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

|共31篇|

尼泊爾的摩提舍獨立運動

面對政治壓迫,以及各種社會經濟矛盾,一些地方民族會希望進行獨立運動,令自身真正得到自由、民主和尊嚴。南亞小國尼泊爾在 2006 年爆發革命,結束君主制,走向民主化道路。可是,建立普選制度後,該國依然要解決複雜的種族問題,近年尼泊爾就出現所謂的摩提舍獨立運動(Madhesi Movement)。

羞辱的政治:踐踏與維護尊嚴的抗爭史

「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奈何現實中,多數人既不自由,權利也不平等,暴政更每每踐踏人的尊嚴,以瓦解反抗意志。研究人類羞辱史的德國學者 Ute Frevert 就分析,現代公民意識的誕生,如何促使人民捍衛個人的榮譽和尊嚴,以反抗當權者或其他階級羞辱。

由世界威脅到人權一部分:雙重國籍的歷史

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接受專訪時表示,要嚴格執行「國籍法」,禁止雙重國籍,並直言港人不應「一腳踏兩船」。早前也傳出消息,加拿大憂慮中國取消承認港人雙重國籍,而部署撤僑。學界已就雙重國籍討論多年,美國天普大學教授 Peter Spiro 就曾在法學期刊撰文,追溯雙重國籍的歷史。

如何犒賞抗疫「恩人」?一個新身份

移民要入籍法國並不容易,由申請到等待審批,分分鐘要花上數年時間。但該國近日宣佈,自 9 月開始防備第二波疫情以來,當局加快批核 700 多個入籍公民申請,這些申請者均是奮勇抗疫的前線工作者。法國公民事務部副部長 Marlène Schiappa 說:「在冠狀病毒危險期間,外國工人奉獻出自己的時間,並為我們所有人迅速行動,現在應該由本國向他們邁出一步。」是次受惠的,不只有醫護人員,更包括清潔工、管家及收銀員等基層人員。

「境外投票」的結構性問題

10 月 28 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接受議員質詢時說,政府正積極研究境外投票,讓 33 萬常住廣東省的香港永久居民,都可以參與投票,但香港民研早前的研究顯示,有近 6 成人表示反對。其實境外投票的概念,即使在民主國家都爭議不絕,有學者和國際組織,就指出有關概念存在多個結構性問題。

【黃金護照】俄國權貴:塞浦路斯,我想住嘅地方

活在專制或極權眼皮底下的人,或會選擇出逃;而在某些國家,縱是每天想著如何欺壓他人的權貴,也可能同時盤算著如何離開當下充滿欺壓的國度。據卡塔爾半島電視台調查,地中海國家兼歐盟成員國塞浦路斯,便是權貴們「想住的地方」。2017 至 19 年間,當地共收到 1,471 份黃金護照申請,2,544 人獲批,當中竟有 1,000 多人是俄羅斯人。

政治合法性或表現 —— 民主、專制的依傍

假如「我討厭政治」是政治冷感者的格言,「我討厭示威」必然是獨裁者心底話,甚至公開詆譭示威者亦有之。按獨裁者的理解,西方民主國家的公民不時上街示威,豈非令國不成國?「外交政策 」專欄作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 Sheri Berman 撰文解釋,示威之所以有利民主政體、威脅獨裁統治,是因為民主制具更大合法性,而獨裁者只能以政治表現維持統治。

DNA 資料庫:專家在擔心甚麼?

有醫學專家認為增加檢測量,可減低出現超級傳播者的機會,對抗疫工作有極大幫助。可是也有人擔心,政府會借機建立秘密 DNA 資料庫,配合生物監控系統,打壓公民社會。其實多年來,學界已有很多有關生物監控的討論,究竟 DNA 資料庫為甚麼值得人擔心?

【短片】宅在家 也能查出俄國大陰謀?

傳統上,國家、政府和某些國際組織把持著調查案件的權力和資源,面對涉及政權的衝突、懸疑未解的國際爭議,升斗市民是否就無計可施,只能被動地等結論?在網絡發達、資訊唾手可得的今天,Bellingcat 告訴世人:只要適當運用科技、智慧、觀察力和耐性,人人都可以為捍衛真相出一分力。

美國最大校區,准學生攞假示威?

美國維珍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縣校區宣佈,從本月底開始,將允許 7 至 12 年級的學生在每個學年缺席一次,出席「公民參與活動」,當中可能包括遊行、靜坐甚至赴列治文遊說議員等。換言之,在全美其中一個最大型校區,近 19 萬名學生「攞正牌」示威。但政策尚未實施,便已引發爭議。

印度「公民權修正案」,世俗主義步向終結?

印度阿薩姆邦的公民登記計劃今年 7 月結束。結果出爐,約 190 萬人遭剝奪國籍身份,有指這次是針對穆斯林的排除行動。日前,印度議會通過另一項法案,為 2015 年前來自鄰國巴基斯坦、孟加拉及阿富汗的非法移民,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渠道,然而穆斯林不會獲批准。印第安納大學政治學教授 Sumit Ganguly 在媒體「外交政策」撰文,指莫迪政府此舉,可能為國家一直以來的世俗主義傳統敲響喪鐘。

演算法能代我們選候選人嗎?

網絡大大改變人們的生活,買東西不需出門,付錢不需用現金,就連旅遊配套也有度身訂做的方案。但唯獨選舉,全球仍維持著最初的樣子。在香港區議會選舉當日,天一亮人們便落街排隊投票。從身份證對照、投票,到點算,整個過程用最原始的人手方式進行。隨著人工智能和演算法愈趨成熟,是否能夠代我們選擇理想人選?

自證身份 —— 印度公民淪為「外國人」?

家人為本國公民、自己在本國出生、成長,公民身份似乎無可質疑。但在印度東北的阿薩姆邦,正發生公民身份的卡夫卡式荒謬。2016 年以來,在該邦運作的國家公民登記署,負責從大量可疑的孟加拉非法移民中,篩查出真正的印度人。此舉卻令逾 3,000 萬名居民陷入麻煩,有人更因此失去公民身份。

陶傑:為甚麼中國人難獨立思考?

此所以香港的林鄭,在實行專制之時,也企圖以「母親」為包裝,令香港年輕人自覺為「子女」,而不是「公民」。在林鄭代表的泛孝中國邏輯裡,子女不可以「縱容」。受英國殖民地精英教育的林鄭月娥,思想世界裡充滿儒家倫理,缺乏西方的公民平權觀念。