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主義

|共3篇|

邱翔鐘:自由主義、威權主義還是蛋糕主義?

今年 G20 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俄羅斯「新沙皇」普京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斷言,自由主義已經過時。他認為,當前反移民、反全球化和反多元文化主義浪潮的興起,以及民粹主義政黨在許多地方得勢,表明「威權民族主義」正在贏得 21 世紀的意識形態戰爭。

獨裁者的選擇:鎮壓或讓步

假如相信人有嚮往自由之心,獨裁者要面對人民抵抗或是必然之事。當抵抗發生,獨裁者眼下有兩個選擇:鎮壓或讓步。假如選擇前者,決定的原因是甚麼?美國「霍士新聞」外事記者 Christopher Massaro,去年於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發表碩士論文,以「獨裁者的選擇:面對抵抗,鎮壓或讓步」為題,分析獨裁者之所以選擇鎮壓,其實往往色厲内荏,內心害怕失去權力,並非理性決定。

寬鬆世代好無奈:不服從校規,等於跟社會對著幹

日本一名 18 歲高中女生毅然挑戰鐵壁一般的校規,在地區法院向其學校索賠超過 2 百萬日圓,以補償校方侵犯其人權。皆因過去數年,她一直受累於過時守舊的校規,更被校方強迫染黑頭髮。如今的年輕人一方面被指寬鬆世代,學習態度欠佳;但另一方面,新生代無論在課室還是辦公室,都被嚴格要求服從命令,學者質疑,這不但扼殺了個人自由和自主,也是日本新舊世代交接和衝突的癥結所在。專家認為,這種一絲不苟地盲守過時規矩的做法,在全球化步伐愈來愈快的新世代,相信是行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