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

|共38篇|

海外烏克蘭人,如何捍衛民族認同和國家主權

面對極權來襲,有人選擇身土不二,留守故鄉,也有人選擇離鄉別井,呼吸自由的空氣,這兩類人都可以發揮各自角色。過去一個多世紀,由沙俄到蘇聯,烏克蘭人長期被打壓,很多人因而流亡海外,到今天烏克蘭再被俄國入侵,這班海外烏克蘭人就繼續捍衛民族認同和祖國的國家主權。

有票也不投:法國選民的憤怒、失望和冷漠

對外地遊客來說,法國布爾岡市鎮 Auxerre 名不經傳,但過去 40 年,在當地跑出的總統候選人,均為最終勝利者,令其成為政治風向標。來到 2022 年這屆,距離首輪投票不到兩個月,很多居民卻仍無心水,只覺得投誰都一樣,便打算有票也不投。他們對民主制度的憤怒、失望和冷漠,亦是眾多法人的心聲。

研究:無公民參與抗疫決策,削弱社區復原韌力

加拿大舍布魯克大學健康科學及政治學者,對加拿大抗疫政策進行研究,發現政策制定過程排除公民參與、邊緣化拒打針小眾,結果不但會削弱政府公信力和社群互信,也會削弱社區復原韌力,長遠令社會無力對付下一波集體危機。

【俄式公民】廣派護照,把烏克蘭東部分裂出去

一本護照,或者是公民身份的具體象徵,但到底甚麼是公民,不同地方卻有不同理解。據報,俄羅斯近年在烏克蘭東部地區發放超過 72 萬本護照,從俄國法律看來,這些人的確成為了當地公民,但這種手段,只是其打擊烏克蘭的另類武器。總部於拉脫維亞的俄羅斯獨立媒體 Meduza 編輯 Maxim Trudolyubov,就剖析俄羅斯對公民身份的兩種理解:政治參與權及治理工具。

瑞士不信任政府的解決方法:公投

瑞士日前舉行公投。四項議題中除了否決「取締動物實驗」外,通過「禁止煙草廣告」、否決「取消證券發行印花稅」、否決「資助媒體計劃」的結果,均與瑞士聯邦議會及政府立場相左。瑞士資訊(Swissinfo)報道指,公民在四項議題中有三項不支持政府觀點,或許與疫情環境有關。

沒有學生會的大學:巴基斯坦的軍政府惡法

如果難以想像大學沒有學生會,我們不妨放眼巴基斯坦,當地軍政府在 37 年前取締所有學生會至今,但凡學生入學都必須宣誓承諾不會在校園內「搞政治」。名義上,禁令是要讓校園遠離政治,實際上卻是放任親政府勢力在校內為所欲為,令校園暴力猖獗,教育質素每況愈下。

尼泊爾的摩提舍獨立運動

面對政治壓迫,以及各種社會經濟矛盾,一些地方民族會希望進行獨立運動,令自身真正得到自由、民主和尊嚴。南亞小國尼泊爾在 2006 年爆發革命,結束君主制,走向民主化道路。可是,建立普選制度後,該國依然要解決複雜的種族問題,近年尼泊爾就出現所謂的摩提舍獨立運動(Madhesi Movement)。

羞辱的政治:踐踏與維護尊嚴的抗爭史

「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奈何現實中,多數人既不自由,權利也不平等,暴政更每每踐踏人的尊嚴,以瓦解反抗意志。研究人類羞辱史的德國學者 Ute Frevert 就分析,現代公民意識的誕生,如何促使人民捍衛個人的榮譽和尊嚴,以反抗當權者或其他階級羞辱。

由世界威脅到人權一部分:雙重國籍的歷史

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接受專訪時表示,要嚴格執行「國籍法」,禁止雙重國籍,並直言港人不應「一腳踏兩船」。早前也傳出消息,加拿大憂慮中國取消承認港人雙重國籍,而部署撤僑。學界已就雙重國籍討論多年,美國天普大學教授 Peter Spiro 就曾在法學期刊撰文,追溯雙重國籍的歷史。

