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

|共14篇|

崇高志向的腐敗:白警為何走上腐敗之路

警隊腐敗是犯罪學重要的研究問題,有一大部分的警察貪污、濫權問題是源於制度性的缺憾,例如缺乏監管制衡、招募人才良莠不齊,以及法治教育不足。這些是說法的前設是,警隊腐敗源於一群害群之馬,而現行制度沒有在招募過程好好把關,監管制度也無法把他們揪出來。可是,警隊腐敗很多時不止由一班唯利是圖、文化低下的「黑警」造成;一些文化水平高、正義心重的「白警」也會以正義之名,走上濫權腐敗之路。

酷刑心理學:為甚麼執法者以嚴刑拷問疑犯

到了 21 世紀,基本上整個文明世界都視人權自由為普世價值,而酷刑一直被視為違反人權的嚴重罪行,聯合國自 1984 年起,便共有 146 個國家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可是,即使世人普遍認同酷刑是野蠻行為,在一些發達地區,酷刑依然存在。近年,便有不少研究,嘗試分析為甚麼在文明年代,執法者還會以嚴刑拷問疑犯。

鄭立:九品芝麻官 —— 不勇敢的人,他的善良也是有限的

他們都是尋常人,不偷不搶,不會主動加害人。可是事件發生後,來福與回春堂卻被收買作了偽證,刑部尚書苦讀有成,出場時頗為瀟灑,一副道德楷模的樣貌,但一發覺報恩是需要挑戰強權,有可能會被 DQ 的時候,即義無反顧地站在強者的一方。去到故事末期,包龍星成為高官,強弱開始逆轉風向一亂時,他更是左搖右擺不知所措,才產生了「尚書大人還真機靈」這千古金句。

鄭立:紅花俠影 —— 在政治裡,到處都是正義,卻沒有一方是正義

這作品在當時 TVB 播放的時候,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這樣的架構,讓看卡通片時第一件事總是先問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小孩子,慢慢學會這個世界從不是這樣運作的。倒是回到現實看到一群中老年人,他們會認為自己在政治中,所支持的就是正義的一方。我就在想,雖然一大把年紀了,他們也許還比不上當年會認真看完這卡通片的小孩吧?

紅眼:「Innocence 冤罪律師」—— 職責、正義和真相,只能三擇其一

「Innocence 冤罪律師」話題性不如去年石原里美主演的「Unnatural 法醫女王」,亦相信不會像木村拓哉的「律政英雄」成為時代經典。但故事吸引之處,不在劇情,反而是借助黑川和檢察官父親的價值觀衝突,以及連串冤案,表達了傳統律政題材作品之中,甚少觸碰(或被編劇迴避)的道德掙扎。

正義無能

“Justice without force is powerless. Force without justice is tyrannical.”
— Blaise Pascal, French mathematician

正義沒有武力是無能,武力沒有正義是暴政。
— 布萊茲.帕斯卡(法國數學家)

江皓昕:「檢察狂人」—— 沒有 100% 的公義,但有接近 100 分的電影

好演員依仗著好劇本,雫井脩介的原著在前,劇情主線無懈可撃,導演原田真人的改編也是大師出手,連珠炮發式的對白訊息量極高。許多乍看隨意的場口和對白,在第二次看的時候才驚覺伏筆重重,小如女主角一開場在路邊簽名的群眾運動,居然也預視了電影最終的結果。基本上沒有一場是多餘,環環相扣得要反覆思考才摸得出端倪,匠心巧妙卻又毫不賣弄。

唐明:反革命是些甚麼人?

「反革命」在乎普遍利益,未必是因為他們高尚智慧,可能是他們害怕遲早有一天自己的利益也會遭到損害,宋朝的范仲淹,對於當時君臣共治的均衡局面,也說過「何欲輕壞之?…… 他日手滑,雖吾輩亦未敢自保也」。「手滑」應該是反革命最重視的關鍵,給所有人活路,就是給自己活路。

不能失控的同理心

元旦日,兩名病童的父母到禮賓府請願,要求當局徹查疑似醫療失誤,聲淚俱下,有母親更向特首下跪,受眾看見此則新聞,大多感到心酸,理解到為人父母,為了子女可以赴湯蹈火,亦想為子女討回公道。但有輿論卻指這一跪一扶,是法治走向人治的徵兆,此說一出,馬上有網民痛斥說法「涼薄」。如此局面令人想到了同理心(Empathy)的運用。

Moyashi:正義英雄的掙扎(上)

幪面超人一開始基本上就是有正方有反方,反方要征服世界、擾亂和平,正方的英雄跑出來把敵人打倒,皆大歡喜。敵人侵害了社會既有的秩序,幪面超人則是將失序的狀態修正,回復原有的社會結構。即英雄打倒壞分子,維持世界和平,是社會建制化的過程,也是道德實行的演練。於是,幪面超人進行暴力的根據其實是社會的倫理價值基準,力量的正當性、同時是與敵人最大的分別,目的在於糾正偏離社會道德價值的行為。否則在使用暴力這個層面上,英雄敵人並沒有分別 —— 用老師的角度看,就是兩方都錯。

唐明:「怪物殮房」守著一道邊界

在戴卓爾夫人手裡,「這條界」是不難劃分的,有她一言九鼎就夠了。如今卻沒有這麼容易,眾口紛紜,人人有理,誰來定奪,誰能定奪?但不斷縱容各種人渣的放肆挑釁,甚至去維護他們的權益,而令行惡所付出的代價愈來愈小,是對大眾良知的衝擊和稀釋,這條界只會愈來愈模糊。

因不公平而成的痛症

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有被不公平對待的遭遇,少時覺得長輩偏心坦護別人,進入社會後眼紅無所事事的黃馬褂竟比營營役役的自己升遷得快。即使有幸萬千寵愛,人生順風順水,如今社會嚴重不公,貧富懸殊,特事特辦,被逼退選……也很難不讓人抱不平。研究指,僅僅是這種正義感,便足以讓你受痛楚所困。

德國式道歉:向歷史負責

南海主權仲裁後,事件沒有因而平伏,反而激使中國民族情緒更加高漲,要求各方為主權事務表態,先有台灣演員戴立忍,後有日本女星水原希子被逼向中國民眾致歉,從鴉片戰爭起,中國總是要求他國道歉的天朝。與其相反,德國是多次道歉的國家,日內,德國將再次公開致歉——這次是為了百多年前在非洲的納米比亞所犯下的種族屠殺,向無數死去的赫雷羅族土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