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

|共34篇|

方俊傑:救難小英雄 —— 承認不足,勇敢面對歷史

「救難小英雄」(電影版)也類似,把賣可愛、賣正面形象的卡通角色,打回凡間,過氣之後,一個變成保險從業員,一個是半紅不黑食老本的明星仔,針對的市場,不再是今天的小朋友,甚至不是一般成年人,是中佬中女,即看 80、90 年代動畫長大的一群。

Moyashi:米奇老鼠的永續版權

1928 年 11 月 18 日,迪士尼第一部有聲動畫「汽船威利號」在紐約上映,米奇老鼠首次在世人的眼前出現。說米奇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卡通人物,應該沒有人會反對。這隻早在 1928 年動畫的中登場的角色,雖然在接近 100 年後的今天,版權仍然握在迪士尼手中,但也許明年終於到盡頭了。

方俊傑:尚氣與十環幫傳奇 —— 誰是陪襯?

時代變化很快很大。2011 年的「雷神奇俠」刻意找來奧斯卡影后 Natalie Portman,陪襯靚仔大隻無乜演技的新人 Chris Hemsworth。看「尚氣與十環幫傳奇」,為何要強調 Awkwafina 用一兩日時間變成箭神?有份打救世界?看埋片尾片段的安排,是誰陪襯誰?應該逆轉了。

鄭立:迪士尼公主系列何不考慮「帝女花」?

「帝女花」中,嫁給公主的駙馬是周世顯,王子的角色已存在,本來就是戀愛故事,不用改太多。更重要的,是長平公主被人斬下了一臂。第一個殘障的迪士尼公主!這樣宣傳起來一定很有力,而且還是有色人種,簡直是大躍進。她後來還成為了尼姑,光頭公主配漢奸王子,這又是一個突破。

「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捱批,迪士尼疑奉承中國?

迪士尼近日發佈「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片,由中國女演員劉亦菲擔演主角,但人物造型與取景惹來網民非議。香港長大的英國劇作家楊靜安分析,電影似乎刻意抹走動畫版花木蘭的反叛性格,在香港和新疆人權問題甚囂塵上之際,迎合中國維穩的主旋律。

「木偶奇遇記」真正寓意:要避免淪為政治操弄的人偶

「木偶奇遇記」是全球知名的童話,但原來我們認識的故事版本,早經過迪士尼簡化改編,原版不但黑暗殘酷,更處處是政治隱喻。有評論分析,作品的終極關懷在於個人解放 —— 除非人努力向學,否則只會是政治家玩弄的扯線人偶。

鄭立:小熊維尼大電影 —— 一個被害妄想症的故事

穿著紅色衣服的牠,頭和四肢卻是黃色的,剛好 5 個部分都伸出去,腦袋很小,所以智力不怎麼樣,經常想出一些自以為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最終總是把事情弄到一團糟,自己家的蜜糖吃完了,就會跑去鄰家拿。這樣的設定真的是充滿魅力,讓人感到不愛牠,也是一種應該關進監牢裡的罪犯。

鄭立:無敵破壞王 2 —— 一切的感情投入,一切的幸福,終究都會失去

過著幸福的時光,是故事常有的結局。不過,只有幸福就沒有續集了,所以要有續集,往往就是上次結局的幸福被中斷,那多數就是有新的壞人出現,主角們再一次對抗壞人,回復被破壞的和平。這不僅是兒童故事,也是超級英雄電影常有的橋段。而「無敵破壞王」之所以有續集,自然也是幸福被中斷。但是這個故事沒有反派也沒有壞人,和平也沒被誰破壞,幸福的結束,只需要一個最現實的理由,那就是「沉悶」。

Hakuna Matata!屬於迪士尼還是津巴布韋?

即將於 2019 年上映的動畫電影之中,矚目之最,莫過於迪士尼公司重拍的「獅子王」。但可能需要先解決另一個問題:有津巴布韋維權人士認為,迪士尼藉著美國商標法,霸佔了 Hakuna Matata 的使用權。「我們雖然認同迪士尼是一個創造了童年記憶的影視公司,但 Hakuna Matata 的商標化,完全是貪婪之舉,對斯華希里語使用者以至整個非洲來說,是精神上的侮辱。」

跨國企業政治透明度:迪士尼、華為、Big4 最差

官商勾結,權利相依,古往今來皆是大企業和政治勢力不為公眾知情的黑暗面。有英國監察組織公開一項由 104 家大型跨國公司的調查,發現近 4 分之 3 的公司從未充分披露他們與政客之間的關係。最嚴重的違規企業,遍佈不同業務,包括美國童話王國迪士尼(Disney),來自中國的手機製造商華為(Huawei),以及總部位於英國,素有 Big Four 之稱的安永(Ernst & Young)會計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