如何犒賞抗疫「恩人」?一個新身份

移民要入籍法國並不容易,由申請到等待審批,分分鐘要花上數年時間。但該國近日宣佈,自 9 月開始防備第二波疫情以來,當局加快批核 700 多個入籍公民申請,這些申請者均是奮勇抗疫的前線工作者。法國公民事務部副部長 Marlène Schiappa 說:「在冠狀病毒危險期間,外國工人奉獻出自己的時間,並為我們所有人迅速行動,現在應該由本國向他們邁出一步。」是次受惠的,不只有醫護人員,更包括清潔工、管家及收銀員等基層人員。

「境外投票」的結構性問題

10 月 28 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接受議員質詢時說,政府正積極研究境外投票,讓 33 萬常住廣東省的香港永久居民,都可以參與投票,但香港民研早前的研究顯示,有近 6 成人表示反對。其實境外投票的概念,即使在民主國家都爭議不絕,有學者和國際組織,就指出有關概念存在多個結構性問題。

【黃金護照】俄國權貴:塞浦路斯,我想住嘅地方

活在專制或極權眼皮底下的人,或會選擇出逃;而在某些國家,縱是每天想著如何欺壓他人的權貴,也可能同時盤算著如何離開當下充滿欺壓的國度。據卡塔爾半島電視台調查,地中海國家兼歐盟成員國塞浦路斯,便是權貴們「想住的地方」。2017 至 19 年間,當地共收到 1,471 份黃金護照申請,2,544 人獲批,當中竟有 1,000 多人是俄羅斯人。

政治合法性或表現 —— 民主、專制的依傍

假如「我討厭政治」是政治冷感者的格言,「我討厭示威」必然是獨裁者心底話,甚至公開詆譭示威者亦有之。按獨裁者的理解,西方民主國家的公民不時上街示威,豈非令國不成國?「外交政策 」專欄作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 Sheri Berman 撰文解釋,示威之所以有利民主政體、威脅獨裁統治,是因為民主制具更大合法性,而獨裁者只能以政治表現維持統治。

DNA 資料庫:專家在擔心甚麼?

有醫學專家認為增加檢測量,可減低出現超級傳播者的機會,對抗疫工作有極大幫助。可是也有人擔心,政府會借機建立秘密 DNA 資料庫,配合生物監控系統,打壓公民社會。其實多年來,學界已有很多有關生物監控的討論,究竟 DNA 資料庫為甚麼值得人擔心?

【短片】宅在家 也能查出俄國大陰謀?

傳統上,國家、政府和某些國際組織把持著調查案件的權力和資源,面對涉及政權的衝突、懸疑未解的國際爭議,升斗市民是否就無計可施,只能被動地等結論?在網絡發達、資訊唾手可得的今天,Bellingcat 告訴世人:只要適當運用科技、智慧、觀察力和耐性,人人都可以為捍衛真相出一分力。

美國最大校區,准學生攞假示威?

美國維珍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縣校區宣佈,從本月底開始,將允許 7 至 12 年級的學生在每個學年缺席一次,出席「公民參與活動」,當中可能包括遊行、靜坐甚至赴列治文遊說議員等。換言之,在全美其中一個最大型校區,近 19 萬名學生「攞正牌」示威。但政策尚未實施,便已引發爭議。

印度「公民權修正案」,世俗主義步向終結?

印度阿薩姆邦的公民登記計劃今年 7 月結束。結果出爐,約 190 萬人遭剝奪國籍身份,有指這次是針對穆斯林的排除行動。日前,印度議會通過另一項法案,為 2015 年前來自鄰國巴基斯坦、孟加拉及阿富汗的非法移民,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渠道,然而穆斯林不會獲批准。印第安納大學政治學教授 Sumit Ganguly 在媒體「外交政策」撰文,指莫迪政府此舉,可能為國家一直以來的世俗主義傳統敲響喪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