幾乎完勝東京迪士尼所有的遊樂設施。過去十年,當全球觀光樂園受到新科技衝擊,面臨經營衰退與人氣下滑窘境時,大阪環球影城門票卻連續 8 年加價,但是如今甚至超過東京迪士尼,成為全日本最受歡迎的遊樂園。

解構!Let it Go 如何上腦

能否掀動受眾的感覺,靠的不啻是旋律,還講求引發共鳴的歌詞。若歌詞對普遍聽眾而言都是具有意義的,就能產生廣泛的共鳴。Let it Go 歌詞緊扣動畫內容,但從故事脈絡抽離出來後,它箇中的訊息——擺脫束縛,自我接納——仍是與現實貼切的題材,能夠讓更多人對號入座。尤其從青少年的角落來看,歌詞猶如象徵著新世代冒起,即將在社會上嶄露頭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